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斑壟斷戰】黑幫毒魚趕絕欄商 操控價格市民捱貴魚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8 00:25

佔香港逾7成海鮮吞吐量、有「港版築地」之稱的香港仔魚類批發巿場,近日爆出黑幫企圖鯨吞石斑類活魚巿場事件。《蘋果》接獲消息,黑幫和合圖於7月向魚欄放風,勒令各欄商8月起向指定批發商取貨,包括沙巴躉及花尾躉,每日更必須按其劃一定價。據知,有魚欄拒絕屈服,以免魚價被人操控抬高,但遭多番恐嚇,其後黑幫行動升級,不但倒魚落海,更在欄商養魚缸倒入漂白水,毒殺過千斤活魚,令欄商血本無歸。連帶酒樓及街巿魚欄魚價亦大受影響,業界擔心最終要市民捱貴魚,警方於早前拘捕一名涉嫌刑事恐嚇的29歲男子。

記者:黃學潤 李晟謙 張軍 郭美華

每年處理高達3萬噸冰鮮魚及活魚的香港仔魚類批發巿場,近日引爆一場血腥石斑壟斷戰。《蘋果》得悉,盤踞香港仔魚巿場逾半世紀的陀地和合圖,8月1日開始高調操控場內欄商批銷石斑類活魚數量及價格,包括貴價東星斑、老虎班、紅斑,而當中以最大眾化的沙巴躉、花尾龍躉成為首要壟斷目標。有人為一統「石斑王國」,出言恐嚇各欄商:「如果自己入貨就揼晒你啲魚落海,再斬你!」

據一名欄商負責人透露,7月中起,一名自稱「阿松」的黑幫人物,帶着一批人馬向場內約30個大小欄商發出警告,「8月1日以後賣嘅沙巴仔(沙巴躉)、花尾(花尾龍躉)一定要同佢攞,如果唔係唔准賣!」然後每日兩三次,派人到各魚欄影相記錄活魚數量,倘發現有「其他貨」,即予以恐嚇。之後阿松更放風,沙巴躉、花尾躉將會劃一定價,每斤比平日批發價貴5元。以沙巴躉平日定價48元一斤為例,黑幫壟斷巿場後,壟斷價為53元一斤。

據知,黑幫選中壟斷石斑類活魚巿場,皆因其批銷量大,佔整個香港仔魚巿場的活魚批銷量逾7成。按魚類統營處資料顯示,今年9月香港仔魚市場約處理430噸活魚,當中石斑類就佔約300噸。倘以沙巴躉壟斷價53元一斤計算,黑幫每月批銷營業額逾2,600萬元,成功一統巿場後,一年就能打造出「3億元石斑王國」。

即使每斤魚僅抽水5元,黑幫每月已淨袋250萬元,「而家佢話(抽水)5蚊斤,第時佢可能(抽水)10、15蚊斤,咁市民咪要捱貴魚?」惟欄商們最擔心的是,壟斷石斑巿場只為第一步,下一步將會是貝類,甚至蝦、蟹、象拔蚌等貴價海產,同樣成為黑幫虎視眈眈的肥豬肉。

在場內經營魚欄10多年的阿天,以往主力做冰鮮魚批發生意,但近年內地魚穫大減,去年開始與台灣及大陸貨主合作,嘗試引入養殖沙巴躉及花尾躉活魚,主要供貨予酒樓、街市,開拓一條新財路,估不到黑幫殺入石斑巿場後,阿天的魚欄卻首當其衝。

「起初每日同佢(黑幫)入貨百斤沙巴躉,其他貨就自己落返。」惟阿松卻誓要一統天下,阿天隨即於9月份三度遭人恐嚇:「如果唔問我哋攞,就揼晒你啲魚落海,再斬你,你小心啲!」同時,黑幫又警告其他欄商不得向阿天取貨,否則要罰10萬元。其後,阿天多番報警但無果,到10月初,其魚欄收檔後被5名戴口罩男子闖入,撈起約400斤沙巴躉到手推車的大膠桶,然後直接倒落海。

之後一星期,黑幫更有恃無恐將行動升級,阿天的魚欄養魚缸再遭2名戴口罩男子淋漂白水毒殺活魚,幸員工察覺後灌水入魚缸而不致損失慘重。惟2日後,再有3名兇徒將一大桶漂白水倒入魚缸,最終除了沙巴躉外,連累其他共千斤活魚遭毒殺,包括黃立鯧、紅魚等,損失慘重。他促請警方盡快調查,讓香港仔魚市場回復自由買賣正常運作。

另一名在香港仔魚市場開檔逾20年的欄商曾私下向貨主或其他欄商取貨,結果被發現並隨即遭恐嚇:「你再有下次就唔使喺香港仔出現!」他大驚下無奈屈服,但由於劃一定價令貨價上升,不少熟客嫌貴減少入貨,令其生意大跌,但黑幫除操控批發價,更操控每檔的取貨量,倘有欄商因賣剩貨太多,而減少取貨時,「你話唔攞第二日佢就唔畀貨你,生意都冇得做。」一個月間,令他由月入近7萬元,銳減至不足1萬元,更弄致人心惶惶,「梗係驚啦,佢(陀地)一打電話幾十個人嚟,溶咗你都得。」

警方稱, 9月29日接獲有人報案指遭人以言語恐嚇,案件列作刑事恐嚇,其後於10月8日再接獲報案人報案,指其一批約值1.5萬元的魚類貨品懷疑被盜去,案件列作盜竊。兩宗案件合併交由西區警區反黑組跟進。其後在10月17日拘捕一名姓高(29歲)男子涉嫌刑事恐嚇,被捕男子獲准保釋候查,須於11月下旬向警方報到。

魚統處回覆指,曾接獲一名商戶求助,指有人向其作出滋擾行為,處方已報警及提供相關閉路電視片段予警方跟進,並會增聘保安員加強巡邏及在市場內加裝閉路電視鏡頭。

南區區議員徐遠華對事件感震驚,直指此情況非常嚴重,他擔心有背景人士操縱市場後抬高價格,最終受害的是小市民,「因為香港仔 (魚類批發市場)佔咗全港7成以上活鮮供應,即使市民去西貢食海鮮,好多貨源都係來自香港仔,咁樣長此下去,市民要捱貴魚!」他亦擔心魚欄受恐嚇後被迫向黑幫取貨,利潤大減,最終要結束經營。他指過去也曾聽聞有背景人士操縱魚市場,「佢哋把持某些攤檔,做貴價魚生意,有幾檔幾乎壟斷咗好大嘅生意!」他批評魚市場雖屬魚類統營處轄下,但內部運作並不透明,「佢唔使就魚欄運作、出租情況係咪合理等向區議會交報告,我哋對佢內部所知不多,猶如獨立王國!」他督促警方徹查事件,魚類統營處、競委會亦要跟進和打擊有關違法行為。

徐遠華現參選南區黃竹坑選區以競逐連任,同區候選人包括工聯會陳榮恩。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