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兩歲仔換肝20日後死亡 父母轟醫生低估病情 媽媽:好掛住你 望天家重聚

更新時間 (HKT): 2021.05.09 06:00

「澤澤,媽咪好愛你,希望可以同你喺天家重聚」,今日是母親節,子女們都會趁這天,為母親獻心意。然而對於澤澤媽來說,今年母親節卻只剩悲涼。患有先天性膽管閉塞的2歲男童陳澤彥,3月1日獲父親捐肝,於瑪麗醫院成功移植,陳家滿心期待重獲健康的澤澤出院。豈料,澤澤於轉往兒童外科病房後,病情急轉直下,多次嘔吐、發燒及精神不振,其母多次向醫生求助皆遭冷待。醫生於16日為澤澤開肚檢查,始發現他出現腸黏連及小腸打結,可惜澤澤已因細菌入血出現敗血性休克,最終令多個器官衰竭,於換肝後第20日死亡。澤澤父母質疑,瑪麗醫院兒科病房醫生錯估澤澤病情,多次以「睇定啲」作推搪,令其子錯過黃金治療時間,要求院方徹查。瑪麗醫院其後回覆查詢,僅就3月16日凌晨當日,主診醫生未有即時到場致歉。

「我應承過澤澤,要勇敢生存,好好照顧家姐」,今年的母親節,一家四口的陳家變成三人,幸福畫面已成追憶。手術後,澤澤爸腹部留有約5吋長的疤痕。他曾以此疤痕為傲,惟如今澤澤只成追憶,失去愛兒的痛苦永久烙印於身心上:「我一路都以為,做完手術我個仔就會好返。」

獲父親捐肝

2018年4月出生的澤澤,患有先天性膽管閉塞,出生59日便於瑪麗醫院進行肝腸脗合手術,切除膽臟,並將小腸直接駁到肝臟。當時醫生解釋,三分一患者可完全康復,三分一人需再進行同樣手術,最嚴重的三分一人後需進行換肝手術,陳家當時沒預計,愛兒將最嚴重群組的其中一人。

兩年多來,澤澤每月數次進出醫院覆診、抽血、打針,由於澤澤同時患有食物敏感,亦因切除膽臟不能進食油膩食物,因此父母一直不敢帶他到外地旅行。

去年11月,澤澤的抽血結果顯示,肝酵素居高不下,需要換肝保命。澤澤爸毫不猶疑決定捐出自己部份肝臟救愛兒,當時澤澤媽略感猶疑遭丈夫勸服,「3個月後個仔就會肥肥白企喺你面前」,一家人努力刻畫澤澤重獲健康的美好畫面。

3月1日,澤澤經歷12小時手術,成功移植父親的部份肝臟,隨即被送到初生兒深切治療部(NICU)觀察。澤澤爸形容,當時愛兒進度良好,翌日已清醒,更哭着找媽媽,須透過視像對話安撫,手術後3日,澤澤已不需要靠呼吸機及玩玩具車,護士當時更稱讚「仲叻過爸爸喎」。術後第7日,澤澤終可進食固體食物,而且胃口極佳,每次皆將醫院餐吃光。

3月10日,醫生認為澤澤情況穩定,安排他轉往兒科普通病房,惟澤澤當晚即「扭計」不願睡覺。其後澤澤胃口變差,僅曾進食少量粥、通粉及蘋果蓉。直至12日,澤澤更嘔吐5、6次,需重新插上胃喉輸營養液,當天,澤澤多次捲曲身體,以童稚的聲音表示,「媽咪,我唔舒服」。澤澤媽感覺不妥,多次向醫生反映,皆獲回覆「睇定啲先啦,始終佢做咗咁大個手術」,原來,這已是澤澤向大人們發出的求救訊號。

病情急轉直下

3月15日,澤澤終日精神不振卻難以入睡,對平日最愛的玩具車及youtube短片亦興致缺缺。至晚上,澤澤情況急轉直下,每隔10至15分鐘嘔吐一次,發燒至38.7度,血壓上壓更跌至僅69。當值實習醫生徬徨無助,先後為澤澤照過兩次X光,「佢不停講電話,問另一個醫生」。目睹愛兒慘況,堅強的澤澤媽情緒崩潰致電丈夫:「老公我頂唔住,你可唔可以上嚟陪我,我好驚個仔就咁走咗!」

已出院的澤澤爸,16日凌晨趕赴醫院,是愛兒轉病房後首次見面,病床上的澤澤插滿喉管,感覺陌生,「 第一眼見到個仔,我係唔認得佢」,不忍愛兒受苦,澤澤爸哀求護士將兒子轉回NICU。

16日早上,澤澤終被安排轉回NICU,下午醫生為他開肚檢查,發現澤澤出現腸黏連及小腸打結,不排除與兩年前的肝腸脗合手術有關。惟翌日(17日),澤澤出現呼吸困難及腸脹,醫生遂再為他開肚,抽出小腸750cc積液,由於腸臟細菌已入血,醫生為澤澤處方抗生素。然而,兩次開肚卻未能緩解澤澤病情,

18日,醫生為澤澤抽血,發現其新移植的肝臟功能開始受損,因此決定再次開刀,於澤澤腹部開造口排出積液,手術後,院方為澤澤進行血液透析,期望減輕其腎臟及肝臟的負擔。另外,種菌報告當天證實,澤澤體內的細菌名為「難辨梭狀芽孢桿菌」(Clostridium difficile)。

