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大裁員|假如我被裁?待宰空姐空少的暴風雨前夕

更新時間 (HKT): 2020.10.18 06:00

因全球爆發武漢肺炎疫情而進入冰河時期的航空業未見復蘇,曾申請第一輪「保就業」計劃並獲發6.9億元津助的國泰,上月11日突公佈國泰航空及國泰港龍不會就第二輪保就業計劃提申請,市場猜測這為大裁員的前奏,伴隨而來的是滿天飛的傳言。原已陷入吊鹽水狀態的2萬名國泰香港員工,遂陷入無止境的等待,只能每天看新聞報導,望盡早得知自己的未來。現國泰的每個消息、每個動作皆極易觸動一眾員工的神經,如本月7日國泰城內空勤人員集合處以圍板劃成獨立區域的相片突然被瘋傳,不少人以為裁員「殺到」,原來有關改裝是為試行「電子健康護照」作準備,令大家虛驚一場。

《蘋果》接觸了多名不同年資的國泰空中服務員,感受到他們在風暴來臨前的徬徨與無助。有人表示即使被裁亦必會再次投考,只因不想放棄當空中服務員的夢想,決心對抗命運;亦有人做足準備另謀高就,甚至準備孤注一擲創業求存;但有更多忐忑如待宰的羔羊的空姐空少,心中十五十六,無奈地靜候着命運的宣判。

記者:郭杏妤 梁德聰 趙媛媛

飛齡僅半年 新丁空姐另謀高就

從事繙譯兩年的Vivian於去年7月入職國泰成為空姐,惟近月的裁員消息四起令她下定離開的決心,短暫的空姐生涯像是做了一場夢。任職空姐是她的兒時夢想,但當初畢業時為了應用本科知識而投身繙譯行業。兩年間經過深思熟慮,為不讓未來的自己後悔,她毅然辭去原本的工作,投考國泰空姐並定下兩年的飛行目標;然而,開展飛行生活約半年後偏偏遇上史無前例的疫情,因收入減半而令其支付的家用亦減半,「佢哋(父母)冇催我要錢,但係我覺得需要負家庭責任,係我自己畀自己嘅目標」。

可惜,自國泰不申請次輪「保就業」的消息傳出,霎眼間裁員傳聞謠言滿天飛,「佢(國泰)講啲嘢其實都係好官腔,冇回應傳言⋯⋯已經冇乜點睇(公司告示),因為都知佢講啲咩,都係啲廢話」。隨着不安感日增,加上對雙親的一片孝心,Vivian終決定「投降」,不管是否在被裁的名單中,她都會在10月中返回繙譯行業。此時此刻回顧短暫的飛行生涯,Vivian坦言:「未飛夠,如果我冇經濟壓力嘅話,我覺得我都會想繼續做。」

在下定決心離開航空業前,她反覆思量,從迷惘到擔憂,擔憂到失望,回歸理性時考慮到航空業的冰河時期不會在短期內過去,苦況或會維持數年。被問及會否認為自己的入行時機不合適,她搖頭道,「如果我嗰一刻冇入行嘅話,咁我真係呢幾年都冇得嘗試去飛,我會更加後悔當初冇去試,再過多幾年,我會覺得我個年紀可能唔適合再做空姐入行嘅年紀」;因此,她反而覺得自己很幸運,因去年7月選擇了「跳出comfort zone(舒適圈)」嘗試實踐夢想,這半年的「飛齡」將成她一生的回憶。

不管是否被裁,Vivian都會回到繙譯行業。

心繫國泰從未動搖 菲裔空姐:望有日終可用廣東話做機艙廣播

26歲菲律賓裔空姐Amanda於國泰航空任職空姐三年半,對於她而言,這就是她的終身事業。疫情爆發初期,她未有想過航空業會受到如此巨大的影響,更未有想像過自己的職業生涯會因而岌岌可危。自大裁員消息傳出後,她感忐忑不安,「好憂慮,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同朋友傾談後更覺憂慮⋯⋯我唔想再睇、唔想再講更多,因為改變唔到國泰嘅決定」。但她近日仔細思量後意志反而更堅定,更誓言即使被裁,日後疫情好轉後也必會重新投考國泰空姐,只為繼續自己的夢想。

她謂航空業是「part of life(生命中的一部份)」,是她自幼已感興趣和沉迷的事物。長大後,她跟隨母親到港工作,認識國泰航空,「當我想起飛行、想起旅遊、想起客機,國泰是唯一會出現在我腦海的,我未有想過任職其他航空公司或國家」。

持香港身份證,但以英文作為主要語言的Amanda一直有個小小的心願,就是終有一天能以流暢的廣東話向乘客作出機艙廣播。倘有天能達到此目標,代表她已成功學會一套新的語言。訪問過後,她請在場記者指導她以廣東話作頭兩句機艙抵埗廣播,其笑聲背後藏着擔心隨時被裁卻心願未了的憂慮。離鄉別井的她以往一星期起碼與母親電話聯絡兩次,但近期身邊充斥着負面消息,因不願影響家人的心情,遂減少與母親聯絡,「我同媽咪講對唔住,我冇打畀你,但係佢話無論係好消息定壞消息,話畀我聽就OK」,母親亦會與她一起祈禱,家人的體諒令她放下心頭大石。

