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法國淪陷掀歧視華人潮 當地亞裔倡平權「我不是病毒」

更新時間 (HKT): 2020.02.04 13:01

(新增內容)巴黎街頭人來人往,找不到任何與新型冠狀病毒相關的迹象,見不到戴口罩的人。但生活在這裏的亞裔,正在面臨法國社會長期潛在的病毒——種族歧視。「留着你的病毒,骯髒的中國人!」的士司機搖下車窗喊出這句話的同時,對只有14歲的越南裔女孩豎起中指,揚長而去。文中記述的,只是冰山的一角。

法國特約記者 張竹林

「如果你與一位中國人擦肩而過,在他對着你的臉咳嗽之前,要採取高效措施,打死他!」1月30日,一位法國推友將這條截圖發給我的時候,它已經在社交網絡上廣泛流傳,比在武漢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更加迅猛。這其實是法國國立電台France Inter一位小品演員莫林(Daniel Morin)的節目內容,粗俗不堪,或許他的本意不是為了侮辱中國人和亞裔,但並非任何一個問題都可以用誇張加暴力的手段來包裝成笑料,再冠之以「幽默」。

在《世界報》上剛發表了關於法國社會對亞裔歧視現象,發生井噴式爆發調查報道的塞布龍(Valentin Cebron)很憤怒。這位目前還是法蘭西新聞學院新聞系研究生的準記者,並非中國人。作為被法國家庭收養的韓裔,他並沒有生活在亞洲人的圈子裏,但這顯然不能讓他倖免從小到大遭受到的種族歧視:「在路上經常有人喊我,中國小子。我現在都懶得回應了。」他這篇受到廣大關注的調查中,一系列華裔講述了令人難以置信的可恥經歷。一些實施歧視者受到抨擊後會輕描淡寫地辯解,說這不過是開玩笑,正如法國國立電台上那檔幽默節目。「那為甚麼在對某些民族的時候,他們就不敢使用同樣的笑話手段呢?」塞布龍措辭謹慎地反問我。塞布龍說的自然是諸如以色列、猶太人這類在法國社會任何人都會倍加小心的話題,華人社會目前享受不到這種被認真對待的待遇。

面對武漢肺炎事件,不僅僅是一家法文媒體在有意無意地玩文字遊戲。1月26日,在巴黎以北的埃納省(Aisne)與瓦茲河省(Oise)發行、發行量4.8萬份的《皮卡爾信使報》(Courrier Picard),將頭版貢獻給了新型冠狀病毒事件。它的標題用粗號黑體醒目打出「中國冠狀病毒,黃色警報」,讓眾多讀者震驚。不僅如此,更讓人眼界大開的是,該期社論名為「黃色危險?」(Le péril jaune)。拿法國新聞周刊《觀察者》事後註解看:「黃色」和「黃色危險」 的定義,在歷史上都影射了針對亞洲社區的種族主義觀念。「黃色危險」的成見起源於19世紀,其目的是針對亞洲人民統治世界的危險。該份法國《世界報》旗下的周刊指出,《皮卡爾信使報》對這些詞彙的使用,被認為是帶有種族歧視和過時的,在網絡上引起震驚。

迫於輿論壓力,《皮卡爾信使報》很快做出了一個近乎帶着幻想症的道歉。道歉信中編輯部解釋,那是他們試圖將日常用來定義氣候等級的顏色標準,放到他們的標題上。這種缺乏想像力的自圓其說並沒有說服法國受眾。當我問到這個問題的時候,布爾容(Joohee Bourgeon)笑了。這位生活在法國北部城市里爾的韓裔女子,是推特上hashtag「#我不是病毒」(#jenesuispasunvirus)的發起人。「在社交網絡上,當我看到那些將病毒稱之為中國病毒,將亞裔等同中國人的言論,讓我震驚。這讓我想做點甚麼。尤其是我看到一位亞洲女孩被一群人指着對孩子們說,要小心這亞洲病毒。這個時候我想到創建這個hashtag。」她說。「我認為傳媒的報道有一定責任。將病毒稱為中國病毒,好像病毒也有國籍一樣。」

