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30】鮑彤:4.26社論是慘案的罪魁禍首

更新時間 (HKT): 2019.04.15 00:04
鮑彤稱,六四事件的罪魁禍首,是《人民日報》的4.26社論。
(互聯網)

今日是胡耀邦逝世30周年。中共前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接受《蘋果》電話專訪,談及胡耀邦與六四的關係,他認為,導致六四慘案發生的罪魁禍首就是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報》刊登〈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他並強調,「六四」慘劇並未結束,它仍不斷地在中國大地上發生,此起彼伏。

現年86歲的鮑彤指出,胡耀邦於1978年發起「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實際上是對毛澤東思想路線的一次重大否定。當時全中國都是以毛的話為思想,以毛的這句話、那句話,以這個戰略決策、那個戰略決策為依歸,所以胡耀邦提出的解放思想,實際上就是把人們從「毛的思想禁錮中」解放出來。

胡第二個貢獻是平反冤假錯案。平反冤假案開始只是平反文化大革命中的冤假錯案,也就是文革中被打倒的老幹部的冤假錯案,但在胡的主持下,平反工作推及到中共歷史上所有階段,包括黨內、黨外的冤假錯案,黨內的平反工作甚至向前推到江西蘇區(即30年代中共在江西根據地)時期的AB團案,中共在蘇區土地革命時期曾自相殘殺、冤案頻發。

鮑彤指出,黨外平反最著名的是1957年「反右」,為幾十萬被劃為右派的黨內外知識分子摘帽平反,還有對所謂的「地富反壞右(即地主、富農、反動派、壞分子和右派的簡稱,即黑五類)」重新處理,把1949年中共建政以來以政權名義,對社會和人民大眾所犯下的莫名其妙的政治冤假錯案,全部都推翻了,把人民從各種各樣政治枷鎖中解脫出來。

鮑彤說:「這是一個非常重大的社會改革。」他表示,以前所謂黑五類都是社會底層,經過正名平反後,他們又成為社會上吃香的群體。曾經被中共無產階級專政壓迫的人,他們開始重新估價,中國社會由此進入一個新時期。

對於胡耀邦與八九學運及六四的關係,鮑彤認為不能簡單地把六四導火線歸咎於胡的去世。他說:「耀邦是被鄧小平迫下台的,他去世是偶然的,學生衝往天安門廣場悼念是必然的。」鮑彤認為,導致六四慘案發生的罪魁禍首另有其人,那就是1989年4月26日《人民日報》那篇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

「當時學潮正在消退,大學生們已經回校園了,是中共高層有人唯恐天下不亂,《人民日報》這篇社論,重新煽起大學生們的不滿,讓他們再次走上街頭,返回天安門廣場。最後導致六四屠殺。從這個角度說,六四慘案同耀邦去世已經沒有關係了。如果說第一次學生出來是悼念耀邦,那麼第二次學生出來,就是抗議《人民日報》社論對學潮的定性,跟耀邦沒關係。」

鮑彤直言,《人民日報》那篇社論是根據(時任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的指示寫的,把學潮定性為動亂,因為學生悼念耀邦威脅到鄧的聲望。他說:「看到學生回校園了,鄧小平不滿足,他需要學生跑到天安門去,需要天下大亂,他好告知外界:我必須鎮壓,保持中國的穩定。我認為這才是六四屠殺的最終原因。」

六四過去整整30年,到現在為止,我看不到中國共產黨有反省這個問題的迹象。即使是以改革開放形象示人的習近平於2012年上台後,依然如此,他續說:「2013年中共發了一個文件,在高校和媒體要求『七不講』(即中辦2013年九號文件),明確提出不能講中共的歷史錯誤,這就很清楚了,他們不准談六四,因為他們明白那是他們犯的歷史錯誤之一。」

鮑彤又稱,習近平之所以不讓討論六四,不讓講中共的歷史錯誤,就是要維護導致這個錯誤的決策者,堅持導致這個錯誤的制度。他說:「從這個角度觀察,證明他(習近平)已羞羞答答承認六四鎮壓是他們犯了錯誤,但是不能講,不能討論,否則就是違禁,就是犯法。如果共產黨甚麼時候放出信號,願意討論六四問題,全體中國人民非常歡迎。但是很可惜,我們至今沒有看到任何可能的迹象。」

鮑彤續稱,六四是中國歷史上一個重大事件,雖已過去30年,在中共刻意壓制之下,很多人已忘記了,或者認為它已進入歷史。「我不同意這種看法,我認為六四依然對中國社會政治發生影響。」鮑彤說:「大天安門事件發生在30年前的北京,30年來類似八九六四這樣的群體示威訴求事件,我們可能稱之為小天安門事件,從來沒有停過,而且跟六四一樣遭中共用政權的力量鎮壓。」他指,六四還給中共創立了一種制度,可稱為六四制度,在這個制度下,統治者可以用一切國家機器,包括軍隊、警察、法院等,來對付人民。「從這個意義講,六四並沒有結束,類似六四事件這樣的慘劇,仍不斷地在中國大地上發生,此起彼伏。」

《蘋果》記者

《蘋果日報》今起刊出「六四30」專版,守住歷史,拒絕遺忘,敬希垂注。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