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甩轆!檢疫人員冇派追蹤手帶 要完成檢測人士返機場主動索取

更新時間 (HKT): 2020.03.20 21:35

【01:42】衞生署表示,根據《外國地區到港人士強制檢疫規例》(《規例》),所有在到港當日之前的14日期間,曾在外地國家/屬地逗留任何時間的抵港人士,不分國籍和旅遊文件,必須接受14日的強制檢疫。一般而言,衞生署會為這些抵港的人士發出檢疫令,而相關部門會為這些人士帶上電子手環。出現病徵的人士會被送往亞洲國際博覽館或北大嶼山醫院作測試。衞生署會為這些出現病徵的人士離開機場前帶上電子手環。

由今日起,所有抵港人士若有任何病徵都會被送往亞洲國際博覽館和北大嶼山醫院的兩個檢測中心,進行病毒檢測及等候結果。截至下午4時,送往博覽館的有31人,年齡介乎20至40歲,大部份主要為外遊人士,預計需要8小時才有結果。

《蘋果》所見,亞博館內設有指定等候區和個別人士獨立等候位置,現場擺放的椅子,間距有大約6個身位,現時約有廿多人在中心等候結果。眾人分別坐在中心不同位置,盡量避免坐得太近,而且由於每人等候近二十小時,所以看似有點疲倦。

賴小姐以交換生身份前往德國,因疫情關係經杜拜轉機返港,昨日(19日)晚上9時抵港,由於喉嚨痛和德國當地疫情嚴重關係,至今日下午2時許獲安排前往博覽館作檢測,其後在今日晚上8時許得到陰性結果後獲准離開。她透露在機場衞生站輪候了10多個小時後,才獲安排乘救護車到博覽館的臨時檢測中心,到埗後檢疫人員隨即抽取樣本,再等候有報告結果後才能獲許離開博覽館。

她透露當局剛實施有關措施,在她眼中似乎連檢疫人員仍在摸索當中,即使她向檢疫人員查詢,對方也似乎不太清楚,而輪候期間當局則僅提供樽裝水、梳打餅、麵包等充飢,相當辛苦,故如今獲放行後希望能盡快回家休息。她又不滿當局將所有抵港人士集中在機場一個狹窄空間內處理,而且更要讓他們輪候一段相當長時間,有機會令本身沒有染病乘客受感染。

賴小姐其後透露,人員在她離開時僅為她戴綠色手帶以作適別,但未有人向她提供附有QR code的手帶,直到她取行李後,要自己主動向衞生署人員索取附有QR code的手帶,「我嗰時心諗佢係會畀條QR code手帶我嘅,但佢只係畀條綠色手帶,然後叫我哋離開。我哋去完拎行李,要自己搵衞生署的人員去拎返條QR code手帶」。她形容情況有點混亂,最後她需要在接機大堂內,相約對方拎手帶,「不嬲我expect要拎手帶,但冇諗過我哋走時冇畀埋(手帶)我,仲要係我哋問佢,佢先至畀我」。

在英國讀大學、現於俄羅斯交流的麥小姐下機後申報自己有喉嚨痛並咳嗽,衞生署的人員隨即安排救護車,將她與其他有病徵的抵港人士送往亞博館,讓她與醫生會面,講述她曾到過的地方及有何病徵。當完成會面後,便再有人員帶她到另一地方,讓護士採取深喉唾液樣本作化驗,「再安排我哋去另一個地方,嗰度有枱有凳,大約1至2米的距離,喺嗰度坐6至8小時等結果」,整個過程超過18小時。

她指等候期間有人鼓譟,投訴人員未有替他們準備一些較有營養的食物,亦有人不滿只能兩小時內去一次廁所,「氣氛越來越緊張,因為凌晨之後越來越多航班抵港,越來越多唔舒服嘅人」。其後,她的樣本呈陰性,可以即時離開,「知道要喺屋企隔離14日,離開嗰陣人員有畀條綠色手帶我,但點解唔係有QR code嗰條,可能我走紅色通道,唔係綠色通道,所以可能冇」。

據知,測試結果呈陰性的人可返回居所進行14日家居檢疫,但為何亞博館人員未有派發附有QR code的手帶予完成檢疫人士,《蘋果》正就事件向衞生署查詢。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