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眼角中催淚彈險盲 女作家鄧小樺入院縫3針 

更新時間 (HKT): 2020.01.02 00:03

【00:01】鄧小樺於fb寫千字文講述事件,質問林鄭政府「還要拿走多少隻眼、多少隻手多少隻腳多少條生命,要傷害香港人到甚麼程度,你們才肯收手呢?這是個十分理性的發問。」

【13:40】鄧小樺回覆《蘋果》時表示,入院縫了3針,但不用留醫,初步檢驗傷勢不影響視力,但稍後仍要進行詳細驗眼去確定。

女作家鄧小樺,凌晨在旺角與友人倒數慶祝元旦後,眾人沿彌敦道準備去食宵夜,當途經登打士街時,防暴警員突然發射催淚彈,鄧小樺走避不及,左眼角被催淚彈擊中受傷,在場義務急救員立刻替她治理傷勢。

鄧小樺遇襲後眼腫淌血,左眼幾乎睜不開,她向《蘋果》訴說受傷經過,她當時與朋友倒數後,準備去食消夜,行經旺角登打士街,見到兩旁已起火,當時她與友人盡量迴避,在行人路上貼近舖頭的大閘行,「突然間就射TG,有2至3粒TG明顯向行人路方向射,有1粒迎面中咗我。我反應唔夠,因為拖住朋友行,唔可以伸手擋開佢(TG)。」

「我即刻感到劇痛,流好多血,依家都唔敢照鏡,眼鏡都唔見咗,未來呢兩日都無法工作,好遺憾!」她清楚感到有2粒TG向行人路方向飛過來,「斜角飛過嚟,嗰幾粒催淚彈係向人群發射,喺行人路上開槍!行人路其實當時唔係好多人,冇黑衣人聚集,附近都係街坊,大家諗住走。」

鄧中彈後左眼劇痛及腫起,即時有急救員協助她,「我唔知流幾多血,但啲小朋友就嚇到喊晒,我話唔好驚,唔使驚我。」鄧苦笑說當時要盡量鎮定,「作為2020年開始,呢個都幾特別。」記者問她擔心會有疤痕和毀容嗎?她苦笑一聲「吖!最好就唔好毀容啦,自己公眾活動比較多,工作上會有影響,但可能咁樣令香港警察俾好多人見到佢哋做咗啲乜嘢!」她認為政府所謂的復和,在開槍的警察眼中來說,「留喺街上嘅人都係抵死!」她坦言「倒數係開心嘅,但反過來就....」沒想到甫踏入2020年,便流出第一滴血。

鄧小樺下午再度接受《蘋果》訪問時,表示入院縫了3針,所幸醫生替她照了X光後,未有發現傷及骨頭,不必留醫,但仍建議她去詳細驗眼,以確定眼球是否有受傷。她又透露,會考慮向政府和警方作民事索償。

憶及昨日中催淚彈一刻,鄧小樺坦言當時僅是路過,去旺角與朋友迎接新年後吃宵夜,豈料卻遭遇飛來橫禍。她認為,當時警方所用武力不恰當,警員明顯瞄準行人路發射,有報復成份,「好彩嗰時人少,人多嘅話仲危險」,形容警方行動是「草菅人命」。

最後,鄧小樺寄語各位家長和成年人,應根據不同年輕人性情,去理解年輕人背後抗爭理念,再給予他們適當照顧,不應向他們施加太多壓力:「都唔好望佢有咩成就,而係希望佢可以平安渡過呢段時間,唔好放棄自己,唔好傷,唔好有永久損害,咁樣其實已經好好,我哋成年人要做嘅嘢同可以做嘅嘢仲有好多。」

41歲的鄧小樺畢業於伊利沙伯中學、香港中文大學中國語言及文學系,香港科技大學人文學部碩士,曾任香港電台第2台《思潮作動》主持人之一,文學雜誌《字花》編輯,《中大四十年》編委,於香港藝術中心及各中學教授寫作。她曾獲中文文學獎散文組冠軍、新詩組亞軍、「大學文學獎」新詩組冠軍。著有詩集《不曾移動瓶子》、《眾音的反面》、散文集《斑駁日常》、《若無其事》、訪問集《問道於民》。近年於各大報章及雜誌撰寫專欄、訪問及評論。

鄧小樺一向關心社會,過去不時現身於社運之中,2005年曾參與反世貿示威,2007年亦參與過保衛天星碼頭及皇后碼頭運動,今次反送中逆權運動,她亦曾站在最前線,警方圍捕理大時,鄧小樺親身進入理大與抗爭者對談而被困,最後離開時被警方指控「參與暴動」而遭拘捕。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