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年台灣 今日香港】吳乃德:香港人應體制內外夾擊 繼續抗爭

更新時間 (HKT): 2019.12.10 00:01
「沒有美麗島,沒有台灣民主。」台灣中研院社會研究所兼任研究員在《美麗島》投稿的吳乃德稱,現時香港的情況,比當年「美麗島」時期有過之以無不及。

「沒有美麗島,沒有台灣民主。」台灣中研院社會研究所兼任研究員吳乃德由《美麗島》創刊開始已經投稿,美麗島事件發生時,他於美國攻讀博士學位,未被波及,但身邊朋友盡被拘捕、折磨,身在異邦的吳乃德也感同身受;台灣捱過最難熬的時光,吳乃德現時觀望香港,都認為比當年「美麗島」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他認為,面對的政權不一樣,香港人應在體制內外夾擊,繼續抗爭。

吳乃德現年71歲,美麗島事件發生時,身在外國的他做了一件很「幼稚」的事:戒煙,因為他覺得,要抗爭,必須把身體顧好。未完全置身其中,看的事情也可能比較客觀,他指,當時的政府儼如獨裁政權,面對反抗,鎮壓、逮捕,他卻發現「解決不了問題,越抓人越多,律師出來,太太也出來了,還要再抓嗎?再抓會面臨甚麼情況?」加上當時外國開始關注台灣內部的人權狀況,國民黨也不得不讓步。

黑暗過後,台灣終在1987年解嚴,總統李登輝在1990年5月20日就職當日宣佈特赦,成功在體制內改革,逐步達至全面民主。香港被捕人數已過5,000人,人抓得夠多了,但能跟隨台灣模式,將榮光歸香港嗎?「當時的國民黨跟現在的北京政權非常不一樣,在那幾年是非常脆弱。」吳乃德指出,美麗島事件後,國民黨實力已不斷削弱,不過,現在香港人面對的不單是港府,還有背後的中共;他指,現在香港人在體制外的抗爭已十分成功,吳建議,區議會民主派大勝,抗爭者應鞏固成果,各光譜的支持者尋求共識,「選擇一個可以認同的中心」,體制內外,雙線進行,「不是放棄、不是轉移,而是同時,一個政治領袖不可能說我只要自由人權民主,不關心你的人民的實際生活困難,那是不可能的。」剛過去的區選為我們帶來一點星光,明年的立法會選舉,會是我們的「美麗島」嗎?

「一旦向統治者示弱,你就會畏懼退縮!」戒嚴時期的國民黨政府大力箝制思想,一切「黨外」雜誌都被打壓,當年負責印刷《美麗島》的張榮華指,自己冒這麼大的風險,要賭的就是一口氣,「絕對不能示弱!」

在最壞的時代,媒體肩負起記錄歷史的責任。今年剛滿80歲的張榮華,持有的三榮印刷廠見證着台灣民主運動發展最重要的一段時間,當中包括印刷《美麗島》。不過,在當時要出版這樣的雜誌,可絕不簡單,「印製《美麗島》雜誌時,都要準備五套版,聯繫好幾個印刷廠一起來印,才能確保雜誌能如期出刊。」賭一口氣,張榮華也無法估算會帶來怎樣的損失,「我是抱着不賺錢的心態力挺,只要沒被國民黨抓去坐牢就是萬幸了。」

《美麗島》第一期於1979年8月16日發刊,就如晨露滴在死寂的湖面,泛起不盡的漣漪,雜誌供不應求,一再加印,銷售數量累計達到7萬本,創下當時雜誌銷量最高紀錄,到了第四期,甚至賣了十餘萬本。美麗島事件爆發後,當局進行大逮捕,黨外精英幾被用叛亂罪起訴,張榮華也遭警總約談,幸獲無罪釋放。當時黨外雜誌相繼遭到停刊,《美麗島》第四期十幾萬本的印刷費用也收不到錢,印刷廠財務陷入危機。提起這段往事,張榮華笑笑說:「美麗島的英雄好漢為台灣民主犧牲坐牢,我的一點金錢損失不算甚麼。」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