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暴之戰】元旦大遊行銅鑼灣286名被捕市民 全部獲准離開警署

更新時間 (HKT): 2020.01.03 22:12

香港人自去年6月至今,已持續抗爭近7個月。踏入新的一年,港人面對暴政仍然未有放棄,前日(1月1日)103萬人參與由民陣發起的「毋忘承諾,並肩同行」元旦大遊行,惟再次遇上警方無理中止,最後拘捕287人,分別被帶返北角警署、灣仔警署及香港仔警署通宵扣留。昨晚陸續有人獲准保釋離開,但被警方要求脫鞋和換上指定衣服。

昨晚10時許,有兩名中年男子於北角警署率先獲保釋,他們身穿警方要求換上的灰色衫褲,並穿上藍色拖鞋步出警署。

《蘋果》凌晨時分於北角警署現場觀察,縱使天寒地凍,仍有被捕人士的親屬及義工帶備膠椅通宵坐在警署外守候,他們只盼在遊行人士獲准離開警署的一剎,能為他們送上溫暖和支持。事實上,他們帶備了保暖衣物及不同尺碼的鞋,預備給保釋人士穿著。惟親屬及義工們於警署外守候一整晚,均沒有被捕人士獲准保釋。

今早9時許,市民姚小姐抵達北角警署,希望為其中學同學小慧送上早餐。她表示自己在警署附近上班,所以代替小慧的家人送上食物。

姚小姐指小慧被捕當日,正於銅鑼灣SOGO一帶和朋友逛街,惟突然收到小慧在WhatsApp群組傳來的信息,指自己正被警方包圍,並於群組內留下身份證等資料,之後便失去聯絡。

姚指,小慧失聯後翌日,朋友們於網上群組看到被捕人士片段,從片中認出小慧,於是便通知其家人。小慧的母親立即趕至警署查詢女兒消息,並獲告知女兒被扣留於北角警署,惟昨晚家人欲為小慧保釋,可惜未能成功。她指小慧被捕時並沒有穿黑衣,亦沒有攜帶裝備等,不知警方為何要將她拘捕。

據了解,親朋好友要為被捕人士送上食物有一定限制。首先,食物種類不能屬流質食品,例如麵類不能含有湯水,另外食物亦不能有骨。有現場人士表示,曾嘗試送上零食「甘大滋」亦遭到拒絕,故建議欲送遞食物的親友,應選擇麵包及蛋糕等較為簡單的食物。另外,送上食物的人士需要向警員講出被捕人士姓名、出生年月日或參考編號,三項其中一項,才能為被捕人士送上食物。

留守市民May則表示,自己的父親於元旦日在銅鑼灣SOGO一帶被捕,她指當時父親正離開現場,惟警方突然圍捕在場市民,自己其後亦無法與父親聯絡,故自昨晚開始便於北角警署外留守。惟她等了一個晚上,至今早仍未能等到父親獲釋。

柴灣區議員蔡志強今日凌晨2時亦前往北角警署留守,為有需要人士提供協助,並幫忙看管義工帶來的物資。他向《蘋果》表示,昨晚在場的義工轉述,稱有3名男子昨晚10時許獲准保釋離開。其中一名年約60歲的男子以500元自簽擔保,獲保釋後與現場人士一起留守至早上才離開。他又指,留守期間,凌晨約3至4時許,有3名人士獲保釋,步出警署後便立即登上的士離去。對於警方於元旦大遊行圍捕市民,蔡志強指當時遊行人士並無進行違法行為,強烈譴責警方在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向人群施放胡椒噴霧,造成混亂令多人受傷。

他指,自己目前較為擔心被捕人士的家屬,因他們並不了解警署內的情況及程序,「佢哋喺警署外徬徨無助,所以留守希望可以紓緩他們情緒」。他又指警方自平安夜開始,將被捕人士的衫褲鞋襪扣起,並供應「如囚衣一般」的灰色衫褲及拖鞋給被捕人士,因此昨晚有熱心人士捐贈衣服到北角警署,予獲保釋的人士替換。

