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新興設計師】不齒時裝工業多線剝削 台女創「百變衣」革新

更新時間 (HKT): 2020.02.05 06:00

時裝工業是全球第二大的污染工業,對環境、人力都甚有剝削。可以如何打破這個局面?台灣旅英時裝設計師潘貝寧就想到一衣多個穿法;加上每季推出同布不同款的衣物,實行「環保時尚」,更因此揚名國際,獲選歐盟「四十大新興設計師」。

時裝設計並不是潘貝寧事業的起點。潘本來在美國紐約時尚圈打滾,接觸生產、設計、行銷等領域,年薪上百萬元新台幣(約25萬港元),因此發現自己對服裝設計的熱忱,但同時看見醜陋真相。

潘貝寧舉例,「時尚趨勢」,也即是商家誘騙消費者快速汰舊換新的「計謀」,就是剝削的源頭,「比如說我們買了一個iPhone7,然後iPhone8、iPhone9出來,你所有周邊的耳機、插電的、充電,全都需要換」。而服裝產業浪費的資源更是驚人,潘貝寧說:「最主要是因為產品氾濫,不停在扔棄,所以我們時裝工業是全球第二大的污染工業,也是因為大量消耗,所以回收這件事,也是不可能回收到能夠解決這個平衡問題的。」

她更點出,就算是「永續經營」也並非真正環保:「比如他們會說,我們2025年開始,全部都是用有機棉或是環保棉,但我覺得你在快時尚的東西,就算是用有機棉,人家還是買了就扔,也沒拯救到地球的一點點資源。」

被剝削的還有人力。潘貝寧舉例,當一件衣服賣10英鎊(約101港元),在英國扣掉20%稅後,那就剩下8鎊(約81港元),品牌商、批發商、工廠老闆再各抽2成,那就剩下1鎊(約10.1港元),再來布料等成本通常是50%,那就只剩50便士(約5港元),但一件衣服至少需要3人完工,製衣工人平均拿不到20便士(約2港元)。

在快時尚中,顧客也在被剝削,因為品牌服裝每季換布、換顏色、換款式,讓顧客買不到能搭配之前買的衣服,潘貝寧表示:「這是在剝削你的客人,而且你的價位越來越高,但材質卻越來越差,或是手工越來越差,因為你希望客人穿一穿就扔,這是不是開始對你的客人不信實。」

看盡快時尚產業對人力與環境的剝削後,潘貝寧開始尋找「如何改變」的答案,因此決定到英國布魯內爾大學(Brunel University London)攻讀時裝創作與客製化量產博士尋求答案。潘貝寧其間走遍了製衣流程的工廠,包括撚紗廠、針織廠、平織廠、染整廠、成衣廠等,「這樣我才能把整個時裝工業的系統拆開來,然後把這些在我理想、理論中,看到最腐敗、最不合理或最不合乎經濟效益的地方,改進、重組,就像是零件一樣,再促成新的模式,這個就是DEPLOY」。

潘貝寧毅然決然地放棄百萬年薪,在2006年以「部署」的英文「DEPLOY」,創立了她的服裝品牌,「幾乎沒有一個大品牌是可以憑良心說,他們這兩件事(環境剝削與人力剝削)完全沒做,我才決定說我一定得創一個新的品牌,而且不只是新的品牌,而是一個新的商業模式」。品牌名稱也是她對自己的期許,「我希望品牌是一個非常有策略的行動計劃,弦外之音,『ploy』是計謀的意思,『de』就是解開的意思」。

潘貝寧設計的是「百變衣」,例如一件長袖外套,其實是由短版長袖外套和背心組成,機關在於肩膀處的鈕扣可以按喜好分開與結合,一件衣服有三種不同穿法,潘貝寧說:「到了下一季,我可能就會出同一塊布、不同的款式,讓顧客可以有搭配的,那買了這件後,下一季就也有褲子可以來搭配。」

DEPLOY的衣服還提供保養,潘貝寧表示:「顧客衣服有一些磨損,我們還是可以幫他修復,甚至一個鈕扣掉了,我們可以用一模一樣的布,幫她補回一個扣子,因為我們所有這些小塊的料子,在剪裁的時候,全部都留起來做這些配件、副料,和姊妹牌的帽飾,所以我們是一個零浪費的生產線,一個零浪費的公司。」

潘貝寧直言,DEPLOY的服裝價位偏高,她自信指出,衣物用材既環保又頂級,聘用精湛的剪裁和裁縫,也自信在生產過程中,沒有一個工人遭到剝削,也希望一件衣服可讓顧客穿上十年,甚至五十年,甚至是傳給顧客的妹妹、女兒、孫女。

《果GYM》隨身播  健身壹App過!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