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螺灣又封村|遮路牌封路阻往大樟樹 村民「溫馨提示」趕遊客

更新時間 (HKT): 2021.03.01 00:51

大嶼山沙螺灣村去年10月「封村」事件仍未解決,村內著名景點大樟古樹再成籌碼。有行山客1月底到沙螺灣村觀賞古樹時,發現通往古樹唯一的小路以「工程」為由,被人用路障封閉。其實城規會早於今年1月8日早已刊憲,將該處納入《沙螺灣及䃟頭發展審批地區草圖》,以保自然生態及避免有人「不適當地改變用途的情況」,變相阻止村民的封路舉動。記者於1月底及2月中再到現場視察,發現路障雖然已撤走,不過村民卻變招,親身在這條必經之路有默契地作出「溫馨提示」,要求行山人士離開,行山人士依然未能觀賞古樹。

行山客呻郊遊無路

自2013年起,沙螺灣村多次落閘封路,而最新一次為1月22日,行山客到場發現「摸門釘」,因而揭發沙螺灣村居民無視刊憲再度封村。

《蘋果》讀者Peter(化名)1月22日下午約4時,他與友人由深窟沿東澳古道返回東涌,途經沙螺灣。因為當地有兩棵大樟古樹,Peter偕友人遊覽,未料發現通往古樹的唯一小路,竟被人用水馬及卡板封路,上面寫上「前面工程,不得通行」。而旁邊寫有「沙螺灣大樟樹」的指示牌,亦被人用紅色膠袋遮掩。

由於當日非週末,行山人士不多,故未有太多遊人敗興而回。Peter遂問村民原因,但對方以「你自己問村長」敷衍了事。「旅遊局都有介紹,如果話係村長自己封,佢有冇授權、理據?」Peter直言可惜:「我覺得呢個係香港人嘅財產,唔能夠私人圍封,喺裡面任意做任何嘢都得架啦!」他又指,該路段鋪好石級兼有扶手,相信是政府建設。而據他所知,附近已經沒有民居,只有一間荒廢的村校。大約兩個月前他到訪時,小路仍然通行。

另外行山經驗達10年的莫先生,是行東澳古道的常客,他1月底遇到同樣情況,並指今次非第一次。他指當地村民一向友善,理解他們「封村」是為保護家園,亦是迫使政府回應生活訴求的手段。不過他認為,剝削其他人的道路使用權利,就似乎不太恰當:「呢個係佢同政府之間個問題,市民未必清楚入面詳細情況,(封村)做籌碼同政府BARGAIN,我哋係變咗受害者。」他解釋,該路段為前往古樹的必經之路,如要在山林另辟蹊徑前往則非常危險。

記者於1月31日及上月17日先後兩次前往古樹封閉小路視察,發現原本的路障已被撤走,不過卻換來村民在現場「打躉」,逐一勸喻行山人士離開。記者首次前往時,多達四五位村民阻擋,當時記者一度與對方理論,但最終亦不獲放行;記者再一次前往,雖擋路陣容不及首次,但仍有一位文姓村民對記者指,「封咗架啦,因為疫情暫時封咗!」後來記者表明身份,只僅需前往閘口位置拍照,他才願意陪同記者,前往大樟古樹。

村民訴說落閘苦衷

《蘋果》向沙螺灣村女村長李秀梅,以及二澳村村代表龔學成了解,兩人均表示落閘封村有箇中原因:一條打通鄉村至東涌及大澳的行車路,政府竟拖近40年。李秀梅大嘆:「可以話你知,我哋都唔想搞到咁惡劣!」

兩人居於沙螺灣村多年,一直受交通問題困擾,加上自遊客大量湧至,更不勝其煩。村內多次要求政府改善交通,惟民政總署一直「耍太極」;另一邊廂政府又大肆宣傳東澳古道,故引致村民再次封村抗議,希望迫使政府正視。

兩人聲稱,沙螺灣村有400多年歷史,大部分是私人路,而路段都是由前人建設而成。村民一直受交通不便困難,早已要求政府修建行車路接駁大澳及東涌。兩人批評政府一直拖延,無意改善交通問題,有感被政府欺騙多年。

他們又指有大量不自律的遊客在村內行為不檢,忍無可忍再次封村。「其實開始時我哋都好客氣,解釋係私人地方所以上唔到。」龔學成指遊人即二話不說指自己是村霸、是賊。他稱有後生仔出言不遜:「呢啲咁嘅阿叔,同佢講咁多做咩呀?打佢啦,」疫情後,村民擔心大量遊客造成播毒風險,又稱假日週末就會看到滿地口罩,憂慮「外人帶病毒入村」,所以更希望阻止遊客內進。

而每次當有遊客投訴封路,兩人形容政府就做大龍鳳,但村民多年的訴求,卻視而不見,態度兩極。龔學成非常惱火:「點解你要用高壓手段?我哋要圍封我哋有使用權嘅土地,你就要用高壓手段,搵5、60個防暴嚟拆。」他指到場警員均配備盾牌及胡椒噴霧,質疑做法誇張。

城規會刊憲阻封村

面對村民接連舉動,城規早於今年1月8日刊憲,公佈《沙螺灣及䃟頭發展審批地區草圖》。表明因要停止影響自然環境及鄉郊特色的工程,同時阻止「違例發展入侵」,以及避免再有擴闊道路、削坡等「不適當地改變用途」情況出現,所以有迫切需要制訂發展審批地區圖,並作臨時規劃管制。

至於今次落閘位置及前往大樟樹的部分路段,均屬《沙螺灣及䃟頭發展審批地區草圖》的涵蓋範圍,城規會表示,地區納入草圖之後,所有用途或發展,都必須遵守有關法例,以及政府土地契約條款規定。否則規劃事務監督可以引用《城市規劃條例》,進行執行管制程序處理。

地政總署證實前往古樹的路段屬於官地,如勒令清拆不果,可以根據條例檢控。離島地政處人員本月初到場視察,未發現雖有障礙物,但如有發現非法佔用官地情況,會豎立告示牌勒令停止佔用。而限期之內對方未有清走障礙物,部門安排清拆之餘,有足夠證據更可根據《土地(雜項條文)條例》提出檢控。漁農自然護理署則回覆,1月27日發現通往樟樹的道路仍有路障,但古樹範圍未有違規工程,樹木亦生長正常。

環保觸覺項目主任劉加揚解釋,《草圖》是區內規劃的大方向,但並非完全對村民不利,事關《草圖》還要經過規劃處諮詢公眾人士,才落實成為《大綱圖》,而《大綱圖》亦容許在現有發展上改變用途,村民可循諮詢途徑申訴,避免再採用極端手法爭取其權益。

離島區區議員李嘉豪批評村民封村做法不理想,如在官地擅自加設鐵閘、障礙物阻礙通道的事件重演,則難以接受。李認為,如村民認為遊人為村內帶來滋擾,應向有關政府部門反映,而不是擅自封路。

-----------------------------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Signal 63836568、WhatsApp 《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

或致電:63836568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