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荃灣危城】恐怖之夜 行刑式斬黑衣人手腳筋 黑寨二陂坊是禍首

更新時間 (HKT): 2019.08.16 00:01

反送中運動以來,暴力恐襲不斷升級,8.5荃灣更發生黑幫行刑式斬人事件。慘遭斬斷手腳筋的「手足」已完成接駁手術,事後亦斥:「好離譜囉黑社會!」區內人士形容,兇手遁逃消失的二陂坊是「罪惡之區」和黑社會的黃、賭、毒溫床,另有福建幫盤踞,現時警黑合作,該處已變九龍城寨翻版。至8.11深夜,二陂坊再發生白衣人襲擊示威者事件。記者事後連日來視察,警方未有加強警力巡查。甚至有急救義工向《蘋果》透露,8.10晚在二陂坊視察後,與數名同伴遭中年刀手追斬,幸成功逃脫。荃灣變得越來越危險,街坊人心惶惶,有人自行宵禁,「都唔敢着黑色衫出街。」

記者:盧藹雯 龔蕙芝 周子惇

「二陂坊以黃、賭、毒為主,比較特別,好似一個小村,環境好國內感覺,主要賣國內(福建)土產居多。」街坊及地區人士透露,二陂坊一帶龍蛇混雜,有不少黃色架步,除了是黑幫和勝和地盤,亦有福建幫聚集,近年二陂坊唐樓內增建劏房,很多新移民和南亞人遷入,變得烏煙瘴氣。

《蘋果》於8.5荃灣眾安街斬人夜,及8.11二陂坊白衣人施襲事件前後,數度到二陂坊一帶視察,發現中午時人煙稀少,大部份店舖不開門;但一到晚上,公園內有大班內地大叔聚集,更會盯實陌生人的一舉一動。有同鄉會晚上開門,但用圍板遮蓋裡面情況,感覺神秘。即使發生多次襲擊事件,警方未見加強警力巡查。

熟悉荃灣區的民陣副召集人陳皓桓,8.5當晚目擊黑衣青年被斬一幕後,兇徒跑入二陂坊失蹤,「有30幾人(白衣兇徒)逃去無蹤,我見住佢哋跑入去二陂坊。」事發前,已有區內人士收到訊息甚至電話警告:「唔好去二陂坊。」

當晚8時許,傳出有藍衣人將黑衣示威者打致頭破血流,陳亦跟隨示威者搜尋施襲者蹤影,但沒發現。近11時,他獨自到沙咀道及眾安街交界的樓上麥當勞進食,突然見到樓下有人被約40名持鐵通、木棍及利器的白衣人追打。

他追到樓下欲救人時,「有個(白衣)男人捉住個男仔,提起,另一個就用刀斬落佢手同腳度。」兩兇徒手法純熟,其中一人有鄉音,「係斬落手筋腳筋,然後佢不停流血同嗌……真係流好多血,好恐怖!」他與趕來營救的示威者衝前,以傘等工具「亂棍舞」去救人,最終兩白衣人落單,被憤怒的示威者圍毆。

慘遭斬傷的青年約20歲,送院證實左腳中2刀,右手手肘中1刀,頭部被硬物打穿。《蘋果》獲得他當日傷勢照片,可見他傷至露出皮下骨和軟組織,裂口有拳頭般大,非常駭人。陳引述傷者事後稱:「好離譜囉黑社會!」

本周一,他胞姊以訊息回覆記者:「情況穩定已出院,有心,謝謝。」又稱已聯絡律師,考慮向警方備案,胞弟未來要接受物理治療及複診。警方本周一仍指已將案列「在公眾地方打架」調查,未有人被捕,直至翌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才改稱以傷人案調查。

8月11日晚上,二陂坊再有數十名白衣人襲擊示威者,雙方在窄巷對峙,互擲玻璃樽,警到場後曾追趕示威者,被批評不調查二陂坊內白衣人,「連警察都好似唔入去咁,我哋市民都唔夠膽入去呀依家。」陳皓桓形容,二陂坊已成三不管地帶,香港亦淪為「官、商、警、鄉、黑」合作社會,「全部市民都睇得出。」

同一晚,荃灣綠楊新邨街頭,有數名白衣人襲擊3名急救員。住在大陂坊40年的急救義工郭小姐透露,前一晚與5名身穿反光衣的急救員,在荃灣被刀手追斬。當日有示威者在區內堵路,晚上7時許,她一行人經過二陂坊,「見到有啲(白衣)人把緊風,眼神都好唔友善。」平日該段時間十分熱鬧,「但(當日)有好多舖頭閂咗門。」

至10時許,二陂坊及三陂坊路口都有人持武器現身,「冇耐有10架防暴車嚟咗,之後都搞咗好耐,但最終冇拉人,亦冇話搜到咩武器。」稍後她一行人在千色匯一期對出,「突然有個刀手出現,揸住把大菜刀,講晒粗口追住我哋。」當時感覺與死亡很接近。

他們分散逃走至德華街及附近商場,逃脫後再在大街會合,其中一人報警並稱已在安全地方,警員卻反問:「點解(你哋)唔可以企返喺千色一期個位置呀?」郭指警員荒謬,「點解仲要我企喺度呀,唔通我返嚟俾人斬呀?」他們於是收線,坦言對警方已完全失去信心。

多次恐襲事件,令不少街坊感憂心。20歲周同學直言:「依家基本上夜晚10點後盡量唔出去,驚被人襲擊,都唔敢着黑色衫。」在荃灣工作的王小姐覺得現時外出都不安全,批評警方不拘捕白衣暴徒,「變相我哋唔知可以做啲乜,都保護唔到自己。」她對港府不回應5大訴求感傷心,更眼泛淚光問:「點解一下子住嘅地方會變成咁?」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