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獻珠經典回顧|趣話銀杏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2 12:00

在美國加省聖荷西市中心,州立大學附近有一所公園,學生課餘偶爾躺在樹蔭的草地上休息或看書,很有大學城的書香氣味。公園內長了數棵銀杏樹,與公園同壽,大可盈抱,高插雲霄。一到秋末冬初,落得滿地銀杏果,霉霉爛爛,奇臭薰天,學生惟恐走避不及,敬而遠之。住在附近好些來自蘇杭的太太,卻清晨乘機出動,每人帶一個黑色厚身的塑料垃圾袋,戴着長柄膠手套,清早便在地上密密一把一把的拾起銀杏,猛往袋裏塞,然後趕緊拖回家中,若遲些公園的管理員來清理,甚麼也撿不到了。

外國學生覺得大惑不解,這麼臭的東西,竟然有人爭着撿,家中豈不比堆糞還要臭?美國家家戶戶門前都裝有自來水喉頭以便灌溉草地,太太們先把銀杏腐爛的果肉剝去,留在袋內,挑出銀杏果,排在草地上,用水猛沖至腐臭味全去,賸下的雪白硬核,就是我們知道的白果了。那袋臭不可當的腐銀杏肉,要紮得緊緊,放入垃圾桶內,等待每星期只來一次的垃圾車,纔可全部解決。

學生楊世芬的母親不甘後人,也雜在這班太太之中,身手非常,一下子便撿到一大袋,世芬在公園外接應,她母女兩人如獲至寶,同心合力清理白果,然後分贈給至愛親朋,引為樂事。

在中式超市未發展之前,僑胞想吃白果,要老遠開車到三藩市購買,而且大部分不是過乾便是爛掉,虛耗不少。這些撿來的白果,勝在新鮮,剝殼去皮後,露出嫩綠的果肉,伴着肉來炒,軟韌而有咬口,或用以煮粥或糖水,清甜中微帶丁點苦澀,別有風味,難怪日本人視之為珍饈了。

銀杏是最古老的樹,幾與恐龍同時,本身耐苦耐寒,罕有病患,故能久活而不枯壞。我家草坪外是聖荷西市政府在發展住宅區時所建的行人路,行人路之外有一小塊約4英尺的土地,是屬政府的,在其上植有各種易養、長壽的樹,每家植一棵至兩、三棵不等,視乎前園的闊度而定。我們第一幢房子,門前便種了一棵銀杏樹,初時只有五、六尺高,樹葉稀疏,葉紋成鴨掌形,深秋葉子轉黃了,在陽光下通透澄明,在四季如春的加省,雖沒有紅似二月花的楓葉,但有了這些金黃的色彩,頓然添上幾分秋意。通往屋崙的馬路,一旁全植銀杏樹,開車經過,金光閃耀跳躍。

我心想,將來樹大結果了,難道我們要清理門前銀杏的腐臭不成?原來我只是杞人憂天,銀杏是雌雄異株,市政府種的全是雄株,公園內的銀杏媽媽,大概係碩果僅存,年紀老邁,特意留下來的。

有一年秋天將盡,我和外子到北京,遍市都見銀杏樹,尤其在釣魚台國賓館附近有一條人稱為銀杏道的,朋友建議我們一定要去看看,因為葉子通黃以後,很快掉滿一地,好景不常了。那真是個驚喜的收穫,我們見到道上兩旁都是黃澄澄的,像個金羅傘罩下來,遊人如鯽,是年中的盛事。

遠在二千年前,神農的本草經內已有記載銀杏的療效。前二三十年,德國科學家發現銀杏樹的嫩葉子,可以提煉成為藥物叫GingkoBiloba,是高效能的抗氧化劑,有改善記憶、減低老人癡呆症狀、可治手腳血液循環不佳、間歇性跛行、抑鬱、中風、眩暈、耳鳴等等症候。聽來真是老年人的恩物,不過近年的醫學研究發現,正在用抗抑鬱素的病人若同時服用銀杏丸,銀杏葉內所含的黃酮,會引起相反的效用,尤其服用薄血劑的心臟病人,服了銀杏丸,會增加薄血作用,影響血液凝固及止血速度,引致流血過多的情況,要小心不可亂用。但白果本身卻大致沒有葉的烈性,仍以一次不可吃得太多為宜。

(原文刊於2008年661期《飲食男女》)

江獻珠

上世紀初食壇名人江太史之孫女,經典的太史蛇羮便是源於江家,江女士自小吃盡考究之食物,由此練成一張懂吃的嘴。成年後經自學煮得一手好菜,又撰寫中、英文之食譜,著作有《蘭齋舊事與南海十三郎》、《古法粵菜新譜》等。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工作辛勞想食餐好?《飲食男女》每日為大家示範三餸一湯

-----------------------------

《飲食男女》全新酒鬼專用Facebook Group「酒鬼男女」,立即加入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