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遙古城歸國有|200戶遭貼封條趕走  苦主遭兩次共產:財困政府看上「肥肉」

更新時間 (HKT): 2020.09.17 13:57

(新增內容)山西平遙古城近日成為內地網民熱論話題。古城內200戶居民的祖屋近來被地方當局強行收歸。有人擔憂國內經濟差,當局看上這個旅遊景點的「肥肉」,強搶私產收歸國有。國情專家劉銳紹向《蘋果》表示,現今發生的事根本是歷史重演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共產風」,估計未來或會有更多同類事件發生。不過由於時移世易,民間不滿政府貪腐,拒絕再受騙。被通知產權證作廢的平遙寶裕源客棧老闆趙培金向《蘋果》無奈地表示:「政府行為,老百姓惹不起的。」

●戶主被要求15日內搬走

平遙祖屋位於山西晉中地區。今次事件可由1958年說起。這些名叫經租房的房產,政府在當年的私房改造運動中,從私房主手中將閒置房屋「代管」,出租予有住屋困難的人。1966年9月,停止向私有房主發放租金,所有經租房、留給房主的自住房,全部被政府接管。

1985年,當時的城鄉建設環境保護部印發《關於城市私有出租房屋社會主義改造遺留問題的處理意見》,對私房改造運動中出現的各類問題給出解決意見。許多城市開始將一度被政府接管為國有的「經租房」,逐步還給房主。幾年前,戶主出資從當局手中取回私產,用作營業開店的舖面,豈料政府如今卻反悔。當局解釋,退還這些房屋的決定有誤,因此需要「糾錯」。山西省委6號文件規定,太原、大同、陽泉、長治、榆次五市出租房屋一百平米以上的,城鎮房出租房屋六十平米以上的,可作為改造對象進行改造,已納入改造的私有出租房屋,一律屬於國家所有。有關文件限制戶主15日內搬離,逾期將強制收回房屋。有平遙古城房甚至被強行帶走,店舖被查封。

●有房子現值數千萬

位於南大街171號的平遙寶裕源客棧,房產持有人趙培金向《蘋果》稱,客棧曾於2018年翻新,雖然個別業主提出維權,但縣政府不跟居民「講道理」。他說:「政府行為,老百姓惹不起的。」趙老闆稱,房產是祖傳的,由清朝太爺那代開始都屬於趙家,「我們有房產證」,但現在平遙縣自然資源局於今年8月26日登報,單方面將他持有的「不動房產權證書」作廢。

趙老闆表示,平遙古城至少有500多戶,現在受影響的約有200至300戶,當局指當年退還房產證給他們是錯誤的決定,他坦言已透過律師入稟起訴縣政府,至於當局要他們甚麼時候撤離,暫時沒有具體說法,也沒有提出任何賠償。他估計,如果被強行拆遷,至少損失上千萬元人民幣。他說:「最壞的打算就是把我們的房產收歸國有。」

平遙古城客棧業主竹燕(化名)指,當局單方面定下收房期間,又不予人任何上訴權利或協商途徑,強行過來就鎖起單位及貼上封條。一條據悉在上月29日拍攝的影片見,有穿制服的警察和城管在一間客棧貼上封條,趕走住宿客人。有房主幾經艱辛,甚至花了幾十萬才討回房子,目前有些小院市價高達數千萬元。

竹燕說:「經租房10年前還給我們的時候,是破爛不堪的爛房子,我們投資鉅款修好了,所以覺得很冤,平遙旅遊業發展起來以後,門面房的價值也就增值了,翻了有十倍的價格吧,平遙縣政府眼紅了,他就說當時我錯了,我又不給你了,要強行收回。」

●民眾:財困政府看上「肥肉」

對於政府無故強搶私產,晉中居民吳冰接受美國之音訪問時認為,事件與當地政府財政陷困有關,因為當局看上旅遊還是一塊肥肉:「政府發不出工資,而旅遊景點有收入,平遙是旅遊大縣,財政收入相當可以,所以他們盯上老百姓最後一塊蛋糕,把它收回來由他們當局自己來經營,最後一茬韭菜也要割光。」

吳冰又描述當地的經濟狀況:「公安的工資都降了,他們心裏一片不滿,政府對待國保也不像以前那樣,也降薪了;我們這裏的鐵路上,(工人)下一步還要降薪百分之二十。前幾個月每月已經降兩千多塊錢,公安也降了,而原來他們活得很好。現在效益不好,被卡得特別嚴,今天這個查,明天那個查,天天搞,他們有很大怨氣。」

吳冰指出,自己幾個朋友在煤礦上班,那裏上班原本不用打卡,現在每天打四次卡,以前根本沒有人管考勤。煤礦現在都不生產煤,煤炭滯銷;房地產市場低迷,房屋價格高,沒有人買房子,爛尾樓太多,而老百姓沒有那個消費能力。

平遙縣政府2020年施政報告說,該縣2019年共接待遊客1,765萬人次,旅遊總收入209.7億元人民幣(約243億港元)。

●劉銳紹:民眾不會再受騙

資深時事評論員劉銳紹表示,中共建政初期,國家經濟欠佳,當時的「共產風」將民營企業資產,以贖買形式賣予國家,當然價錢是否合理則另作別論。文革後認為這個做法有問題,才將當時的資產逐漸還予民間。

劉銳紹,平遙古城今日發生的事,根本是歷史重演,是現代版「共產風」。現時與當年處於同一背景,就是「國家缺錢」。政府就用不同手段,例如思想教育、思想覺悟,讓民眾「主動奉獻」資產,否則就用其他手段,例如羅織經濟犯罪等罪名,沒收資產。

如今,中美貿易戰和中國經濟出現下滑趨勢等因素,高層又會想到從民間搾取資源。大財團要臣服於政黨,其中一個例子就是阿里巴巴的馬雲。「中央覺得(大財團)搵咗咁多錢,就要攞返咁多出嚟,然後再要你交出權力。如果你入埋黨,仲有條『繩索』綁住你。」

劉銳紹估計,類似的情況會越來越多,甚至有企業收歸國有,「好似香港一樣,當你有利用價值,當你係黃花閨女,咩都肯應承;一無利用價值,就會變臉」。

他認為,對於現代化的「共產風」,社會環境,經濟環境,人民意識已大不同。如今的民意反彈一定比當年大。五十年代初期,大家會以同心建立國家作號召,貪腐無現今般嚴重。但如今貪官污吏自肥,人民不會甘心再受騙。另一方面,民眾感受到實利在身,大家生活已改善,過去努力得來的成果突然被奪,民間意見自然有強烈反彈。

《蘋果》記者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