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助無援|童年遭母虐打趕出家門 從無埋怨任何人

更新時間 (HKT): 2021.04.11 06:00

「我係慘,但唔係最慘嗰個」,阿曼談起自己的坎坷前半生,多次激動落淚,抹過眼淚卻又破涕為笑。獨居於公屋單位的阿曼,雖然同時患有兩種罕見病,與家人不相往還,與愛貓相依為命,住所倒也整理得窗明几淨。她明白,儘管遭親人唾棄,自己還是要爭氣。

42歲的阿曼,患病前任職客戶服務文員,月薪萬多元,足夠她維持基金生活。約13年前遷入一人公屋單位,結束十多年居無定所、寄人籬下的無助歲月,這200多尺的小天地對她而言已是天堂。

「你愈要我喊,我就唔喊!」阿曼對童年時期的記憶,大抵只有被施以不同形式的虐打。那些年,阿曼母親總會襯丈夫外出上班,以衣架向阿曼施以體罰,「對住一個位不停打,冬天打到出火花,阿妹喺度喊,叫阿媽停手」,童稚的心難以理解被責難的原因,更不懂為何被打的只有自己。

「舅父知我咁慘,一出院就黎接我去阿婆度」。那一年,阿曼就讀中二,滿以為自此逃出地獄,豈料,擺脫肉體折磨後,是言語暴力。外婆獨自養大十個子女,當時仍要靠清潔、穿膠花等支撐部分不成材女兒的生活,已難以負擔阿曼的生活,「話我晒米飯,我都唔想用佢錢,試過去酒樓後巷執冷飯菜汁」。最終,阿曼寄居數月後重返父母家中。

阿曼形容,每天打開家門猶於走進地獄,直至15、16歲中五畢業,阿曼投身社會任售貨員,月薪6000元,捧上一半作家用,卻遭母親嫌棄「阿媽叫我列晒所有支出,再篤計數機逐樣扣,有剩要畀晒佢」。即使乖乖捧上金錢,惟阿曼最終亦遭逐出家門,被安排從九龍搬到元朗與陌生家庭合租,惟數月後,因該家庭獲派公屋搬走,阿曼的居無定所生活正式展開,先後投靠多名親戚,十多年來搬屋約8、9次。

某一年的中秋節,阿曼正寄居於慈善機構的中途宿舍,「放工返到去,宿舍無晒人,原來即使大家經歷有幾慘,都有屋企可以返,除咗我!」那一刻,一股無名的憤怒湧上心頭,阿曼隨即致電多年未見的父親,電話甫接通,阿曼即時將多年來的鬱結、怒火全數吐出,換來僅父親一句「對唔住」,「即時醒咗,點解我要鬧佢?佢都冇打我!」

想要被愛,更想追求家的感覺,少女時期的阿曼無間斷地戀愛,最終明白最可靠的只有自己。為了追求更大的安全感,阿曼拼命工作,日間當銷售員,晚間到餐廳洗碗,日打兩份工的生活持續一年多,最終因過勞於街頭暈倒被送院,「我問醫生,有冇藥食咗唔駛瞓?因為我想打第三份工!」

2018年首次確診罕見病,阿曼躺於病塌3個月,胞妹及母親僅曾探望一次,母親拋下的一句話,烙於阿曼腦海,「佢話『你可以喺我度食,其他嘢唔好問我』」,這是母女倆最後一次見面。

訪問至此,記者不禁好奇,阿曼的人生中,是否存在支持者?「你咁問,我先發覺原來係冇」,胞妹於公立醫院任護士,已組織家庭,多年來,兩姊妹僅靠電話聯繫,最近一次是3周前。

「醫返好個病,最想幫隻貓body check,係咪好傻?」,談起十歲的愛貓,阿曼終於笑開懷,是訪問中唯一讓她高興的事情。「我從來無怨任何人,只係怨命運!」家暴、居無定所、失業、患病,不少人活一輩子也不會經歷的事情,於阿曼身上接連上演,屢次打擊煉就強大意志,「我係慘,但唔係最慘嗰個,有人出世夭折,有人無手無腳」。命運,不存在公平,正如社會,並沒有公義。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Signal 63836568、WhatsApp 《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

或致電:63836568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