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泰裁員 |無懼百封求職信石沉大海 一腳踢捱低薪創業 被裁空姐破釜沉舟拒絕回望

更新時間 (HKT): 2020.11.01 06:00

兩星期前國泰裁員風暴捲走全球逾8,500個職位,其中5,300個香港員工被裁,當外間仍在質疑國泰留下的員工要簽署新約永久減薪並不合情理之際,不少被裁空姐已要收拾心情交還制服,然後欲轉行過新生活的過程,在當前的的疫情及經濟不景下並不順利。有曾作為國泰「生招牌」之一的模特兒空姐寄出逾百求職信仍未尋到工作,驚覺理想與現實差距的鴻溝之闊;有作為單親媽媽的空姐「馬死落地行」營運網上花店,為賺僅約5千元的微薄收入,即使雙手屢被花刺所傷,仍咬實牙筋一腳踢接單送貨。她們逆境中仍不氣餒,只求腳踏實地轉職創出新天地,拒絕回望過去。

記者郭杏妤 趙媛媛 梁德聰

國泰於上月21日正式宣佈重組及裁員時,做法十分「絕情」,大部份員工由被解僱之日開始已不獲安排回國泰城或機場,同日公司只是透過電郵指示被裁員工以順豐速運交還空姐制服,不少資深空姐料不到多年來為公司苦幹,竟換來如此冷淡的分手形式。多名空姐接受《蘋果》訪問時,仍感慨在九宵服務乘客的生活,轉眼已成過去。但更料不到的是,多年以來的「離地」工作環境,與現實職場原來相距真的有如天與地。

前國泰艙務長Nicole自大學畢業後從加拿大回流,並為兒時夢想投考空姐,成功入職國泰,任職期間更多次代表國泰航空出席公開活動和擔當刊物封面女郎,儼如國泰代言人之一,未料兩周前她竟也不幸成為裁員風暴的犧牲品之一。前同事和朋友們紛紛為她感到可惜之際,Nicole指她原已有被裁的心理準備,4個月前已找回13年前應徵國泰空姐時所寫的履歷表,為被裁一刻作好預備;然而,現實往往不盡如人意,她至今已發出超過100封求職信,卻依然未能覓得合適工作,充份體會到理想與現實的分歧之大。

Nicole憶述她曾應徵一間公司想做正式市場推廣工作,但對方卻回覆指望她以網上直播方式,粉墨登場做水貨手袋的推廣,令她難以接受;她也曾應徵餐飲業工作,但僱主卻希望她擔任恍如「歡樂小姐」的工作,專招呼貴客,更要求每周工作6天,每天工作12小時,純以貌取人的工作令她難以接受;大學主修經濟的她,亦曾嘗試在補習社擔任兼職補習教師,但她卻發現職場文化與自己想法南轅北轍,像她難以接受以責罵方式教導學生,但同事卻視責罵為有效教育方法,令她終黯然離職。

Nicole重新檢視自己後發現,自己雖然有13年空服員工作經驗,但在其他範圍卻欠經驗,不單欠缺一紙專業證書,也未裝備好職場常需要的實用技能如電腦技術,令求職屢碰壁。她於是立下決心重新出發,先由找專家去修定好自己的履歷表開始,然後再趁失業有空閒時間,購入大量自學書籍,由教見工、教開網店的書都有,祈求藉進修自己增值增加職場技能,腳踏實地實現轉行的目標。

但她坦言覺得不少傳統實體行業都因疫情而蕭條,她暫打算先以經營網上健康食品店以及用自己做MODEL拍攝婚妙照及做介紹,望能在網上先闖出一條新路,為將來經濟復蘇做好準備。

一腳踢創辦花店不計較月入僅五千 單親媽媽空姐馬死落地行追逐插花夢想

「再見,我的初戀跟你一起也不枉」,從事空姐12年的Erica同樣自畢業後加入國泰,她把國泰形容為初戀。曾作為工會理事的她表示,自去年反送中運動期間,國泰出現白色恐怖,便有感這「初戀」變質;故得悉被裁後,她不感可惜,更全程投入自己開設的花藝設計工作室業務,咬緊牙關望殺出創業血路。從選址、裝修、購入花材、花藝設計、宣傳、紀錄訂單,以至親自送花及為清潔清潔等,Erica皆「一腳踢」處理,毋懼「馬死落地行」。由昔日的柔弱空姐搖身一變成為「有開工無放工」的女強人,Erica更是一名單親媽媽,她更期望以身教向6歲女兒「小豆」示範,如何在逆境中求存。

