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欺凌|24小時on call肚屙唔畀放病假 私人司機受情緒困擾申工傷被拒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2 00:02

職場上不時有僱員因人事問題而被針對及排斥,有工友啞忍多時,出現失眠、渾身乏力等精神創傷的徵狀,需長期食藥求醫,影響日常生活,甚至萌生死念,最終向勞工處求助,但被指舉證困難,無法批核工傷申請,大感無助。工業傷亡權益會批評現行勞工法例落後,精神創傷未被列入職業病名單,難以保障僱員權益,令受創僱員遲遲未能獲適切補償。

刁難侮辱扣人工樣樣做齊

任職私人司機的林先生於2008年入職,負責接載不同人士出入,每日工作十多小時,任勞任怨,甚至同事深夜下班,他亦會開車送同事回家。直至2013年妻子出現子宮瘤及淋巴問題,他希望能夠準時收工,回家照顧妻子,只好將同事載到附近轉車站,詎料不獲上司諒解,更出言責備:「你係冇開工時間,亦都冇收工時間!」

事後上司開始刁難林先生,將他每日取車地點由太子調到西環,強迫他短週上班,甚至他腹瀉希望休假一天,卻遭對方拒絕,並要求他當天不停跨區接送,做足十多個小時,最後因急剎車扭傷頸部,需休息數天,惟他遞交醫療保險申請時又再被刁難,令他情緒激動暈倒,傷及尾龍骨,「佢(公司)話我唔係工傷,叫我寫咗紙仔畀佢,講我唔會搞工傷,我話我係唔會寫。」

雖然勞工處介入事件,但公司一直不肯發還林先生的尾龍骨診斷證明及收據,令林先生無法與勞工處代表見面,其後他更被調職至辦公室助理,繼續被針對,甚至被剋扣約2,000元工資。他向上司追問事件,惟對方態度敷衍,聲稱全不知情,「畀人蝦、畀人笑,當眾話我冇用,仲話『你而家冇司機做,係公司先肯收留你』」令他萬分委屈,難以釋懷。

林先生難以忍受公司的人事問題,最後於2019年離職,並求助勞工處及法援,不過對方指舉證困難,加上公司無人承認責任,難以證明他因工作而出現精神問題,無法批核工傷申請。現時他們兩夫婦靠綜援過活,林先生腰頸仍經常疼痛,亦需服食精神科藥物,坦言曾萌生死念,與家人同歸於盡,「唔知講咩先叫啱,咩先叫錯,我咁大個人都唔識分而家」。訪問期日,林先生仍大感委屈,明明因公司安排失當受傷,但無人還自己公道,不斷噱哭,桌上紙張都被他捏得皺成一團 ,難以釋懷。

難抵壓力 萌輕生念頭

芳姐在大型公司任清潔工十多年,表現一直非常理想,得到上司讚許,至2018年,她因丈夫患癌婉為由,拒絕新上司彈性工時的要求,其後被3名管理層輪流針對,更被指罵:「你係個清潔工,唔可以有平等待遇」。芳姐其後向勞工處及平機會求助,得悉公司已違反合約,觸犯家庭崗位歧視條例,惟丈夫卧病在床,兒子仍然在學,她為保住飯碗,決定息事寧人,高層亦親自向芳姐道歉。

芳姐以為事件告一段落,但新上司替她進行工作評核時竟填上負評,令她深感不忿,由於評核直接影響工資,芳姐的精神壓力倍增,開始出現失眠、手震、渾身乏力等情況,經轉介下求醫專科精神科。

其後她正式向勞工處申請工傷賠償,在等候判傷結果的9個月間,芳姐仍繼續被針對,令她身上長出大量風癩,既痕又痛,甚至一度在工作期間嘔血,未知原因。去年9月,她因病需請假一天,但上司只批半日病假,又要求她做抹窗等危險工作,曾有同事不屑上司的針對行為,替她出頭,卻惹來指責,令芳姐感覺連累別人,「如果過去一年我做得唔好,你應該要提出,叫我點跟你指示做,而唔係千方百計煮死我」。

芳姐更憶述,其中一位上司誣衊她打爛水杯,疏忽工作,令她覺得孤立無援,想一死以示清白,幸得同事阻止,及時將她送院,阻止悲劇發生,「喺呢9個月好辛苦,佢哋依然用佢哋嘅方法打壓我,無理取鬧,明明有啲嘢唔關事都要入我數」。最後勞工處批核芳姐的工傷申請,她成功以精神受創得到賠償,繼續留在公司工作,而涉事三名涉事管理層被調職,成為極少數因精神創傷得到賠償的個案。

法例落後舉證程序困難 僱員未能得到援助

工權會總幹事蕭倩文表示,職場欺凌導致精神創傷非常普遍,但受影響的僱員不懂向外界求助,加上現時保障僱員的法例落後、舉證程序困難,往往令僱員未能得到援助。僱員要成功申請工傷賠償,亦需提交大量證據,證明精神創傷由職場問題所致,舉證難度較高,「因為冇一個單一關係,係唔係完全由於職場欺凌、僱主上司對下屬有問題而引致情緒困擾出現呢」。

國際勞工組織早於2010年將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TSD)列入職業病單名內,惟香港勞工及福利局仍未跟隨相關標準,修訂合時的《僱員補償條例》,現任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更於2019年表示,國際未有公認的準則或醫學證據,證明工作壓力會直接引致某一種精神病或情緒病,暫未有考慮把精神創傷納入職業病。

蕭倩文批評法例落後對僱員保障非常不足,又指勞工處是否願意深入調查,需視乎證據是否足夠,以及僱主的配合程度,而且亦無統一的處理方法。她指芳姐的僱主一開始不承認事件,但經深入調查後,又有資料及理據證明有單一關係,指她因職場欺凌引致情緒困擾,才能成功獲得賠償,「男事主(林先生)比較複雜,因為牽涉肉體工傷嘅問題,之後出現情緒困擾,喺咁複雜環境下好難證明單一性,同埋僱主由頭到尾都反對事主指控,勞工處收集的資料亦非常有限」。

勞工處表示,根據《僱員補償條例》的規定,僱員若在受僱期間因工作遭遇意外事故以致受傷,僱主在一般情況下須負起《條例》下的補償責任,視乎意外事故的個別情況,僱員受到的損傷,可包括肢體損傷、器官功能損傷和精神創傷等。

-----------------------------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Signal 63836568、WhatsApp 《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

或致電:63836568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