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缺糧|疫情、水災嚴重打殘生產 穀賤傷農是致命傷

更新時間 (HKT): 2020.12.05 15:22
內地農業機械化程度不高,機械化插秧比例僅有40%。(路透社)

中國事隔30年再次從印度進口大米,引發不少網民對中國糧食問題的討論。當局雖然不斷重申內地的糧食庫存量穩定,不會出現危機。不過,武漢肺炎從中國擴散到全球,對中國農業造成衝擊,更甚者是有學者認為,內地加速城市化,農地面積及農民人口不斷減少,生產成本不斷上升但效率卻沒有提升,農民蝕本種米,穀賤傷農才是中國農業的致命傷。

內地今年受到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不單經濟受到打擊,農業生產亦受一定影響。除了糧食的種植以外,中下游的生產、運輸、供應、進口等環節全部受影響。內地未有具體講述疫情如何影響水稻生產,但內地官員接連吹噓水稻生產2月下旬從南到北全面展開,農業農村部部長韓長賦又再強調透過激勵性利益補償機制,保護水稻主產區和農民種糧積極性,確保水稻面積穩定在4.5億畝以上、產量穩定在2億噸以上,可見疫情已對農業造成一定影響。

除了疫情,內地今年天災不斷。飽受暴雨、洪災侵襲,長江流域現嚴重災情,洪水淹沒眾多良田。另外廣西爆發蝗災,出現大量「蝗蟲大軍」吃光農作物,農民苦不堪言。在多重打擊下,分析機構憂心大陸下半年恐發生糧食危機。

中國一直都強調「以農立國」,過去50年糧食基本上能自給自足。然而,自從城鎮化步伐加快,城鎮人口早已超過農村人口,隨着工業化、城市化影響,農地面積每年以40萬公頃的速度減少。

2001年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是對農民其中一個打擊。中國入世後開始於大米實行關稅配額,每年配額532萬噸,僅收1%關稅,超過配額則收取65%關稅。農業農村部農業貿易促進中心副研究員馬建蕾指出,越南等國家的大米遠較中國大米便宜,即使加上65%超額關稅,價格仍較中國大米便宜,這令部份加工企業寧可選用低價的進口大米。

企業改用進口大米,馬建蕾認為這令到中國大米出現過剩,庫存壓力令到價格受制制,內地的水稻淨利潤由2012年的每50公斤15.1元人民幣(下同,約17.9港元)降至2016年的0.2元,2018年更是轉為虧損,挫傷了農民生產積極性,令到稻種植面積下降,產量持續下滑,影響糧食生產穩定。

深圳的前瞻產業研究院發表的報告則指出目前內地水稻生產的各項問題,其中,主要種植水稻的南方,特別是長江中下游地區,受到氣候、地形、農地破碎等因素影響,機械化水平極低,其中以機械化插秧比例僅有40%、飛機播種更只有20%,與美國100%種植水稻難以比較。

與此同時,大部份中國農民都是小農經營,依靠依賴手工勞動和精耕細作,勞動成本高、生產資料成本高、水源易污染、生產效率低等一系列問題,當局又以最低收購價政策收購農作物,最終,嚴重限制農民的收入,引發「穀賤傷農」,農民種水稻反而會虧本,次年就不種稻,產量可能大幅減少,容易造成國家糧食安全危機。

除了作為供應鏈上游的農中,內地大米行業的中、下游亦有各自問題。在收購大米後,中游的加工工序,如清理、脱殼、碾米、烘乾、分級、包裝等等,由於技術門檻不高,引來大批民營企業加入,不但市場競爭激烈,產能過剩、整體效益極低,利潤亦薄如紙片,大米的中游加工的增值只有1.2倍,遠低於發達國家的2至4倍增值。

至於向民眾銷售的下游產業,對於國產大米存在定位模糊、推廣手段雷同、產品質量難控、市場競爭混亂等問題,眾多的大米企業一直在價格戰的泥潭裏廝殺,加上進口低價大米的持續衝擊,本來利潤微薄的國內大米加工企業更是步履維艱,不少企業出現虧損。

分析認為,內地大米行業要從源頭開始進行大規模改革,包括不斷提高水稻的科技創新能力,增強科技增糧技術儲備,加強水稻科技推廣力度,提高水稻綜合生產能力,同時要改變目前「有產品無品牌」、散裝大米店據市場的亂象,向集團化發展、統一打品牌,才能降低加工成本,維持國產大米行業的持續發展。

綜合報道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