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續命器官‧第四集】3個幸運兒 迎接第二次生命

更新時間 (HKT): 2019.09.30 00:01

生命無Take Two,活着要怎樣才有意義?《蘋果》走訪三名分別患上肺纖維化、急性肝衰竭及及嚴重腎衰竭病者,當他們以為生命走到盡頭:有人為自己設計靈堂、有人因錯過兩次手術機會而氣餒、亦有女童不堪長期洗腎折騰大受困擾,但幸運地他們都獲得市民無私捐出器官,得以延續生命。2015年,患肺纖維化的室內設計師林芷澄瀕臨生死邊緣,最後她獲陌生人捐出肺臟移植而重生。在病床上醒過來一刻,她重拾對生命的熱情,現時積極當義工,向大眾推廣器官捐贈訊息。5年來,她未忘恩人,「我好想知道嗰家人係邊家人,好感激,我會同佢哋講,佢家人仲喺我身上,如果唔係佢,我唔會好似現在咁活得咁精彩。」不敢辜負捐贈者讓她重生的好意。

52歲的林芷澄個子不高,但第一次見面,也能輕易在人群中辨識出來,因為她的正能量氣場強勁,眼神烱烱,笑容滿面,彷彿太陽總跟著她來走,一句「哈囉」,然後娓娓道出「重生」經歷。

跟很多香港人一樣,芷澄從小患哮喘,因病情輕微可用哮喘吸劑舒緩。她長大後當上室內設計師,埋首工作為事業打拼,卻賠上健康,哮喘問題越來越嚴重。「以前又飲酒又亂食嘢,因為要同啲師傅飲酒應酬。我飲酒係幾犀利嘅人,亂食嘢一定,作息時間唔好,有時夜晚諗設計諗到好晏,瞓得好少。」

其後哮喘藥已不管用,急行會氣喘失禁,照X光無發現,她繼續工作,其後不斷患肺炎進出醫院,接受磁力共振檢查後才發現肺部出現大範圍纖維化及肺氣腫,肺功能只餘百分之十,那時候每次排便都是苦事,「每次大、小二便就好辛苦,好似想撻著成個人,不停扯我,我控制唔到,扯氣扯到我兩邊肋骨痛晒,每日最驚就係排便呢一刻,唞唔到氣....起碼扯我半個鐘。」

從前為生活為理想白忙半生,當身體出現問題已完全不能工作,甚至要依賴別人照顧,更令人氣餒的是,醫生表示藥石無靈,「嗰時心態開始脆弱,24小時瞓床,做唔到嘢,要家人照顧,唞啖氣都唔係理所當然,要用氧氣機,甚至用尿片,好多嘢都做唔到,好絕望,諗過死。」

慶幸在絕望時期,家人、愛人及朋友沒有離她而去悉心照料,陪芷澄一起走過最艱難時刻。芷澄表示當時畢生積蓄用作醫病,買氧氣機及服冬蟲草「吊命」,朋友知道她經濟困難亦有援助,「其實最多謝家人,因為我家姐、我男朋友不停照顧我,仲有朋友舊同事成日探我。」

病情最差時,芷澄不能進食,不停進出急症室,她意識到生命走到盡頭,「到後期,自己都知死神召我,我唔會等得好耐,我就同屋企人同男朋友講,我想幫自己設計靈堂......我話鍾意自己靈堂放百合花、綠繡球,我話想影定車頭相。」

男朋友在關鍵時刻放棄事業,24小時全天候照顧她,除了起居飲食、還有大小二便,情人的愛令她感動,她學懂接受自己病情,積極上網找資料,竟發現換肺是唯一生路。

她指,輪候肺部移植病者較肝、腎少,每年大約十多人,當時芷澄輪候3個月便等到合適肺臟移植,「嗰晚我入咗威爾斯醫院急症室,當晚就話有器官,即刻去瑪麗醫院,第二朝做手術,情況相當好。」

死過翻生,在手術床上醒來,芷澄下決心珍惜健康,不能白活每一天,更感激捐贈者的無私大愛,「好多謝佢哋無私奉獻,我到現在都唔知點樣感激佢哋,只希望自己生活得多姿多彩,可以每一日活好啲,活在當下。」

52歲的芷澄,現時興趣多多,除做運動行山,亦與朋友玩飛鏢,甚至打算報讀模型班,她坦然現時每天都活得非常充實,「心態已經完全唔同,我覺得嗰時有錢都無現在咁開心。」

看見她在健身室內,努力跟隨教練跳健身操,雖然汗流浹背,但她跳得就是起勁,健身後轉過頭,又約同是肺臟移植康復者玩擲飛鏢。他們同病不相憐,反而互相鼓勵、互相扶持。

看着她認真的眼神,雖然並非每次都中標,但態度可嘉,早定目標,「我是初學者,有啲病友已經玩到好叻,我目標係出年代表肺移植患者參加比賽。」志向遠大,但不是信口雌黃,因為生命根本就是充滿無限可能。

17歲時已填寫器官捐贈卡,她一直以為死後捐器官幫人,從沒想過他人捐器官給她救命。她留意到今年器官捐贈數字創新低,「呢一年特別差,器官捐贈越來越少。」對此她另有見解,「我覺得啲人唔係守舊(唔捐器官),反而係事不關己心態,未到最後一刻唔會諗呢樣嘢,甚至傳單都唔想接。」要突破盲點,芷澄參加分享會,向市民、學生、長者推廣器官捐贈重要性。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