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毋忘7.21】鋤頭棍抗白衣人 退伍解放軍:死嗰日都記得

更新時間 (HKT): 2020.06.21 06:00

退伍解放軍鄧伯(化名),7.21當晚手持5磅重鋤頭棍,單人匹馬前往元朗西鐵站,力抗一眾「熟口熟臉」的白衣人,「你睇清楚,你啲大佬見到我都要倒茶我飲呀,夠膽你就打我」。那一晚,一分一秒,一拳一棍,他都刻骨銘心。一年過後,走過花甲,踏入古稀,國安法殺到。《蘋果》讀者上月趁惡法襲港前,公開一段白衣人無差別襲擊車輛的影片,令身歷其境的鄧伯無法忘懷的記憶再次浮現眼前,自言曾經是「藍絲」的他,決定以當時人身份站出來,為這段血的歷史加上註解,告訴全世界﹕「當晚絕對係警黑合作!」

家住天水圍的鄧伯,當晚11時許準備回家入睡,偶然從新聞看到白衣人無差別攻擊市民,「我睇到視頻,見到佢見人就打好恐怖,我覺我係要制止」。他於是急急腳找出10件兒子的灰白色舊衣,並帶同家中的4呎鋤頭棍,獨自乘輕鐵前往元朗西鐵站。鄧伯憶述當晚於12時39分到達現場,甫出閘門便拿出衣服給手足更換,此時突然有30多名白衣人從停車場衝上來,鄧伯見狀立即擋在一眾手足前,蹲起馬步,舉起手中鋤頭棍準備迎戰。

「我當時攞住呢支棍,不停同佢哋嘈。我話『如果你打呢,連我打埋都得』。佢想衝埋嚟,我話『你睇清楚,你啲大佬見到我都要倒茶我飲呀,夠膽你就打我。』」兇徒不敢對鄧伯動手,只好繞過他,繼續追打途人,當中2名人士因走避不及被打。另一批白衣人則在朗逸路用木棍敲打2輛的士﹑一輛貨車以及4至5輛私家車,其間鄧伯親眼目睹上百防暴警員走過,卻對白衣人的惡行視若無睹,「成100個警察慢慢行出嚟,仲同白衣人揮手呀,我睇住」。事隔一年,鄧伯對當晚情景依然記憶猶新,甚至能清楚指出每件事情的確實時間地點,「呢件事到死嗰日我都記得,係好恐怖……好難忘記,點解香港會咁亂」。

「我哋幾十歲死不足惜,如果唔出嚟就唔掂㗎喇。」年邁的鄧伯孤身面對兇神惡煞的白衣人亦無所畏懼,皆因這班「惡人」對他而言並不陌生。「點解佢唔打我呢,因為我喺入面(南邊圍)做過幾年嘢,佢哋都識得我嘅。加上我同佢哋啲叔父輩經常食嘢,所以佢哋唔敢打我。」他強調自己只是個普通市民,但他與區內一名勢力雄厚的叔父私交甚篤,因此白衣人亦忌他三分。再者,老當益壯的鄧伯自言習棍數十載,有信心可以保護自己,「佢真係打我,我可以還手,3、4個我係有能力對付,弊在佢3、40個」。

現年70歲的鄧伯生於肇慶。文革時期,只有二十歲的他被徵召入伍擔任中國人民解放軍,5年後獲准退伍。他於80年代偷渡來港打工,後來成家立室,任職地盤工人養大5子2女,從此落地生根。鄧伯早於13年前已因腳痛退休,7名子女均已成家,個個事業有成生活富裕。獨居天水圍私人樓宇的鄧伯,每日行山練棍鍛鍊身體,閒時與叔父老友聚會聊天,生活無憂,他更坦言「身家三世都用唔晒」。

他不諱言自己曾經是「藍絲」,更十分欣賞民建聯前立法會議員程介南,但近年眼見建制派種種出賣港人的所作所為,令他憤然由「藍」轉「黃」,「呢幾年民建聯等於係港奸,樣樣都係顛倒黑白,國安法、送中條例對香港冇一個人有好處,佢哋(民建聯)講啲嘢根本唔係香港人嘅邏輯」。他素來甚少參與社運,直至6.12當日,在電視機前看着警方對青少年趕盡殺絕,才令他決心走上街頭參與遊行,「見到啲學生咁樣一定要出嚟。如果我哋70歲人都唔幫,你叫啲十幾歲後生仔點呢?」

鄧伯原本與區內人士關係良好,當晚的白衣人他亦認得幾個,「有啲住西邊村,有啲住東頭村」。據他所知,白衣人生活休閒,甚少需要工作,閒時會在村口士多聊天,生活如普通村民一樣,並非窮兇極惡之人,「佢哋其實唔係咁壞。當時係受氣氛感染……可能想擦中國鞋,如果唔係咁你為乜咁打人?講唔通」。鄧伯在以往跟隨朋友出席的流浮山飯局亦曾遇飛天南,「傳說中嗰個南哥,見到我哋入去食飯,佢都哥前哥後好好㗎,人係非常之好」。經歷一場7.21恐襲,令他對這位點頭之交徹底改觀,「之後見到佢我都唔望佢,佢打招呼我都唔望,因為我個心好憎佢」。

7.21之後鄧伯對白衣人恨之入骨,希望他們受到法律制裁。然而,被問及會否親身指證白衣人,他坦言不敢,「唔係怕佢哋,係覺得難為情」。就鄧伯7.21當晚所見,白衣人由黑社會﹑南亞人士以及中年村民所組成,「唔係個個都係黑社會,但一定有,唔係咁多」。據他所知,的確是有人默許這場鬧劇上演,「應承咗畀一個鐘,唔好搞出人命就得」。鄧伯推測白衣人事後亦後悔不已,「開頭唔想打到咁,(事後)好多都後悔啦」。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