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惡法】心痛年輕人訴求被忽視 市民:究竟邊個係始作俑者?

更新時間 (HKT): 2019.07.02 16:29

市民曾就反修例多次和平遊行,縱有200萬人上街,政府亦沒聽到訴求,林鄭更以事忙和「沒有時間」拒絕會面,最後令一批「反送中」示威者昨晚衝入立法會,重申要求政府回應五大訴求。於金鐘上班的馬小姐坦言有參與6.9、6.16及7.1遊行,亦曾到政總集會支持,見到大部份示威者都很有禮貌,會照顧身邊其他的示威者,但後來衝突升溫,氣氛變得愈來愈緊張。對於示威者昨晚衝入立法會,她無奈表示事件有斟酌的餘地,但亦會明白示威者為何下此決定,「你話衝啱唔啱,咁你話佢哋100%啱就唔係㗎喇,但又錯唔晒囉…可能佢哋做得呢一步都好絕望,都唔怪得佢哋咁多,班大人做唔到呀嘛,呢個只係一個無奈嘅表達方式,有得揀梗係唔好啦,邊個想佢哋坐監」。

馬小姐又明白年輕人現時面對的困難比以前多,加上資訊發達,他們知道出面的世界「唔係咁」,所以便會勇於站出來爭取權益,但對於林鄭聲稱「好忙」,拒絕與泛民緊急會面,其後又譴責示威者暴力,她直言指責年輕人之前,要回想自己做得好不好,「咁大個官連放下身段都唔放,佢哋只係鬧咗先,係都話咗人哋衝唔啱先,呢樣野唔合理,而家呢個時候淨係識得怪人咁有咩用,佢話有溝通都唔知溝通咗去邊」。她指現時只能靠投票表達意見,希望成年人能夠將自己的經驗及智識教予年輕人,幫他們用另一角度看這件事,「可能侯選人不如理想,覺得投票冇用,但大家諗下自己有冇盡公民責任…而家只可以靠投票守護年輕人」。

任職老師的曾先生認為市民不應只在意示威者打破了多少塊玻璃,而是思考年輕人為何會選擇衝擊立法會,找出釀成衝突的源頭,反問「究竟邊個係始作俑者」。他質疑為何特首林鄭月娥拒絕與泛民議員召開緊急會議,認為林鄭身為特首沒有盡責。他指年輕人比上一代人更有公民意識,所以不覺得年輕人在今次事件上有做錯,「而家啲年輕人好精,你估佢哋好得閒?佢唔會無端端有冷氣唔歎,有珍珠奶茶唔飲,又熱又辛苦又會俾催淚彈胡椒噴霧折磨……要迫到佢哋都走到呢個絕路冇人想,我亦都唔希望有多一個,一個都嫌多」。曾先生表示年輕人敢做的事情他自己都不敢做,同時為此感到慚愧,因為自己不像年輕人般勇敢,所以只能盡量安撫他們的情緒。

張同學指雖然學生在社會上未必有重要的地位,但認為他們的好處是號召力強,可以組織不同的人士一起行動,用群眾力量影響社會人士。他又認為學生當下選擇進行暴力行動,可能是因為認為這種方法才能夠令政府有所改變,認為他們希望以自己的力量去換來社會的安寧。張同學指現時市民的訴求尚未完全達到,認為政府未能在民意和政府修定之間取得平衡,政府有責任令雙方的矛盾減到最低。

另外,市民Polly對於示威者衝入立法會的行動感到心痛,指不讚成示威者示死如歸的行動,但明白「年輕人唔係去到一個無選擇嘅呢個地步,都唔會咁做」。她又承認年輕人破壞秩序,「所謂嘅秩序係多方面,香港原本應該有嘅公平秩序係邊個破壞咗呢,對比當權者嗰種破壞係唔可以比較」,又指政府不能單靠死板的法律及冷冰冰的條例判斷年輕人的行為,應該給予年輕人更多選擇,「可能呢個社會可以畀佢哋嘅機會太少,睇到嘅出路都冇乜」。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