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庭故事|共青團大媽變送暖師 「要年輕人知道佢哋唔孤單」

更新時間 (HKT): 2021.04.30 06:00

中年大媽模樣的劉姨姨,聲大大一口鄉音,存在感十足,完全切合基本藍絲人,她不諱言自己曾是共青團,後嫁到香港經營小生意,卻是「為民主為公義」的中堅分子,不忘每年支持六四、七一遊行,更出錢出力支持年輕手足。自3月起,她的戰場由街頭轉戰至警署、法庭,甚至監獄,漸漸由旁聽師、送車師,進階成為送暖師。

「我哋現在的戰場喺呢度,反送中的戰場就係喺呢度。」西九裁判法院門外,劉姨姨如是說。3月中旬,傳媒鎂光燈捕獲了劉姨姨的身影,她除了旁聽鳩嗚團好友肺癌漢吳應武的審訊外,亦會穿梭其他手足案件的法庭,忙個不停。

陪伴左右 照顧手足生活所需

回想四、五年前首次踏足法庭,劉姨姨至今仍記得當初的憤慨,「我第一次上法庭,就係魚蛋革命有個後生仔上法庭,麥子晞同梁天琦佢哋第一次上法庭,佢(麥子晞)連律師都冇, 被判刑時先十幾歲。」那刻她才驚覺年輕手足在精神和金錢上需要幫助外,她還可以提供其他支援,至少可告之有法律援助這回事。

查實送暖師絕不易為,畀零用、請食飯、以及訂私家餐予在囚手足,出心出力,又不時陪手足到警署報到,到法庭打氣送暖,安慰審訊手足及其父母親人。多年來她出錢出力,即使經營的小型旅行社因疫情關係停業超過一年,在零收入下也盡量幫助這些年輕手足,估計至今已花費了10多萬元。佔中期間,她由初時買飯盒,到後來資助100、200元車費,「見佢哋無錢買八達通,好唔方便,就幫佢哋買」,甚至在半夜幫助年輕人召的士回家。

好事不留名,劉姨姨說不需要回報,她視這一幫年輕手足都是香港光榮歷史,更是英雄、理想主義者,對他們的遭遇深感痛惜,加上她曾在抗爭前線受過年輕手足「關懷」,更令她全心全意力撐年輕人,「我最感動就係啲後生仔講『姨姨你過去啦,等我啲後生仔嚟啦』,唔識啲後生仔都會咁樣。」

採訪當日,她在西九裁判法院聽訊後,碰見幾個相熟的年輕手足說要做送車師,劉姨姨便陪伴在則,同嗌同叫,直至所有囚車離開後,就請手足們去食放題,以飽吃一頓作為這艱苦時刻的些微慰藉。飯後在西洋菜街,劉姨姨又碰到一位在魚蛋革命中被判暴動罪出獄半年的手足,得知他有困難,又即時掏荷包請他食飯。

關懷手足之餘,在庭外也見她向被捕手足家人送暖,「佢哋(家長)有時覺得坐監好冇面」,她努力開解,只望手足家人別再埋怨責罵。就如她在通宵佔領金鐘時認識了樹仁大學前學生會會長楊逸朗,有次她到庭為他打氣,更以習近平父親作例子來安慰楊逸朗媽媽,直說:「習近平爸爸都坐過監,為公義又唔係偷又唔係搶,係為理想,你個仔係為理想,為香港爭取香港理想制度」,見楊媽媽堅定了信念,慢慢由負面變得為兒子感到驕傲,大家都鬆一口氣。

“重要係香港人唔好讓佢哋心淡。”

劉姨姨深信手足們會在香港抗爭歷史留名,故她每在法庭碰上懷疑人生的手足時,都會予以最大鼓勵,「我次次都同佢哋講,如果要坐監希望唔好太難過,你係為爭取公義,係光榮的。」

在這場抗爭中,送暖師有意義嗎?劉姨姨堅定眼神說明了一切,「第一自己良心過得去,第二對政治犯係一種安慰,起碼讓佢哋唔要灰心,唔要覺得失望,唔會覺得點解香港人咁樣,佢哋自己為公義出嚟被拉,到現在好似被拋棄咁樣,我要等佢哋知道佢哋唔孤單。」

如今劉姨姨每次談到年輕手足仍然滿腔熱血,「希望更多人關注因為抗爭入獄,出獄不久又被捕的無名抗爭者。」現時在各大法院法庭,不難找到她的身影,且偶爾仍會到西洋菜街荷里活商業中心外鳩嗚團盤踞地流連,被問到香港的年輕人會成功嗎?劉姨姨將聲線放輕,目光望向遠處嘆謂﹕「都唔知幾多年,都唔知佢哋點堅持,重要係香港人唔好讓佢哋心淡。」