柴灣區議員黎梓欣早上接替蔡志強留守現場,她指議員留意到被捕人士現時均會換上較單薄的灰色衫褲,以及一對未必合尺碼的普通膠拖鞋,直至保釋時才能取回衣物,所以他們準備了衣物及一些鞋,讓被捕人士保釋出來時可以保暖或替換。

下午3時,身穿警方提供的灰色衣褲、被警方濫捕的嚴先生從北角警署步出離開,他表示自己是大學生,被警方控告非法集結,並獲准以500元保釋離開,下月尾須到警署報到。他指事發時自己只是經過現場,突然看到有一群人大叫「跑」,仍未知道發生何事,亦聽不到警方作出警告,打算離開現場時便突然被警方拘捕。

嚴憶述指,警方表示有部份衣服要用作證物,故提供灰色衣褲予他們更換。他形容過去48小時過得「較為艱辛」,只因被捕人士過去40小時內未曾躺下,因警署內的「臭格」不足,百多名被捕人士只能一同擠在「倉」內休息,眾人亦只能坐着睡覺。

嚴又透露昨凌晨約3時完成手續後,曾要求打電話給家人報平安,惟警方整整一日後,至今日凌晨4時才獲安排致電,而且每名被捕者僅獲5分鐘通電話。

嚴又指,他不明白為何無故被警方拘捕,又指即使自己未曾做出任何行動,卻遭警方以各種理由作出拘捕,並遭警方控告「非法集結」,惟現時警方並未有落案起訴他。他指是次被捕後,會令他日後參與活動是會更為小心,避免再被拘捕,但強調不會影響他日後再度參與集會的決心。

入夜後,仍有近百家長在警署外等候子女,更有義工搭起兩個帳幕,用作臨時更衣室供獲釋人士更換灰衣。由於人數眾多關係,一度有人站出馬路,相當危險。一名警署內警員見狀,隨即要求在場市民站回行人路,不要堵塞道路,市民不滿情緒爆發,紛紛指罵警員。一輪口角後義工出面調停,市民也按要求站回行人路,事件始得以平息。

其中羅先生表示,當日20多歲兒子被捕時,僅是路過打算去用膳,根本未有戴裝備、穿黑衣和揹背囊,卻突然便被在防暴警包圍,無處可走下被捕,直斥警方控告他兒子非法集結是「晒氣」。他又更透露其兒子已安排大遊行後翌日外遊日本,但如今只好作罷。

他續稱接獲兒子友人通知後,隨即赴警署了解事件,並打算為兒子送上飯盒、食水、衣物等,然而到場後警方卻僅允許送遞飯盒和麵包,其他一律不准,稱衣物和食水警署內已有供應,但發現兒子與全部被捕人士身穿整套灰衣後,感到非常不滿,直言當市民是監犯。

羅先生最後說,其實兒子已經在下午4時獲釋,但由於兒子友人需要500元保釋,故兒子已隨即返回警署協助友人,惟至今仍未見蹤影,令他非常着急。

與此同時,晚上也有不少市民獲釋,其中晚上8時左右離開警署的陳先生透露,當日只是路經現場,警方拘捕他後沒收手機,隨後於昨(2日)凌晨3時左右要求他更換灰衣褲,聲稱要將身上所有衣物拍攝,用以做物證。隨後,律師與他們會面後,警方登記了他的指模、身份證等資料,便要求他坐在一個「臨時羈留所」內等候。

陳先生透露,「臨時羈留所」設於有蓋停車場內,警方在停車場內用鐵馬分成多個區域,每個區域有50多人逗留,停車場沒有窗戶,警方半開鐵欄供被捕人士進出。除此之外,被捕人士也獲得警方供應膳食、保暖衣物毛氈,而警署內警員也未有出言羞辱。雖然如此,但他仍認為警方元旦當日的拘捕手法絕對是濫捕,形容警方「瞓街都拉」。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