身為亞洲人,法國社會的一部份侮辱性言論,布爾容說讓她感覺「我代表了這病毒」。她對自己的行為開始變得非常小心:「尤其是我在咳嗽的時候,我很擔心身邊的人是不是會很注意我。」事實上,我和布爾容以及眾多在法國生活的亞裔一樣,在這個問題上感同身受,兩周以來前往辦公室的巴士中,都同樣努力克制自己偶爾想要咳嗽的念頭。在社交網絡上,布爾容這個hashtag被繙譯成英文、韓文和日文廣泛傳播,尤其讓遇到歧視的亞洲人透過使用它來表達自己不滿,抗議因一場發生在中國內地的公共衞生危機給自己帶來的種族歧視。

在法國生活的一些亞裔們很快發現,暴力迅速地從虛擬空間轉移到現實生活。在法國中部城市里昂的女生埃洛迭(Elodie)和我講述了她所看到,讓她「悲從心來」的一幕。那天中午,埃洛迭在法國連鎖超市歐尚購物。她朝着芝士專櫃走去時,看到正在服務的是一名30來歲的亞洲女服務員。「這個時候輪到一對看上去有60來歲的老人,他們拒絕讓這位亞洲女子提供服務,還對她說:『有病毒,你要回到你自己的國家』。」中午時,超市內人寥寥無幾,埃洛迭被震呆了,但除了亞裔女服務員的員工上去頂替外,無人上前援助。女服務員聽到對方斥責讓她回去後,就哭出來了。埃洛迭並非亞裔,但她同樣擔心針對亞洲人的種族歧視會因此次病毒事件而加劇,「一些人害怕的時候,就變成了種族歧視者」,她說,讓她難以置信的是,在21世紀的里昂會在公共場合發生這樣的種族歧視。

越南裔女孩明(Minh)還未成年,因為法律上的保護,她只同意我們通過文字進行交流。法國著名唐人街巴黎13區居住了為數眾多的東南亞華裔,但這同樣不意味着亞洲面孔的人會逃過一劫。「留着你的病毒,骯髒的中國人!你在法國是不受歡迎的!」明準備繞過路面的一攤積水時,一部迎面而來的的士開始減速。她最初以為是司機為了讓積水不會濺到她和其他路人而減速。接着是讓她難以抹掉的侮辱,司機將車窗搖下,對她喊了那句下流話的同時朝她豎起中指,並加速衝過窪地,試圖讓積水濺上女孩。明發給我這兩句話:「不!不是所有的亞洲人都是中國人;不!不是所有的人都會吃狗肉。」

上周六一大早,巴黎下着雨,我搭乘地鐵前往市北郊區聖圖安(Saint Ouen),去見首位被這一波種族歧視直接針對的目標——華裔。幾天前,溫州裔餐廳老闆陳志榮發現女兒上學前鬱鬱不歡。追問下,12歲的女兒告訴她在學校受到欺負,並說同學們「種族歧視」。「這是第一次聽到她說遇到種族歧視,所以我就覺得比較嚴重。」陳接着追問了在同一學校上學的兒子,意識到至少有十多位華裔孩子受到同樣的歧視。「你們中國人是病毒,甚至有的人直接說『打中國人』,『殺死中國人』」。陳說:「他們的意思就是殺死中國人來阻止病毒傳播。」陳志榮當下決定陪同孩子去學校與老師們交涉此事,結果比他想像中的嚴重:「老師說當時正好有四位亞裔女生在班上哭。」孩子們並不願意接受採訪,都希望將不愉快的事盡快忘記。陳說起一位朋友的孩子,「在學校遇到的歧視,回去也不願意說,被問起來,就哭得一塌糊塗」。一個多小時內,這家乾淨整潔的餐廳只來了兩位客人。除了周六本身人少的原因外,武漢肺炎是一大原因:「一周多以來,我們的營業額少了一半。」

隨着武漢肺炎在中國進一步擴散,法航宣佈暫時停飛前往中國的所有航班,巴黎藥房的口罩開始缺貨,對亞裔的歧視只是爆發的初期。

-------------------

《果GYM》隨身播  健身壹App過!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