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極權下父親節】王全璋盼追回失去的5年 「每次出門兒子都怕我被抓走了」

更新時間 (HKT): 2020.06.21 11:01

(新增:內容)極權之下的父親節,對於一些家庭來說,或許又是一個維權的日子。湖南長沙三人只是辦了一個非政府公益機構,幫助弱勢,就被指顛覆國家,被捕接近一年,家人不准見,案情不公佈,律師不能用。一宗沒有案情的案件,令一個4歲的女兒今年無法與爸爸過父親節,令一個55歲的律師,眼白白看着兒子不明不白被羈押。

坐完冤獄,不代表就即能與家人樂也融融,人權律師王全璋在兒子2歲時就被抓走,5年後回家,終於能夠相處。不過二人之間還是有陌生感,被政權奪走與兒子一同成長的時間已無法追回。

「看到孩子的照片,我崩潰了」

「一開始的時候,看到孩子的照片,我崩潰了。時間越來越長,有些反應也比較麻木了,我們這些被關的人,也只能強迫自己去過一種堅定之下的生活。」人權律師王全璋,於2015年的709案被捕,2020年4月初獲釋,他憶述,在被囚禁的差不多5年間,妻子生日、兒子生日或是父親節也好,他慢慢學會不要去想着,讓自己情緒不起伏、不崩潰,「在某個特殊的時刻,還要特別去想念,或是特別感動的話……後來情緒壓抑自己的感動,不敢太起伏。」

王全璋4月底回家與妻兒團聚,如果是童話,也許到這就會落幕,畫下句號,但這是現實的生活,更甚的是,這就是中國的現實!

「有一點陌生感,對我的排斥,長時間沒有關係建立起來,教他學習他會比較反感,有時候做的不是很正確,我跟他說也是很牴觸,這是我很尷尬的地方,我不知道我要花多少時間去彌合這種裂痕,彌補這種虧欠。我也不知道怎樣建立一個真實的父親關係。」

「兒子跟家人說,已記不得爸的形象」

王全璋被控顛覆國家政權,坐牢4年半,實際與家庭分開接近5年,兒子認識這個世界的過程中,他無法參與,關係生疏又陌生,兒子對他的認識,也只能從母親的口中得知。王全璋對《蘋果》說,和兒子全全間總有着隔膜,「幾年前,孩子回家的時候,跟家人說,已經記不得爸的形象了,其實也就是通過他媽媽的描述,對我有情感上的聯繫,我對他的認識是很缺乏的。」

兒子7年的成長,只有2年在身邊,一個個重要的時刻,都因為強權而錯過,訪問中,王全璋不斷說內疚,說自己現在就如新手爸爸一樣,不斷學習如何與兒子相處,「我對他的了解,對他這個年齡應該有的一些判斷,我自己本身還在一個學習當中。」他說,前一陣子弄哭了兒子,自己也手足無措,「前幾天到同學家跟貓咪玩耍,有欺負小貓的意思,我就說不許欺負小貓。孩子發現我這麼重視貓,他說:貓重要還是我重要,我說貓重要,沒想到一句話就把他惹惱了,哇哇大哭。」王全璋是老實人,他說貓重要,是希望兒子學懂尊重生命,但卻不懂怎樣對兒子表達。

「想自己的孩子就去擁抱他」

不過,強權能奪去他們父子相處的5年,卻不能奪去二人之間的連繫。王全璋被抓走,也讓兒子留下永久的陰影,「我離開房子的時候,我的孩子會非常擔心會不會被抓走,時間長了,他會問他的媽媽,爸爸是不是被帶走。」這樣讓王全璋很內疚,但從另一個角度看,他也知道兒子是關心自己,「他會很關心我,很擔心我,這是我很感動的一塊。當見面的時候,他的表現就是很不在乎,當見到就有叛逆的心理。」

前一陣子,他們一家跟學校去郊遊,是久違了屬於家人的重要回憶。王全璋說,在被捕前的父親節,他都沒有好好想過怎樣過,這一年,也許是一個可以跟兒子增進感情的機會,「我之前也不是很注意這個節日,(這一年)可能還是和孩子互動一下,溝通一下,看一下有沒有可能增加感情的機會。現在就享受生活,享受美好的時刻。」

縱然經歷眾多苦難,但能回到家總是好,「過去會有壓抑感,現在沒有壓抑感。想自己的孩子就去擁抱他,有真實情感的交融,最大的感念是擺脫了過去的壓抑感。」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