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網禁】專訪前審查員爆4字刪帖秘密 「監控讓你恐懼 要你自我審查」

更新時間 (HKT): 2020.08.19 09:59

「在互聯網這個戰場上,我們能否頂得住、打得贏,直接關係我國意識形態安全和政權安全。」 2018年,習近平說。

在中國,為了打贏這場互聯網戰爭,以審查阻斷人民自由地交流,以網警監控令人噤聲,以五毛創造「主流意志」。曾在中國當審查員多年的劉力朋對《蘋果》訴說網絡審查的隱秘,審查員、五毛和網警恍如製造輿論的鐵三角,分別防守、進攻與威嚇。他說,不能做到每一個人都被審查,所以審查與監控只是為了讓人民恐懼,繼而自我審查。

那是2020年3月19日,北京氣溫只有10℃左右,武漢肺炎疫情依然在中國肆虐,全國需要健康碼才可以走動。劉力朋正帶着家人趕忙前往北京首都機場,希望能盡快離開這個自己生長的地方,心想着「手機上的資料,不能被發現。」他在中國做審查工作做了十年,單是在微博就已經工作兩年。他眼見武漢肺炎疫情下,全國排外情緒十分嚴重,手機內很多當審查員時積累的工作日誌等資料,他擔心在被掃健康碼時手機上的資料被查到,「到處都是檢查站和健康碼,嚴重侵犯隱私的東西,這我就更心虛了,因為我之前接受過外媒採訪。用軟件刷一下我手機就完了。」

好不容易到了機場,空無一人,空氣靜止一樣,上機前劉力朋還是不安,生怕最後一步被抓,直到上了飛機,「終於踏實了。」抵美後,劉力朋加入了當地致力促進中國法治、人權和言論自由的非營利組織「華人反極權聯盟」,這也是當是為自己當過權力爪牙的一種贖罪。他近日接受《蘋果》訪問,道出自己當審查員歲月的秘密。

●內容審核24小時進行

「就審核工場,就是中國互聯網產業的富士康。互聯網審核都是工場化,所有人坐得整整齊齊的,一個隔間、一個個隔間,每個人大屏幕的素材都是一模一樣。」他說,當時內容審核員共有120名,一共分為4組,分為兩班, 為保證24小時都有審核人員在工作,兩班工作人員必須無縫交接。

坐上位子,打開電腦,電腦內的敏感詞庫就會為審查員提供那一天要人手審查的帖文,他們一天就像機械人一樣,日以繼夜審查帖文,「我們在後台,拿鼠標,看一下,滑;滑一下通過,給這條通過,滑一下,看一下。」 當審查員發現可能有問題的帖子,他們還是有既定程序,「遇到那些真需要刪除的東西,首先要看IP地址,點一下賬號看一下,是不是一直在發這樣的」,如果不是敏感用戶,而只是單一的敏感帖文,審查員要處理也有四個選項:隱、止、密、刪,「『隱』,就把帖子隱藏掉,不會被搜索找到;『止』的話,不可以轉發;然後就是『密』,這是最常用的方法,等於就是刪了,但是原作者可以看到,大部份需要刪的其實都是用『密』;『刪除』這個選項,就是比較嚴厲,提醒這個用戶,你的東西被我們刪了。」劉力朋說,要用到刪除,等於就是向那個人曝露了審查員的存在。

如果把帖子設定為隱私,審查員就看不到嗎?「Private也看,private只是對公眾,但還是在平台。」《1984》的「老大哥在看着你」,每天都在中國互聯網上演,劉力朋笑說,「不單是在外面看,在卧室內也在看。大部份用戶以為只有這種高危敏感詞才會被看,其實所有都受嚴密監視。」審查員之間休息時也不會討論自己看到甚麼東西要刪除,大家秘而不宣,「我們在私下裏, 幾乎不討論的,午休的時候,大家在休息室,沒有人會溝通這些。」

劉力朋稱,審查命令的來源是來自公司政府關係專家,是政府與微博審查部門之間的中間人。根據劉力朋提供一份2016年內地互聯網的敏感詞清單,單是與習近平相關的敏感詞有兩萬多個組合,直接的例如是「習皇帝」,又或是迂迴如「包子 治國」這些字眼都是要審查的敏感字。他說,在中國就連「維多利亞公園」、「Victoria」等都是敏感詞。

●審查員負責守,「五毛」負責攻

審查是其中一個手段,但互聯網落到中共手中,不但要阻截人發表意見,還要營造主流意見,審查員防守,俗稱「五毛」的評論員則進攻,「與五毛合作,完全是被動的,有一個指令叫做篩選評論。中共的五毛要執行任務,比較集中化。給審核員發一條指令,刪某某評論,只保留正面。把人民的言論蒙住。他們會把對於中共來講的真相留下來,只留一個聲音就好,但是這是一種洗腦。真的刪了,假的留下,把老百姓的腦子燒壞。我們當時做的也很糟糕。」劉力朋說,針對香港人的議題也是主要操弄對象,「它有時候會開放互動環節,讓中國人去罵香港。」

除了審查員、評論員,還有一方就是更強力的—網警監控,「網警抓人,都會直接去抓,但是在六四時,忙不過來,也被我們刪得太快,也不知道拿甚麼交差,就找微博的審查員要一個表。」彭博社去年也估算,中國每年花費近1,800億美元(約1.4萬億港元)在網絡維穩、監控,網絡警察,內容審查。

●「 拒絕恐懼就是最好的反抗」

劉力朋坦言,要做到每個人都被審查,並非人力可以應付,所以審查與監控,目標還是要達至恐懼,自我審查,「中國人默認自己沒有言論自由,每個人都被隔絕,表達的成本太高。中共已經在互聯網得心應手了,把互聯網主權這些理所應當的東西都刪了、操縱互聯網,操縱人民。」審查、威嚇、製造主流意見後,人民真實的聲音不敢發出,歷史就會被淡忘。六四是一個例子,「人民不想表達,已經沒有東西表達。總體上來講,審核就是為了讓你自我審查。」他指,現在中國人也已經被審查搞成神經質,「連『政府』、『領導』都不敢說,都要用漢語拼音首字母去说,ZF(政府)、LD(領導),但其實根本不是敏感詞。」

人在美國,見到今日香港發生的一切,他倍感內疚。他想起以往七一,只要是來自香港IP的用戶,都在微博發不出圖片,因為北京一直擔心香港民主運動觸動到內地,「我就是這樣被觸動到,看到香港人去爭取的、探討的這樣一個過程,震憾教育。」面對現在「港版國安法」的威嚇,香港人多少都會自我審查,劉力朋說:「 拒絕恐懼,就是最好的反抗。」《蘋果》以電郵向新浪微博查詢內地審查情況,及香港用戶會否同樣面對審查,惟截稿前未獲回覆。

●2016年敏感詞:

  • 習大大 暗殺
  • 港媒習女兒照片
  • 維基百科 習馬會
  • 慶豐 帝
  • 彭 蘋果
  • 維基習對南海
  • 習明澤回國了嗎?大大的女兒不回國
  • 十九大習會連任嗎?
  • 澤民 後悔習

資料來源:劉力朋提供

《蘋果》記者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

iOS / Android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