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星巴克●專題】瑞幸咖啡造假累全球投資者蝕$232億 揭「福建幫」財技騙局

更新時間 (HKT): 2020.04.22 11:54

自瑞幸咖啡造假,股價狂插8成,「中國星巴克」瑞幸無人不知,但很少人記得公司全名:瑞幸咖啡(北京)有限公司。瑞幸幕後老闆陸正耀是福建屏南人,資本「神州系」是福建企業,但瑞幸偏偏定名北京,有財技學人笑稱:「可能都知福建名氣差!」

由超大現代(0682)的股壇騙局,至安溪的「電騙之鄉」,到醫死人的莆田系醫院,福建企業營商手法醜聞不斷,問題屢禁不絕。騙局已由中國境內,到瑞幸已席捲全球,國際企業虧損最少30億美元(約232億港元)。「福建幫」再次背起惡名,有學者認為問題不在於福建人,而是福建的經濟特區孕育問題。

記者 黎鎮偉

沽空機構渾水1月末揭發瑞幸咖啡造假,瑞幸咖啡到4月初才承認有5名員工造假,虛報22億人民幣(24億港元)收入。事件令股價狂插8成,市值蒸發50億美元(387.5億港元),未來恐面臨約112億美元(約868億港元)賠償。公司正值存亡之秋,現時門市生意不跌反升!一個上午已有350定單,定單多到收據也印不了!

這些顧客並非熱愛瑞幸,反而擔心瑞幸倒閉,手上咖啡券成為廢紙,才一窩蜂兌換咖啡止蝕。《蘋果》特約記者近日直擊廣州的瑞幸咖啡,以往顧客只要下載瑞幸應用程式,便可免費獲得一杯咖啡,未知是否缺錢,員工指免費贈飲已經取消,須用半價買第一杯咖啡。記者見該店中午生意仍然絡繹不絕,客人以年輕人居多,大多用應用程式下單,然後自取。

瑞幸咖啡市場總監楊飛寫過一本叫《流量池》商業營銷書籍,在內地頗具名氣。「只要創作極大的流量,當這流量放到池(即公司)上,那這個池的價值就會增加。這個池越大,那就代表掙錢的能力越大。」台灣的品牌再造學院院長王福闓向《蘋果》解釋,瑞幸用折扣優惠及門市來增加流量,瑞幸折扣五花八門,低至1.8折亦屢見不鮮,1杯星巴克咖啡在內地平均約30元人民幣(下同,約33港元),但瑞幸平均只是賣9元(約9.9元),賣1杯蝕2杯價錢;瑞幸門市由2018年1月開始營運,到去年12月31日已超過4,500間店鋪。瑞幸不斷宣傳中國咖啡是一片大藍海:「歐洲人每年喝750杯咖啡,美國是400杯,中國年均消費量才4杯」,只要他們打贏價格戰,門市及銷售咖啡數字又多於星巴克,在市場有強勁流量及聲量,那「中國人咖啡」就可踢星巴克出局。至於所有燒錢的成本,瑞幸初時用「神州系」來投資。

王福闓從瑞幸一開業就已經留意其發展,他不認同瑞幸的經營模式:「這個產品是不是有價值?如果他是靠促銷,靠網絡創造出來聲量,東西本身沒有產生盈利。」他指瑞幸在宣傳上做得不錯,「中國星巴克」之名亦特別能打動中國消費者,但「(產品)有沒有達到這個標準和水平,這就是很大的問題」,他認為瑞幸咖啡本身產品質素不算高,加上用電商外賣自取方式經營,咖啡環境無甚特別,失去飲咖啡的獨特性及品味,品牌形象只流於促銷及炒作,導致公司失去最重要的顧客忠誠度,一切流於平價買促銷咖啡券,結果公司生意越好,虧損越嚴重。他強調:「用正規的行銷方式創造的品牌形象與價值,才能讓所謂流量池擁有真正忠誠消費者。」

