大坑美食居酒屋|蒲精變「奮青」 日本文化收服脫韁野馬 赴日學藝洗大半年碗 回港賣燒雞皮惹味香口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6 00:00

「二十歲前的我,猶如一具行屍走肉!」阿煇說。小時候踢波打機,天光玩到天黑;長大後劈酒唱K,放工蒲到返工!直至走進精緻的日本餐廳,遇上嚴格的日本師傅,脫韁野馬意外地被收服了,不單自動自覺苦學日文,更赴日學藝當足大半年洗碗工。歸來後變身奮青,進駐大坑開餐廳拓展事業新天,卻因年少氣盛氣走全部員工,獨撐至盈利出現時又不敵貴租無奈結業⋯⋯他,確是心有不甘,兩年前決定重回舊地,以巧手廚藝重覓人生方向!

世紀蒲精 冇王管

「天道酬勤」的牌匾,高高掛在居酒屋的牆上,它是老闆兼大廚阿煇的今日寫照﹗然而,這個在廚房忙得滿頭大汗的奮青,從前卻是玩至天昏地暗,沒目標沒方向的世紀蒲精,「小時候就是一個爛玩不愛回家的小孩,不用上學的日子,我不是打機就是踢波,飯也可以不吃。父母在我小學六年級便分居,我更加冇王管,亦不在意父母的婚姻狀態,我有吃有玩能睡便滿足,其他事與我無關。」

阿煇不愛讀書,勉強完成中學後便跟隨爸爸當裝修和水電工人,輾轉又加入飲食業,中、西餐廳都有他的足迹。工作態度都是得過且過,玩樂大過天,「放工後一定去玩,我不會讓自己寂寞。玩過頭遲了起床,便諸多藉口不去上班。出糧後三至五天便花清光,需問同事借錢。」

和食文化收服脫韁野馬

然而,這匹脫韁野馬最終被收服,當他走進一家日本餐廳,嚴謹的工作態度和精緻的和食賣相,深深地吸引了他,「我見識了很多新事物,原來日本的刀是如此漂亮閃亮,我將來有機會擁有一把嗎﹖餐廳有罰錢機制,忘了一個菜式的名字便要罰五元,首十天我已被罰了五百元,當然肉赤,放工後也不敢去玩,要回家拿着餐牌邊抄邊記,也迫使自己自學日文。」

阿煇的師傅是日本人前川先生,對這個懶散的小學徒嚴厲得很,「我經常被駡,即使明知錯不在我,都要低聲下氣跟師傅道歉,有時會氣得想丟下刀辭職不幹。」然而,阿煇仍追隨師傅數年,並一直心存感激,「當你花了很長時間鑽研,終於把蘿蔔裁得工工整整,被師傅讚賞的一刻,感覺很飄飄然很滿足。」

後來,在師傅友人的介紹下,阿煇更到了日本工作兩年,縱使是「地獄式」的磨練,他卻絕不後悔,「我一心學藝,沒想到要由洗碗做起,一洗便是大半年,而且不許戴手套,工作時間又長,真的是非常辛苦,極之不開心,但我不想被看扁,所以還是堅持下去。」後來師傅覺得他還算勤力,便帶他到街市買菜,亦容許他幫忙切菜劏魚。

串燒煮物自成一格

回港後不久,阿煇二十七歲,決定耗盡積蓄在大坑開設首家日本餐廳,「身邊的同學朋友都已經有不錯的事業,自己總不能繼續渾渾噩噩下去。」當時的他,亦繼承了日本師傅的認真與執着,加上年少氣盛,開業不到一年,六名員工全被他氣走了,「接下來的日子,廚房都只有我一個人工作,我每朝十一時回店,一直工作至翌日清晨七時才離開,每天只睡三、四小時,沒想過我一個人竟然可以應付七十人的食物,幸好那時年輕,也不覺得太辛苦。」

儘管小店生意不俗,亦有盈利,但最終還是不敵加租壓力而被逼結業,「努力了三年,原來可以一下子失去所有,極為不捨。」心有不甘的他,兩年前又回到大坑,與拍檔Simon開設日本居酒屋,「大坑的同行與街坊,就像家人一樣,大家都說:回來便好,齊齊整整。」

居酒屋主打串燒與煮物,阿煇把日本的所見所聞融合港式飲食文化,自成一格,燒牛舌所用的鹽是以昆布上的鹽分加上黑椒、海鹽和胡椒粉重新調校。一整塊的燒雞皮如薯片般香口惹味。有食客則以「完美」形容高野豆腐,更即席示範咬下軟腍的燒牛筋。

從不愛回家的野孩子,脫胎換骨成為勤奮認真的日廚,阿煇感激命運讓他遇上日本飲食文化,「日本餐廳的確對我影響深遠,沒有當上日廚,可能我今天只能是運輸工人。爸爸當然感到安慰,自己嘛,也是打從心底感到快樂!」

編採:林蓁逸

攝影:盧日朗

角川

地址:大坑京街5號地舖

電話:2253 6608

營業時間:星期二至日6:30pm-12mn,星期一休息

-----------------------------

《香港經典小食》結集64款經典小食,訴說食物來源典故,披露獨門製作方法。即日起於各大書報攤有售,並於「你的優惠」網上獨家發售,按此立即購買。(海外讀者訂購請按此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工作辛勞想食餐好?《飲食男女》每日為大家示範三餸一湯

-----------------------------

《飲食男女》全新酒鬼專用Facebook Group「酒鬼男女」,立即加入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