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理大攻防戰】警方包圍校園 弓箭手作最壞打算︰預咗死,遺書都寫定

更新時間 (HKT): 2019.11.17 22:13
站在前線的弓箭手表明已有最壞打算,「咪又係死,預咗死㗎喇其實,遺書都寫定晒。」黃麗英攝

「我哋已經俾人包住咗,不被捕不流血,我自己都好驚俾人拉,大家頂住佢捱落去啦!」似是想激勵士氣的叫喊,語氣中卻充斥着絕望與疲倦。

記者 黃麗英

在理工大學苦戰超過10小時,抗爭者勉強守住校園,但遭警方多方面包抄。早上10時,戰線由暢運道漆咸道南的十字路口展開,並於下午5時許擴展至尖東橋。到晚上8時,連紅磡火車站橋「紅火橋」亦被攻打,火頭處處。每被攻打一處,校園內便兵荒馬亂,有人忙於製作兵器,有人忙着搬運雨傘頂住攻勢。「依家俾人包緊,唔好喺中間位,手足去外圍守。」抗爭者要守住原來的防線,又要派人到新戰線,並不停加派哨兵監視外圍情況,可謂是疲於奔命。

「抵擋一定抵擋唔到,希望可以拖延進攻。」站在前線的弓箭手無奈地說。雙臂仍然沾染着藍色液體的他,今早自攜弓箭到場,一直守在A座平台前線位置。他亦明白兩方武力不對等,抗爭者勝算不大,他直言「咁多個月嚟都係捱打。」至今仍然死守,只希望齊心令政府知道市民的決心而讓步。「明知冇得打都要打,呢啲就係抗爭者。」

被問到預期最壞的結果是甚麼,弓箭手回應︰「咪又係死,預咗死㗎喇其實,遺書都寫定晒。」雖然早已視死如歸,但他表明當警方大規模使用實彈,便會撤退。撤退並非怯懦,而是顧及現場所有人的安危。「點都要離開,無理由用大家條命去換。」今日一戰如何落幕,仍然是未知之數。他亦苦笑道︰「預計唔到要打多幾耐,直至佢回應五大訴求囉。」

訪問完弓箭手不久,附近隨即傳來刺鼻氣味,陣陣濃煙由紅火橋飄入校園,原來是第三條戰線冒起。警方從紅磡火車站攻入,抗爭者眼見紅火橋即將失守,立即放火燒橋,換取喘息的時間。由於橋上有大量易燃物,一度傳出多下爆炸聲,半條天橋火光熊熊。後來,多輛消防車駛至救火。「紅火橋啲火唔熄得㗎」、「消防員點解你要幫班狗呀?」歇斯底里的叫喊並沒有令消防停下動作。火勢受控後,便傳來警方的警告聲,大戰再度爆發。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