憑反洗腦技巧 化戾氣為猶豫

在共青團洗禮下成長的劉姨姨,深知共產黨十分重視思想工作,因她在移居香港前曾在內地一間國營石油企業做宣傳部,說穿了是就是做洗腦工作,一味唱好歌舞昇平,故她深諳宣傳威力,亦知共產黨要緊抓宣傳大權。

過去在抗爭現場,她會用獨門反洗腦技巧,令被罵「X你老母黑警死全家」的警員化戾氣為猶豫,棒下留人,「有人被拉或者差佬衝過去,我就即刻去到講,『阿Sir佢都唔係鬧你,佢係鬧暴政鬧政府』,我話你唔想香港好咩,我哋大陸過嚟好驚,我都係睇香港有自由,我唔想睇香港變咗大陸」,劉姨姨正以微小的力量來實現她認為的共產黨初衷。

因身份受歧視 由魚蛋破誤解

抗爭運動中,劉姨姨由旁觀支持到參與,她一路走來卻面對不少歧視誤會,如2014年撐佔中卻被誤當細作,被生日歌聲圍剿致狼狽而走,卻從未遷怒港人或怪責年輕人,及後她又成為網路上「移民罵警察」片的主角,成了抗爭運動忠實支持者的象徵人物,近年更晉階成為送暖師。

劉姨姨指黃藍政見在不少家庭中產生嚴重磨擦,造成了巨大鴻溝,很多手足寧可獨自承受,也決不在家人前悶哼半句,賢仔就是其中一個,劉姨姨日前特意陪他到警署報到,賢仔坦言感激她,「識咗劉姨姨好耐,佢幫過好多人。」

感動同路人齊送暖

劉姨姨說要跟年輕人建立信任關係絕不容易,「在魚蛋革命時,見多了(賢仔),我成日畀佢車費,100元200元咁畀佢,叫佢食飯,信任慢慢建立起來,第二次又請佢食嘢。」之後才可陪他上法庭、去警署報到,「有日碰到,佢跟我提起要去警署報到,我驚佢有去無回,就陪佢去」,心靈支持對年輕手足來說最為重要。

知道賢仔生活有困難,現時僅日食一餐,劉姨姨特意請賢仔及另一位手足食放題,她怕年輕人怕醜斯文,在整頓飯中劉姨姨不停幫他倆點食物,刺身、黃金蝦、羊架,怕招呼未夠周到。

另有一名14歲手足,他2019因反送中活動而在兒童院待了三個月,去年7月31日他在太子被拉,急需保釋金3,000蚊,「我收到訊息,當時已經11、12點,我就教佢媽媽將6歲個仔從床上拉起來,抱着幾個月大的BB女,教佢溫和地用親情去感動警察。」因這手足一家全靠19歲哥哥做外賣員來養家,保釋金拿不出來,後在劉姨姨教路下,才可以500元保釋金了事。

劉姨姨對年輕手足們的義助,同樣感動另一遠在美國的姓陳送暖師,他跟劉姨姨相識於佔中運動,同樣支持這班抗爭年輕人,他們多會分攤金錢資助的支出,大為減輕了將近一年沒有收入的劉姨姨的擔子。

不忘初心 盼民主公義得彰顯

在共產主義薰陶下成長的劉姨姨,父親是共產黨員,可謂根正苗紅,有趣是她自從由深圳嫁到香港後,卻又支持每年的六四、七一遊行,甚至佔中、傘運、魚蛋革命及反送中運動也參與其中,後半生與前半生完全顛覆,但矛盾中又看似合情合理。

「真正的共產黨教育,係為民主為公義,唔怕流血唔怕犧牲,呢啲係真英雄,其實我細細個係受呢啲教育,現在共產黨佢哋何以忘記咗共產黨初衷?」劉姨姨中學時已經加入共青團,父親是黨員,弟弟亦在內地打政府工,劉姨姨可謂從小就飲黨的奶水大,直到在海南讀大學時,北京發生六四事件,當時的劉亦響應這場運動,在學校老師帶領下包圍省政府,至今記憶猶新。來到香港後,她深深感受到自由氣息的可貴,也不需要事事有無形之手在幕後操控,可以按自己意願行事。

有多年採訪中國新聞經驗的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呂秉權對於共產黨為民主為公義的說法,他直指是理想化版本,「當共產主義傳入中國的初期,1949年建政初期,容納了一班知識分子在領導層,後期反右、文革,共產黨對於這種比較民主、追求無私公義理想的人,做了一系列鬥爭,今時今日,仲有些人覺得早年共產黨的理想,在他心目中仲喺度,某程度是留戀這諗法。」現在共產主義已變成實用性,以走向富強為重點。

「佢講的民主,並非我們普世價值認為的民主,他們的民主是基層的民主,有限度的民主,要協商的民主,並非透過選舉、全民民主去達到,是相當有限度的民主。」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Signal 63836568、WhatsApp 《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

或致電:63836568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