但要一腳踏開網店賺錢實不容易,記者陪伴Erica工作一天,發現她全日行程緊密,根本無休息時間。每天早上約十時,她會按照當日訂單到花墟選購合適的鮮花,再回到工作室插花和為花束加工,然後待客人前來取貨或自行送貨,其間須打掃工作室和不時拍攝作品上傳至社交網絡維持曝光率。很多時她工作忙至連坐下用膳的時間也沒有,「食兩隻蛋,啪個牛油果,咁就捱大半日,一定唔會暈」,直至黃昏完成最後一轉送貨後,她仍要到娘家接回女兒。

她回想過去12年的空姐生涯,上班時間彈性、離開飛機後亦可真正休息,但今時今日卻須24小時無時無刻惦記著花店業務和不時回覆客人查詢,可謂「有開工,冇放工」。看似美麗的插花工序,艱苦卻不為人道,因除了不時會被花刺弄傷手,部份鮮花亦會分泌出刺激皮膚的黏液,故每天忙於插花的她,一雙玉手即不時受傷或皮膚受損致變得粗糙。難堪的是,撇除了租金等成本,尚未上軌道的網上花店現時收入有時每月不足5,000元,難以支撐 Erica及年幼女兒生活。為了減省支出,若送花地址與太子花店接近,她便惟有自己親自步行去送,令工作更忙。

為節省支出,Erica更要把自己升呢成裝修師傅,記者採訪時,即目擊身材嬌小的她自行往附近的裝修店把數桶沉甸甸的油漆抬回工作室,更厚臉皮地向老闆借把木梯,順道請教髹漆及鏟灰的裝修程序,以求DIY,幸得到善心師傅上門示範。她很快便明白自己鏟灰遇困難,部份原因是先天因素如自己身高不及高大的師傅,但她沒有因此自怨自艾,反而咬緊牙關前後花了3天不分晝夜留宿工作室,終自己一個初步批盪和抹灰,做到自食其力。

記者問她何以如此困難仍堅持營運收入不高的花店生意?她解釋是因這是自己的理想。原來她任職空姐期間曾周遊荷、法、德、美等多國,跟隨當地花藝大師學習插花,可謂花痴,故她夢想終有一天可憑創獨門手藝與風格自力更新。

最令Erica這單親媽媽感動的是,不單是母親支持自己創業,連她年幼的女兒「小豆」亦樂見原任職空姐媽媽轉行,更不時甜絲絲慰問 Erica為她打氣,「媽媽唔使成日飛來飛去唔見咗(就好)」,成為 Erica 奮鬥的動力。

驚覺不懂中文打字難任文職 待客經驗老到女後勤欲轉職婚禮統籌師

裁員風波中,在國泰航空任職後勤工作逾10年的Natalie,縱然工作經營豐富仍難被裁一劫。她指自己其實由地勤CHECK-IN,到管理人員,甚至服務頭等艙客人的工作都做過,自覺工作算是得心應手。但被裁後,她卻發現原來自己的學識有缺憾。例如她被裁之前原已意識到危險,故曾自費報讀電腦課程增值自己,但被裁後欲搵工時,她卻發現原來不少文職工作均把中文打字列作必要技能,不懂中文打字的她遂一度感徬徨。幸後來得悉有婚禮統籌師Tim Sir主動開班,免費教授前空姐空少相關的業界知識,她遂「膽粗粗」報名,望可用自己的人際溝通技巧,在婚禮業界創出一番事業。

Natalie雖為單身,沒有辦婚禮經驗,但考慮到自己過往有處理突發事故和客戶服務的經驗,故她有信心自己可以勝任婚禮統籌師一角,因而報讀該課程。但其實現時婚禮業亦受到疫情打擊,例如出席人數嚴重受限制,收入難免受影響, Natalie坦言已有心理準備,「所有嘢(可能要)由頭嚟過,收入低嘅階段始終都要經歷」。

但無論最終是否能成功轉行,Natalie及其他被裁空姐,指都非常感謝近日像Tim Sir以及不少其他向被裁國泰員工雪中送炭提供職位空缺的公司,「真係多謝好多好心嘅人出嚟幫我哋,令我覺得我地都唔孤單嘅」。而受訪空姐共通的想法,便是日後縱航空業復蘇,也無意重回這行業,她們認為即使轉行之路再難,仍希望可用空中服務員生涯中學會的招牌笑容去克服逆境,「無論幾差嘅situation,我都仲可以笑着面對!」

國泰作為全港最大的僱主之一,迎來史無前例最大規模的裁員。疫情打垮各行各業,航空界首當其衝之外,有人憂慮其他企業裁員,甚至倒閉的消息陸續有來。維生的飯碗、理想的生活模式、個人成長⋯⋯人人的需求不一,邁出的新路向自然不同。Nicole、Erica和Natalie皆表示不考慮吃「回頭草」,有人解釋是因對公司感到失望、有人指未能接受重新投考須由低做起的工資,三位「前同事」現各行各路,只冀跳出舒適圈後揭開人生新一頁。

-----------------------------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WhatsApp 《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 或致電:63836568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