3天內3次開肚,澤澤的瘦小身驅飽受折磨,卻無助於病情。由於凝血指數已跌至極低水平,澤澤口鼻不停滲血,手指腳指呈瘀黑色。不足20天,澤澤由精靈活潑,變成全身腫脹、插滿喉管。澤澤爸鼓起勇氣詢問醫生,「其實我個仔樂唔樂觀」,獲醫生回覆三個字,「唔樂觀」。

20日,澤澤出現多個器官衰竭,縱然不捨,澤澤媽決定放手,跟愛兒道別,於他耳邊說出一字一淚:「『澤澤,你走啦,媽咪唔想你咁辛苦』,我知佢聽到, 我見到佢有流眼淚!」

澤澤最終於下午2時52分離世,結束2年11個月的短暫人生。

父母質疑低估病情 團體促醫院道歉

「我每日都同醫生講同一樣嘢,每次都話睇定啲先, 要去到佢敗血性休克先開刀。」痛失愛兒,為陳家留下傷痛及一堆疑問,澤澤父母質疑,院方低估澤澤情況,而兒科病房於凌晨時份人手不足,主診醫生於澤澤危急時更沒人現身,做法極不負責任。澤澤父母已向醫院作出投訴,要求院方徹查事件,若事件涉及疏忽,院方應公開道歉。

院方上月27日與澤澤父母會面,就醫生對澤澤的治療方法,院方認為「並非完全不合理」,惟承認醫生警覺性應進一步提高。有份列席的社區組織協會幹事彭鴻昌引述,院方當時承認,3月16號凌晨,澤澤情況危急時,主診醫生並無趕回醫院處理,做法不能接受,並就此致歉。

彭鴻昌指,根據公立醫院指引,即使於周末或深宵時份,主診醫生應於1小時內為病人診治,惟澤澤危急當晚,主診醫生並無出現。彭認為,除非該名主診醫生正救治垂危病人,否則做法不能接受。

彭又指,澤澤母曾多次向兒科醫生表示,兒子情況轉差,惟醫生簡單檢查後,並無再跟進或與其他醫生會診,最終澤澤病情惡化,彭認為,事件反映醫生警覺性不足。

彭解釋,公院半夜人手短缺問題存在多年,2007年起,政府每年皆向醫管局增加撥款,惟無阻醫生流失 。目前,公立醫院有600個醫生職位短缺,佔全港約6000多名公立醫生一成,情況嚴峻。

彭鴻昌認為,除增加公院醫生人手外,亦必須增加實習醫生及專科醫生培訓,當中以兒科為甚,「小朋友唔識講出黎,全靠醫生評估」,因此培訓應著重加強醫生警覺性。

瑪麗醫院致歉

澤澤父母稱,自3月12日開始已向醫生反映澤澤情況,但醫生只稱「睇定啲」,被家長懷疑是低估病情。《蘋果》向瑪麗醫院查詢事件,院方在回應中,僅就3月16日凌晨當日,主診醫生未有即時到場診症致歉。

醫院稱,一名患有先天性膽管閉鎖的3歲男嬰,今年3月1日於瑪麗醫院接受近親活體肝臟移植,術後康復進度符合預期,於3月10日轉到普通外科病房繼續留醫,由肝臟移植科及小兒外科一同跟進。男嬰於3月12日起出現嘔吐情況,醫護團隊根據病人的臨床情況安排所需治療及檢查,包括X光檢查及抽血化驗,由於病人情況反覆,醫護團隊於3月15日傍晚為病人安排電腦掃描。

至3月16日凌晨2時,病人開始發燒,護士即時通知當值實習醫生跟進,候召當值的小兒外科醫生一直密切留意病人情況,並多次透過電話指示在病房的實習醫生作出相應的治療。護士亦即時為病人作冷敷及提供薄被,並安排病人轉到較接近護士站的床位,更緊密監察其情況。

醫生在清晨約5時半會診病人,病人隨後轉到兒童深切治療部繼續治療,並於當日下午接受緊急手術處理其腸黏連的情況,又安排糞便樣本化驗及處方合適的抗生素。隨後兩天病人再接受兩次緊急手術釋放腹腔壓力。而3月18日完成的糞便化驗報告證實,其糞便帶有毒素及惡菌(艱難梭狀芽孢桿菌)。 病人情況持續惡化,於3月20日下午不幸離世。

瑪麗醫院稱非常關注上述個案,對病人離世深感難過。院方已安排家屬與醫護團隊會面解釋有關情況。臨床團隊內部亦已覆檢病人接受之手術及護理照顧安排。

院方深入了解有關個案後認為,3月16日凌晨候召當值的小兒外科醫生僅透過電話,持續指示現場的實習醫生處理病人情況,待血液報告完成後才親身參與會診,與家長期望有落差,院方就此誠懇致歉。臨床團隊已即時檢討相關當值安排,提出改善方案,包括加強員工培訓及監督,並改善溝通機制,提醒臨床團隊當病人情況持續惡化時,候召當值的醫生必須盡快到診。

瑪麗醫院最後指醫療團隊對病人術後病情惡化十分難過,院方再次向家人致以慰問,並會繼續與家人保持溝通及提供協助。

-----------------------------

蘋果App大升級 更簡潔更就手!了解更多立即下載體驗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你敢爆,我敢獎! 立即Signal 63836568、WhatsApp 《蘋果》24小時爆相爆片熱線

或致電:63836568

追實城中突發大小事,即 like 蘋果【現場】FB!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