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車籽】數碼化突破傳統 車牌革命

更新時間 (HKT): 2015.03.10 05:20

【汽車籽:軸芯人物】

一白一黃的車牌是香港汽車的象徵之一,相信路人甲乙丙也知道這是甚麼東東,然而車牌製造業卻慣性被忽視,香港傳統車輛登記號碼的法例,訂立超過三十年也從未更新。一個年輕人,不單止研發出一套數碼做牌技術打破傳統框框,還誓言終有一日爭取修改法例統一製牌指標。二十九歲的車牌店老闆余劍輝(Piyo)說:「我不怕煩,不介意做發聲的那一個,因我好想清楚話畀客人知道,車牌怎樣是合法、怎樣是不合法,可惜有些問題,就連運輸署都解答不了。」

製作車牌,予人印象總是瑟縮在一個放滿膠牌、機器的小工場,一對車牌,一百幾十便有交易。Piyo說:「做車牌不一定是躲在一個角落或樓梯底,基本上每個行業都可以做到好專業;車是奢侈品,車牌都應該要有要求。」在大一藝術設計學校讀設計的Piyo,沖咖啡沖到拿了二○○五年香港咖啡師比賽冠軍,二○○八年他工作的咖啡店結業,被迫轉工;見到當年買車時幫襯過的車牌店利萬請人,覺得這行業有趣,就入行了,「因為老闆沒有駕駛執照,便請了我,我可以幫他倒倒車。」做了約十個月,老闆說想退休,問他有沒有興趣頂手。他頂手後,逐步將舖頭裝修成精品店一樣,單看舖面已見個性。

「點解做法仲咁落後?」

「一係唔做,一做就唔會回頭。」

他曾連續十天不開舖試驗新做法;堅持所有膠片均用激光切割;細至貼牌的膠紙都特別訂造,為了拆走車牌時不會有一撻撻膠紙痕,「試過發脾氣打爛部機。一係唔做,一做我就唔會回頭。」當時他丟掉所有舊用具及物料,堅決不再用舊方法,「不成功的話,寧願轉行不做車牌。面對支持我的客人,沒有好貨交,情何以堪?」也有客人嫌他收得貴,「對車牌有要求的客人,我會詳加解釋,他們漸漸會看見分別。只求價錢平不求質素的,我會介紹他們去較平的店舖做。」

「莫說車主,連執法嗰班都未必清楚。」

認可車牌製造商 行內少見

成功非僥倖,Piyo做事認真,絕非一個好食懶飛的八十後,「接手舖頭時,我很想了解清楚關於做車牌的一切包括法例,後來才知道可以申請一張證明書。運輸署會審批你所用的反光物料是否有足夠反光度,有牌照的車牌製造商會在運輸署網頁內刊登,但署方便有權規管你,而冇牌照的則不受規管,所以行內沒太多人申請。」要打破傳統,既要有志同道合的朋友、客人意見等多方面配合,最需要的還有決心。

車牌四大疑問

對於車牌,相信車主本身不會花太多時間深入了解,翻開《道路交通(車輛登記及領牌)規例》(香港法例第374E章)附表4的內容,有些疑問甚至連做牌商都不明所以。

1.怪誕字母比例?

附表4中的1b有附圖展示字體應有的式樣及比例,但字體設計停留在七十年代,Piyo認為最怪誕的是比例8:3的“F”和8:7的“M”,一個太肥一個太瘦,真的很難看,「法例上只說字體需跟這個比例,沒有列明不跟是犯法,我眼見八成以上的車都不會跟。」最後他採用闊度全部統一的等寬字解決美觀問題。

2.要印BS AU 145a?

附表4中的2b,提到車牌須符合1972年9月11日公佈、編號B.S. AU145a的英國標準規格就反光字牌而訂的規定,所以所有車牌必須要標示製造商商標及BS AU 145a這字句。奇怪的是,從沒人查證車牌有否印上這字句。

3.凸字是否合法?

附表4中的2e列明車牌可以凸字,但分開製造的字體需要焊接或用螺絲牢固地釘上扁平膠牌面,因八十年代前的凸字都是這樣裝上,但法例沒提及碳纖凸字是否合法。

4.花款規格沒限制?

長五頁紙的法例沒提及車牌花款的規格,如市面流行的半透明膠凸字,Piyo亦有向運輸署查詢,最大突破是上個月的會面,但結果是「待覆」。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