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傭事件|劉皇發孻女疑不滿外傭先熨襪 涉搶熨斗燙手臂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1 06:00

已故新界鄉議局主席劉皇發孻女劉玉蓮捲入一宗懷疑虐傭個案!受僱於劉的柬埔寨女傭聲稱,工作一個月內從不獲休假,更要日做18小時,5月初她為劉玉蓮熨襪時,疑劉不滿她「熨襪先過熨衫」,以熨斗燙向她的手臂,烙下約三吋長的灼痕,事後反接獲律師信指她誣衊及偷竊。已搬到外傭宿舍的女傭心有餘悸,「不知怎麼辦,很怕留在香港。」女傭一方質疑,警方因劉的身份拖延4個月還未落案起訴。劉及其丈夫離島區議會主席余漢坤否認虐傭,質疑有人自殘「博炒」,「我都唔知佢幾時自己焫(音:辣)傷。」警方將案列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及盜竊跟進。

記者:趙媛媛 林熊 攝影:周子惇 詹家志

23歲柬埔寨女傭阿Ling今年3月底初次出國到港工作,隔離14日後到劉玉蓮位於屯門的居所上班。她透過繙譯憶述,受僱一個月內,未曾與劉起過太大爭執,惟僅小學學歷的她不諳外語,經培訓後亦只能用中、英文單字及肢體語言與人交流,「剛剛過了一個月,互相還未太了解,但僱主有告訴中介,指我工作表現欠佳、偷懶。」

阿Ling指受僱期內不獲休假,每天須工作約18小時,由早上6點至凌晨不停工作,其間手機被收起,「到夜晚12點工作完,休息時才可以取回。」

阿Ling稱,5月7日晚上約9時,她在飯廳使用直立式蒸汽熨斗熨衫,聽從另一鐘點工人指示,先熨好5雙襪子,準備熨衣服時,劉突然走近質問她:「點解你要熨襪先!」再奪去她手中的熨斗握把,示範邊說:「係咁樣熨呀」。

她續稱,劉於數秒後,突然用力將熨斗噴嘴推向阿Ling左臂,她痛極大叫並哭喊,劉隨即着她趕快熨好衣服後回房,「沒關心過、沒查看傷勢。」阿Ling指劉蓄意燙傷她手臂,「就是不滿為何要先熨襪,一怒之下便燙下去,故意的!」

阿Ling表示,她返房後仍禁不住哭泣,當時左臂紅腫及起水泡,持續疼痛,事後更烙有4個大小不一、合共約三吋長的灼痕。她指劉拒絕為其手機儲值卡增值,不能對外致電只能接電話,亦不知手機卡無錢都可致電999報警,故未能即時報警及聯絡僱傭公司。至翌日清晨,她胞姊來電問候,才揭發事件。

僱傭公司職員林小姐(化名)表示,5月9日於老闆指示下到劉住所了解事件,經檢查後發現阿Ling臂上有傷痕,決定報警。當時劉的丈夫余漢坤在旁指可由他報警,「佢話佢識啲咩幫辦(督察)嗰類,等佢嚟call(致電)。」惟等待兩小時後,卻有兩名律師到達,「僱主話佢未call個差人,話要同律師傾先,原來佢一路都拖住,由頭到尾都冇call警察,係咁嗌我等。」

林小姐憶述,向劉提及阿Ling受傷時,她非常鎮定,無要求一同檢查傷口,更稱「我成晚都同邊個邊個傾電話,我根本就冇做過,是但佢(女傭)噏乜都好啦。」對其平淡反應,林感到疑惑,「如果我完全冇心理準備,發現個工人俾人焫過,又唔係自己做㗎呢,一定會好surprised(驚訝),會覺得好奇怪點解會咁樣,同埋一定會走入去睇(傷口)囉。」最終由林小姐報警並陪同阿Ling驗傷治理。

報警5日後,劉向阿Ling發律師信,指她誣衊施虐及偷取財物,保留追究權利。「根本就沒有偷竊,沒拿取僱主任何東西,衣物全都是僱主送的。」阿Ling解釋,她帶走的是最初劉給她的衣物,因她到任前,劉將她所有行李扔掉,「她說家裏地方淺窄,沒有地方擺放,而且怕骯髒。」林小姐亦稱劉曾知會公司,「話會掉咗佢啲嘢,啲衫呀鞋呀都會畀過佢,到時佢走,會買返個喼畀佢。」

「不知怎麼辦,很怕留在香港。」事後立即搬到外傭宿舍暫住的阿Ling坦言,在港人生路不熟,亦沒同鄉可依靠,更不想尋找新僱主,只希望能回鄉,但因案件未解決而要留港,盼早日討回公道,與家人團聚。

事發至今4個月,女傭一方稱已多番向警方查詢,警方指已交律政司處理。協助阿Ling的柬埔寨女傭訓練學校International Easy Reach負責人黃先生質疑,警方因劉玉蓮的身份拖延調查,「覺得點解會拖咁耐,成日都未有結果,再諮詢返agent先知佢身份」,他促警方加快調查。

香港僱傭代理協會主席張結民表示,一般外傭輸出大國如菲律賓及印尼等,當地政府及領事館均會安排課程,助外傭了解香港法律及自身權益,惟柬埔寨外傭人數少,相信領事館未必會有相關安排,「同埋佢哋嘅權利意識薄弱,未必真係知自己個權益喺邊度。」他建議若外傭受虐,應盡快向僱傭公司或領事館求助。

《蘋果》記者在劉玉蓮寓所外守候多時,惟一直未見她現身,於是在離島區議會會議後,向劉的丈夫余漢坤查詢,他否認太太曾燙傷阿Ling,質疑對方自殘「博炒」,「今時今日做僱主,邊仲會做咁傻嘅嘢呀,我都唔知佢幾時熨衫,幾時自己焫傷,但佢攞住個傷痕話係我太太焫嘅。」

余稱未有向阿Ling賠償,「我哋都無做錯嘢,點賠償呢,如果賠償即係承認咗。」強調未有主動報警是因「冇做錯嘢,咁我點報警。」至於阿Ling當日帶走的物品中,有其小孩的衣服與一雙鞋,只有小部份是他們送的衣物。

對於安排阿Ling長時間工作的指控,余解釋,是她事事拖延才每日工作至深夜,「呢啲有苦自己知,佢晚晚拖到好夜,佢自己又唔瞓,又計時間,咁又話(工作)時間長。今日仲有冇僱主想個工人只係瞓五、六個鐘就起身,唔夠精神做錯嘢?我哋仲有咁多小朋友,陣間搯碗湯出嚟,焫親我小朋友仲驚啦。」

大律師陸偉雄指,僱主虐打或襲擊外傭的控罪,視乎虐待手法及傷勢,如傷勢較輕,僱主可能干犯普通襲擊罪或襲擊致造成身體傷害罪,最重分別可判監一年或三年。如僱主用器具傷人,或干犯傷人罪,最高亦可判監三年。

警方回覆指,青山警署5月9日晚接獲23歲外籍女子報案,指被女僱主以熨斗燙傷手,即日獲安排前往屯門醫院求醫。調查期間,僱主亦報稱家中物品失竊,案件暫列襲擊致造成實際身體傷害及盜竊,由屯門警區刑事調查隊第一隊跟進,正等候律政司法律意見,暫未有人被捕。

-----------------------------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WhatsApp 《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 或致電:63836568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