瑞幸只有燒錢,不懂賺錢,最終目的是衝營業數據來宣傳上市。不上市集資填氹,企業會立即崩潰。後來瑞幸蒙混過關成功美國上市,不斷借假宣傳來吸引外資,市值在爆煲前高達106億美元(約821億港元)。不少人戲說「中國人咖啡」成為最「愛國」公司,因為「瑞幸是割美國韭菜,補貼中國人喝咖啡」。當瑞幸自爆造假股價插9成後,外國投資公司如美國銀行、瑞士銀行、瑞信、全球資本研究投資者基金、孤松全部損手爛腳,單是這6間公司已虧損30億美元(約232億港元),還未計其他一眾小股東。另一邊廂,陸正耀、錢治亞及陸正耀姐姐早已透過股權質押方式套現,估計套出25億美元(約193億港元),其他初期投資者如大鉦資本的黎輝亦從14%股份減持至8.6%,不只收回所有成本,更勁賺15億美元(約116億港元)。初期投資者只有愉悅資本的劉二海沒有套現,相信可能被陸正耀出賣。

沒有神州系就沒有瑞幸,沒有劉二海根本不會有神州系。2007年9月陸成立神州租車,劉就是背後金主,神州租車其後發動減價戰,爭奪市場佔有率,當公司資金幾乎斷裂之際,2012年欲赴美國上市,可惜失敗收場。其後再得黎輝入股投資,陸正耀再打價格戰,其他租車行業敵不過陸的燒錢,神州租車成為租車界霸主,在2014年9月到香港上市,股價最高去到19.8元。一年後股價跌到11.9元,現時股價已跌到2.4,但黎輝及劉二海好像早着先機,幾年前退股,每人最少賺幾億美元。同一批人物,同一招手法,瑞幸咖啡與神州租車分別只是上市地點不同,一個未被人質疑造假,一個被踢爆造假。

無獨有偶,以往的經典騙局超大現代(0682)、亞洲果業、洪良國際和諾奇等,全部都來自福建企業。「之前有個笑話講瑞幸係福建公司,但佢改名做瑞幸(北京)公司,可能自己都知福建是負面標籤。」宏高證券投資經理梁杰文向《蘋果》笑說,他認為今次事件再次加強了福建股的標籤。他指出企業造假大部份在資產估值上,比如將普通森林估值至數億,「這類林業股估值建基於一個估值報告,你話值10億又得,值20億又得,可能一個人簽名已經話晒事,牽涉的人物較少。但瑞幸在收入層面已經造假,誇大一倍收入,屬匪夷所思。理論上是否應有相應的咖啡豆及咖啡杯入貨單?未消耗的庫存在哪裏?核數師應能夠計算。還是上游供應商一同參與造假?」他說。

撇除股票市場,福建企業在中國已爆出幾場轟動騙局,尤以莆田系醫院為甚。莆田系醫院指一系列由莆田市不同家族開設的醫院,目前已佔據中國8成民營醫院,但醫院多次捏造患者案例和醫生證明,又用虛假資歷及過時的治療方法,連官媒《環球時報》亦斥莆田系為「害人醫院」。莆田系醫院最大醜聞是2016年的「魏則西事件」,市民魏則西在2014年診斷出滑膜肉瘤,久醫不好,他在百度搜索的頭幾則,見到莆田系醫院有相關治療,醫院專家聲稱「成功率最少達八成,而且與史丹福大學有合作關係」,魏信以為真,最後治療無效死亡,事後媒體發現莆田系醫院療法過時,史丹福大學亦與莆田系無關。此外,近年不少人飽受困擾的電騙案,起源亦在福建安溪,當地有「電騙之鄉」之稱。

「並不是福建人做生意狠辣,而是福建的土壤容易滋生惡人。」時事評論員劉銳紹向《蘋果》解釋。他指出,改革開放後中國成立4個經濟特區,3個在廣東省,1個在福建廈門。廣東的經濟特區有港資及外資制約,制度及營商文化較貼近國際社會,相對規範,但廈門欠缺大量外資企業,慢慢成為法外之地,如轟動全國的「遠華案」賴昌星就在廈門。當地官員要步步高陞,亦有賴福建商人搞好當地經濟,默許當地商人問題,據說賴昌星的保護傘就是賈慶林,賈最後官至常委。現任總書記習近平同樣以福建起家,仕途步步高陞。因此在經濟特區加上官方默許,福建較易滋生出營商手段有問題的商人。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