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生蘋台】來港挑機示威者獲讚揚 內地教育製造集體愚蠢?

更新時間 (HKT): 2019.11.06 18:27

(新增內容)愚蠢,有時候比邪惡更可怕!東北「三兄弟」遊港期間,故意挑釁示威者,結果被痛毆,回到內地後卻受到網民英雄式歡迎。更有內地人聲稱要組團來港,對香港年輕一代「教育教育」。這種愚妄行為,是「愛國」還是「害國」,對於大部份生活在文明社會的人士來說,根本不用問;但對於在愚民教育底下成長的人而言,可能就是問題。這正是不少人——包括當年因策劃行刺希特拉失敗被處死刑的德國神學家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1906-1945)——所說的「道德缺失」。

資深傳媒人李怡先生在其專欄中,曾多次提及潘霍華在《獄中書簡》中對愚蠢的詮釋:「愚蠢是一種道德上的缺陷,而不是一種理智上的缺陷。有些人智力高超,但卻是蠢人,有些人智力低下,但絕非蠢人。愚蠢是養成的,而不是天生的。」根據李怡先生的理解,潘霍華所指的,正是當時德國納粹的愚民政策,以及德國民眾的「平庸之惡」(the banality of evil)養成了集體愚蠢,結果給人類帶來一場世紀災劫。

「愚蠢是養成的,而不是天生的。」或許正是今天內地的真實寫照。我們絕不能說,內地人都是邪惡,他們在智力上也不低,部份人甚至「天資聰穎」,否則難以支撐起整個「山寨強國」的產業鏈。然而,在微博等社交媒體,卻充斥大量盲目愛國、仇港的言論,當中不少可能只是「表忠」的生存策略而已,但也有好些人是深信「國家強大」,要共同抵禦外侮。

像東北「三兄弟」般想來港攪局的內地人,或許不只三數人吧!這些人是否了解香港實際情況、明白港人的真正想法,根本是一個很大的疑問,但他們絕對不會在乎,最重要的是表現出能夠博取他人眼球的那種「勇毅」。

這種集體愚蠢,有時候比「明刀明槍」的邪惡更可怕,或者可以用美國心理學家David Dunning與Justin Kruger所提出的「達克效應」(D-K effect)來說明。簡單來說,「達克效應」是指「無知比知識更容易造就自信」,越是無能平庸的人,就越容易欠缺自知之明,出現自我感覺良好、自我膨脹等現象。這種人自命掌握事情全貌,欠缺反省,妄自尊大,往往因而做出各種的蠢事來。

一個人愚蠢,或許可以靠旁人提點,幫忙收拾殘局、執手尾,但若果是制度養成的集體愚蠢,作惡互相包庇或抬舉,肯定是一場災難。套用潘霍華的話,這絕對是一種「道德的缺陷」。

內地洗腦教育,美其名為「思想政治教育」,從幼稚園開始,一直貫穿於整個童年和青少年的學習與成長階段,控制思想的深入程度,相信不是香港人所能理解。再加上,肆意篡改歷史、曲解事實、封殺異見,從這個制度「倒模」出來,究竟會是甚麼人?真的很難想像。最可怕的是,官方在大學校園,鼓吹文革告發之風,不但摧毀學術自由,還破壞尊師重道的人倫價值。防民之口甚於防川,甚至不惜殘害忠良。原本宗教信仰,可以起着糾正道德價值、撫平浮躁人心的作用,但現在也因為被迫跟黨姓而失去它的教化力量。這不是「道德的缺陷」,還算甚麼?難怪內地人一碰到政治問題,就失去基本智力,變得愚蠢。

今天的香港,其實也不遑多讓,姑勿論是否如黃絲所言:「人一藍,腦就殘」,受命止暴制亂的克警,因制度養成的「愚蠢」,已經失去基本人性與良知,濫暴成狂。中共四中全會已提出,要香港「建立健全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相信很快會有另一場大風暴來臨。

後記

克警因制度的模塑變得愚蠢而濫暴,現在又因疑似阻礙在將軍澳墮樓的科大生救援,被指為冷血。面對連場警暴,香港人已怒不可遏,林鄭至今還是靠3萬警力「止暴制亂」,結果令香港變得越來越亂。難怪黨媒《人民日報》旗下人民網(香港)facebook昨日上載圖片,指「未來一哥」、警務處副處長鄧炳強在港島親自「落場平暴」,是「全力以赴,止暴製亂」,隨即引發網民熱話。「制」和「製」,使用簡體字的內地人,永遠不明白當中有何分別。有網民就「抵死」留言,指人民網「食咗誠實豆沙包」,又表示好認同「警察全力以赴『製』亂」此說法。愚蠢,「真係無藥可救!」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