假如被裁,Amanda將待航空業復蘇後重新投考國泰空姐,回到起點續夢。

為同事問卜分憂 空姐占卜師偏不敢窺探自身前程

任職13年國泰航空艙務長Charlene自畢業後便投考空姐,其間從未考慮過轉行。在國泰興盛時期入行的她多年來見證公司的起伏,直言對國泰富有感情,萬一被裁,她指自己會重新投考國泰空姐。在這按年資升職的行業,2007年入職的Charlene等了9年方得升職為艙務長的機會,若重新投考空姐職位,她須由低做起,工資從起薪點計起、重新排「升職隊」,但她毫不猶豫地謂不介意,「因為人唔係淨係搵錢,自己鍾意嘅生活方式對我嚟講都係好重要」。

她於5月底曾接受《蘋果》訪問,形容航空業幾乎完全停滯的狀況為「一件恐怖嘅事」;但經過逾半年的洗禮後,她逐漸對「冇機飛」的生活感到麻木,反更着眼於塔羅牌解惑,並開始售賣自家製的首飾謀生。其後,國泰不申請次輪「保就業」的消息傳出,空中服務員的圈子內更盛傳10月份更表未獲編派航班的員工即將被裁,空空如也的10月份更表隨即重燃Charlene 的焦慮感。

近年,她鍾情於塔羅牌占卜,豈料越來越多同事請她幫忙占卜,直問「會唔會俾人炒」,相比數月前來問卜的人較重視精神上的追求,只問愛情不問工作,上月傳出的裁員消息似乎令不少人充滿危機感。然而,對於自己的去留,她卻不願以占卜窺探,只謂「如果keep得住份工就真係當自己中六合彩咁囉 」。

假如被裁,Charlene將重新投考空姐,由低做起。

棄高薪工作投身空姐界 單親媽賣花茶補貼家庭開支

30餘歲的Bobo是育有一名7歲兒子的單親媽媽。凡事以家庭為先的她大學畢業後任職公關7年,3年前得到家人的支持,為成就兒時夢想由公關轉行空姐。當時的月薪已由近4萬減半至約2萬;現時的航空業劣況令其收入再度減半至約1萬。現時她的收入只勉強能支付家用,自己則必須省吃儉用。眼見航空業一瀉千里,生活水平又大不如前,Bobo理性地為將來作打算,與朋友合作創業開拓花茶生意。

國泰傳出裁員的消息後,她把九月的悉尼班機視為自己的最後一班機,「影返幾張相,着住套制服,記得自己曾經做過空姐」。她未有質疑自己當初的轉行決定,並表示若當初未有入行的話,將來或會為自己的猶豫不決而感到後悔。

假如被裁,Bobo打算全程投入花茶生意,傳遞健康生活的概念。

職場新鮮人停滯不前感迷茫 幸得家人支持指明路

於去年7月加入國泰成為空姐的Jess是2019年的大學畢業生,主修市場學。作為職場新鮮人,她對自己的職涯規劃未有明確目標,當初純粹因「唔想返office工」而投考空姐。疫情爆發後,看着銀行戶口每個月只得4位數字的入帳,她感到不知所措。一方面,看着同儕在其他行業發光發亮;另一方面,自己投身社會後卻停滯不前,她不敢向友人訴苦或埋怨。

疫情爆發令她「冇工開」,收入大減逾半,無法支付家用。幸而,家人給予體諒之餘,亦有建議她再作進修或轉行,「可能想我去讀下master(碩士),或者去報教育文憑」。經過約半年的「飛齡」,她不單感受了不一樣的世界,更看到自己的渺小,因此,她計劃於明年報讀市場學碩士增值自己。忐忑不安的背後,有家人的關懷和支持,令她的不安感逐漸消散,以平常心面對即將到來的裁員風暴。

假如被裁,Jess會一邊兼職工作,一邊預備明年申請報讀市場學碩士。

豁達空少:隨遇而安,順住個勢發展

兩年前大學畢業的Harry,當初抱着「想體驗唔同國家嘅生活、開吓眼界」的心態,選擇入行當空少。受疫情影響,他上一次的飛行已是8月底,收入大減4成。他坦言,已有心理準備被裁,「公司業務(受疫情影響)萎縮得咁厲害,好難會保得住所有員工,裁員只係時間嘅問題」。

主修創意媒體的他指自己任職空少的年資尚淺,原欲做滿3年便轉行,應用其本科知識加入媒體相關的公司,故對裁員一事未有太憂慮,「都係隨遇而安,順住個勢發展」。個性豁達的他未有為將來焦急不安,亦未有慌忙地尋找新工作,現抱着「見步行步」的心態靜待結果。

假如被裁,Harry會尋找音樂串流平台公司工作。

以終身職業為目標 空姐現感茫然若失

而任職國泰空姐5年的Kary則於初入行時視空姐為終身職業,惟疫情令她的收入大減,她遂兼職為客戶作圖像設計,例如設計卡片等等,運用一己之長維持收入。近日不斷有裁員的消息傳出,她與同事談及將來去向,大家均感茫然若失,「當然我都唔想俾人炒,唔希望疫情期間結束自己呢份工作」。

被問及日後的計劃和去向,她表示,「自己嘅資歷有限,只係喺呢個服務業有5年時間,其他工作經驗較少,所以可能喺搵嘅過程先會知邊個行業適合自己」。然而,在尋找工作期間,考慮到生活模式的轉變時,她發現自己很喜歡空姐工作,對於現時的狀況,她欲順其自然交予命運安排。

假如被裁,Kary則會尋找圖像設計的相關工作。

-----------------------------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WhatsApp 《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 或致電:63836568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