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命器官·第二集】無私女捱一刀 救校長一命

更新時間 (HKT): 2019.09.28 00:04

捐出親屬器官救助陌生人已不容易,冒生命危險捱刀捐活肝救人,這個抉擇更不簡單!弱質纖纖、神清骨秀的Cynthia雷太,正是曾經作出這個非一般決定的女子。從小到大她的挑戰浪接浪:天生脊椎側彎,小學時接受拉直脊椎手術;長大後又做雙腳拇趾外翻矯形手術,另一個正顎手術更將上下顎割成7份重組。2016年,她發現兩邊乳房共有10多粒腫瘤,明明自顧不暇,但卻做出最不尋常決定,主動接受活肝移植手術,捐出自己三分二個肝臟,拯救丈夫的前上司胡文明校長一命,換來腹部一條12吋疤痕。回首半生她說:「曾經諗過耶穌做咗個次貨,但原來神有使命畀我幫胡校長,我覺得係一個恩典。」

「個傷口呢邊開始淡咗色,中間嗰條縫得唔係咁好,有啲肉脹咗出嚟,有時仲有痕,醫生話有啲人可能痕廿年,有啲人可能痕一世。」與一般女生無異,Cynthia愛美,會打扮、去美容,對相片有要求,對年齡更是守口如瓶,只肯透露是中年。不過人命在前,即使明知手術有生命危險,手術後腹部會多了一條L形大疤痕,她坦言從不在考慮之列,更不曾因此猶豫捐肝決定。

Cynthia的丈夫雷偉聰大學畢業後,一直在聖公會聖三一堂中學任教,當年替他面試的就是胡文明校長,兩人其後做了同事但不相熟,之後胡校長提早退休,雷偉聰是胡離任後才獲晉升副校長。Cynthia指當年捐肝,不存在報答胡校長甚麼,只是覺得人命攸關,不能坐視不理。

她憶述,作出捐肝決定前,曾向當牧師的契爺問意見。「Why?」牧師契爺第一時間反問。事隔3年,Cynthia淡定細說當年始末,她表示當日收到丈夫同事WhatsApp,得知胡校長患肝病情況危急,急需一個O+血型的肝臟救命。由於胡校長並無子女,家人血型又不合,便萌生捐肝念頭。

下決定前,她與丈夫到醫院探望胡校長,她憶述當時見到身形高大的胡校長膚色蠟黃,瘦弱的四肢被綑綁在床上,不停掙扎,嚷着說要出院,胡太則淚流滿臉在床邊照顧。那刻情景更加堅定了捐肝想法,「呢個情況令我好難受,同埋諗如果床上係我老公,我會點呢?所以令我堅決要做呢個決定。」

易地而處,站在人生交叉點,人性的弱點就會跑出來,「點解要係我捐呀?」、「捐咗後,萬一日後親人有需要,就無得再捐喎」,記者用小人之心去猜度。她指,「理性上分析咗原因,再加上去到醫院見到胡太,佢轉述醫生情況話胡校長好急,如果1至10危急情況,10係最危險,胡校長已經去到10,咁危急仲諗咁多嘢?唔好諗喇。」涉及別人的生與死,她下了重要決定。

活體捐肝者,無論身體上及心理上,均需接受一系列的測試及評估,以及必須得到另一半以及家長父母同意,其中在心理評估方面,醫護人員提出最到肉的問題,例如若胡校長接受她捐贈的肝臟移植後只活一星期便過身、或Cynthia最終因手術失敗而身故,以及當取出Cynthia肝臟後,胡校長不幸身亡,她又會如何面對?

Cynthia表示當時用最樂觀態度去面對,「我話一個禮拜都好吖,畀胡太一段時間,未嘗唔係好事。佢又問如果做完你死咗會點,我當時話會請家人proud of我,只係做件啱嘅事死咗啫,第日天家見啦。」

訪問中,丈夫雷副校長一直陪伴在側,他對太太這個涉及生死的決定全力支持,他說兩夫妻在教會認識,結婚多年,又無兒女羈絆較少,難得是兩人在生活的不同事物上都心靈相通。過程中,Cynthia一直蹺實丈夫的手,不時互望微笑,十分恩愛。

她憶述,當日進行摘取活肝手術,臨入手術室前,兩人只是簡單一個kiss、一句拜拜而已。其實Cynthia最牽掛丈夫,當作出捐活肝決定後,她叮囑契爺若自己手術中不幸去世,請契爺代為照顧丈夫。「其實我每次做大手術前都同契爺講,就係將佢(丈夫)交畀契爺,因為知佢會傷心,所以將佢交畀契爺,同契爺講請佢幫佢搵個好太太,搵一個都係好愛耶穌,同埋入得廚房,出得廳堂,可以照顧佢下半生,我通常做大手術都會同契爺講呢個。」

幸運地,那次手術十分成功,手術中Cynthia及胡校長都同時割了膽,兩人現已完全康復。現時胡校長繼續享受退休生活,與妻子周遊列國;Cynthia去年亦神學院畢業。

對於活命之恩,胡校長已視Cynthia為天使、救命恩人,「我都唔想佢好似孭住個包袱咁,佢成日覺得我就係恩人,我覺得唔需要,反而大家都是基督徒,佢反而諗呢個係神恩典,已經好足夠。」

Cynthia冒生命危險捐活肝救人的情操無疑十分偉大,她亦知當中風險,所以呼籲市民大眾應踴躍支持遺體器官捐贈,令更多病者受惠,「捐贈遺體器官好好多,咁對病患者係一個好處,就算係病患親人都係好處,若屋企人有事,屋企人好自然就諗其他屋企人,但屋企人都可能健健康康,但就要去捱一刀,如果多啲遺體器官捐贈,咁就唔使太多呢啲掙扎」。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