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商淪民企│習新令嚴控商家跟黨走 分析:處處需財 局部共產港資

更新時間 (HKT): 2020.09.16 18:09

(更新內容)新華社昨晚發佈《關於加強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意見》(下稱意見)全文,要求加強針對民營經濟的「統戰工作」,列明對象包括在內地投資的港澳商人,做政治上的「明白人」,進一步加強民營企業黨建工作,但不包括台商及外國商人。

內地政治學者吳強對《蘋果》表示,這次的《意見》可以看作是中共對民營企業家或港商的《白皮書》,用字非常強硬,不帶有半點安撫,他指這樣意味中共實質上是要進行「統制經濟」。國情專家劉銳紹則認為,香港從「黃花閨女」變了「黃臉婆」,今時不同往日,若要在內地行商,只得「硬食」,港商本身優越的地位變得與內地民企一樣,情況有如現代版的局部共產,主因還是中國經濟下滑,處處需財,需要吞併民企、港資。

全國民營經濟統戰工作會議周三(16日)在京召開,會上傳達習近平的重要指示。習近日對做好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作出重要指示,堅持「兩個毫不動搖」即「毫不動搖鞏固和發展公有制經濟、「毫不動搖鼓勵、支持、引導非公有制經濟發展」, 稱非公有制經濟是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重要組成部分,促進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和非公有製經濟人士健康成長,具有十分重要的意義。

值得注意的是,意見是改革開放以來,黨中央出台的第一份關於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文件。

●對民營企業家或港商的《白皮書》

內地政治學者吳強對《蘋果》表示,這次的《意見》可以看作是中共對民營企業家或港商的《白皮書》,用字非常強硬,不帶半點安撫,他指這樣意味中共實質上是要進行「統制經濟」。

吳強指出,中國持續「國進民退」,就是擔心民企控制的資本過於強大,控制了社會的力量,影響到中共的統治,所以北京這次對民企和港澳工商人士開聲,在政治和經濟也兩手加強,不是為了要經濟競爭,而是要表明抓緊民企、港資,不容許出現影響統治的企業家,例如是資助香港或內地的社會活動。

中共這次明白說出要求,是政治和經濟兩手抓,要企業家一定要做個政治「明白人」,一手要抓住經濟。吳強也說,他不排除中共未來對香港企業會提出更多措施,例如有黨的地方代表加入企業,作為聯繫代表的方式,也可能這種跟紅色資本的關聯會加強。港商一直是北京的統戰對象,相比之下,對台商的「統戰」一早已進行,統戰是為了要統一,而不是擔心出現顏色革命,所以這次沒特別提到台商。

吳強說,統制經濟的例子包括是1930年代前後在意大利、德國以及當時的中華民國政府,當時準備轉入戰時經濟的指令經濟模式。

●香港從「黃花閨女」變「黃臉婆」

面對中央要加強統戰港商,國情專家劉銳紹對《蘋果》形容,香港從「黃花閨女」變了「黃臉婆」,今時不同往日,若要在內地行商只得「硬食」,港商本身優越的地位變得與內地民企一樣,情況有如現代版的局部共產,主因還是中國經濟下滑,處處需財,需要吞併民企、港資。

此外,劉銳紹指,要做個「政治明白人」,是打壓支持民企的手段之一。他舉例,六四時期的民企四通集團為例,捐出10 萬人民幣予學生,又為學生印刷傳單、刊物,提供物資支援,中共不悅所見。

至於未來港商要在內地通行,就必定要順服共產黨,甚至成為黨員嗎?劉銳紹指未必,不過,就大商家、大財團、大行業而言,就有更多要求,以阿里巴巴創辦人馬雲為例,他的共產黨員身份在2018年被披露,及後配合「國進民退」辭去董事局主席;因此香港首富李嘉誠在胡溫時期及習李時期政府有親疏之別,也許是因「拒收編」所致。

劉銳紹指,至於中小型港商,就是「肉隨砧板上」,一場「統戰」變成「捅戰」。

●劉達邦:港商待遇比民企差

中辦近日印發意見,要求加強對民營的「統戰」,表明包括內地投資的港商。過往統戰一大手法是企業設黨委,在內地設廠的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榮譽主席劉達邦向《蘋果》分析指,對港商的統戰工作過往不時發生,如被邀出席一些宣講會或政協會議等,但相信不會在港商設黨委。現時未知中央有何新統戰手法,但如要求資助官方活動,那港商或再受財政損失。

劉達邦指,中國對港商的統戰一直存在,他指出政府會找港資商人,在鎮召開的人大或政協會議,他曾被邀請去旁聽,「講吓國家幾威水、出口有幾多,個鎮排名第幾咁。」政府亦曾邀請他出席官方活動。近年中國亦開始在企業設立黨委,他不擔心會在自己廠設黨委。他指出,現時有黨委的民企都是大企業,特別是創新科技的企業,如華為等,「所以佢先要有人睇住,睇住有無技術轉移,對國家有無用」。他指相反港資很多只是小企業,亦並非高新科技,「得過一億幾千萬的規模,佢都廢時睬你哋啦!」

今次中辦的意見,無形中將港商與內地民營企業等量齊觀。劉達邦指出,以往港商有優惠政策,但近年中央政府眼中港商及內地民企已差不多同等看待。他補充:「其實我哋待遇比民企仲差啲,有啲優惠政策佢哋容易攞到,我哋就攞唔到。」例如獎勵上市方面,成功上市民企有500萬人民幣(約571萬港元),未成功上市亦獲派100萬(114萬港元)至200萬(228萬港元)。就算在地方層面,他指出不少政策都是針對外商或港商執法,他以環保政策為例:「我哋做少啲都罰吖,其他隻眼開隻眼閉,特別某些人同政府熟,仲可以放一條生路」。他認為,這些做法背後原因是內地希望培育當地民企。

●港商:拒當政協做應聲蟲

今年5月全面退出內地市場的童裝連鎖店Chickeeduck 行政總裁周小龍對《蘋果》指,雖然沒有被要求在公司設黨部,但曾經有朋友邀請他去當廣東省政協,擴展圈子,「做咗咪即係捐錢,同埋去做應聲蟲!」他沒有答允。

周小龍直說,在內地從事零售業本身沒有甚麼稅務優惠,需要支付的增值稅及利得稅的比例,與內地民企支付的一樣,分別為16%及25%。政府給的「甜頭」不多之餘,還會因政治表態,被內地官員無理打壓。

周小龍指,反修例運動期間受訪,說了一句願意「捐點錢」支持和平示威者,即被內地網民截圖,向長沙公安告發,他在當地經營的溜冰場未幾有公安上門調查,但問及罪名,對方沒有回覆。

《蘋果》記者/新華社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