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細債仔|河南狠父殺妻 9歲女孭父債被限制消費 法院亂判今急道歉

更新時間 (HKT): 2020.12.16 17:39

(新增內容)8年前,河南鄭州王X晴(原名:陳X蔓)只有1歲,就遇到生父殺害生母和外婆後被判處死刑的倫常慘劇。父親行兇後準備賣樓,買家繳付55萬元人民幣(下同,約65萬港元)後卻未能收樓。今年10月,河南鄭州中院終審頒下判令,要求現年9歲的小晴「替父還債」,但她無力償還,淪為「老賴」(失信被執行人)。上月25日,法院向小晴發出限制消費令。內地法學學者坦言,沒見過未成年人被限制消費,而小晴可能是全國迄今年紀最小的老賴。內地律師向《蘋果》表示,根據內地法規,未成年的孤兒不可能成為老賴,因為她只有9歲,沒有自行判斷能力,應由法律代理人或監護人承擔責任,因此鄭州金水區法院是「完全錯判」的。疑似因為案件引發輿論,小晴被限制消費20日後,鄭州市金水區人民法院昨發出執行決定書,解除其限制,原因是執行期間查明她並未成年。法院急急於今日凌晨發聲明致歉。

小晴的外公王愛國今日獲悉對外孫女的限制高消費令被解除後,他說:「我心情很複雜。我們實際上享受不了甚麼高消費⋯⋯為甚麼當初發出限制消費令的時候,沒有考慮我外孫女的履行能力呢?我說一句不太合適的話: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領取低保金的小晴對法庭的判決一無所知。寒假即將到來,養母過往春節假期都會帶孩子出外旅遊,但今年卻不敢提起片言隻語,怕小晴問起「今年能不能去珠海玩」,因為她被限制旅遊、度假等高消費行為。

外公王愛國近日向內地記者道出外孫女坎坷的身世。小晴的父母陳東、王冉均是傳媒人,二人於2008年登記結婚,2011年5月21日誕下女兒。幸福生活維持不到9個月,陳東因為爛賭欠下數十萬賭債,只好透過信用卡透支和借高利貸度日。2011年底,陳東想賣樓套現還債,但遭到妻子王冉和外母秦寶蓮制止。2012年2月23日下午,陳東動了殺機,準備好安眠藥放入酸奶中,妻子和外母誤喝加料酸奶陷入昏睡,他先用尿布焗死妻子,並將其毀容,再殺害外母,然後把二人拖到廁所肢解,並且棄屍。

兩日後,陳東找同一間媒體做記者的王鵬簽署房屋轉讓合同,以68.63萬元(約81萬港元)出售,根據合同約定,王鵬先給55萬元,當完成房屋產權過戶手續再支付13.63萬元(約16萬港元)。但王鵬卻只拿到房屋鑰匙,還沒辦好轉名手續。另一邊廂,陳東在殺妻4天後,帶着只是襁褓中的小晴逃到長沙老家。他謊稱正和妻子鬧離婚,給了哥哥20萬元(約23萬港元)後將女兒託養給他,然後銷聲匿迹。

直至3月初,陳東的哥哥收到弟弟的一封信:「吵架離婚是騙你的,我犯了天條,需要跑路,但寶寶是無辜的。」他感到不對勁決定到鄭州報警。2012年11月16日,陳東在貴州安順落網。

「記者老公殺了記者妻子,當時是很轟動的。」72歲的王愛國訴說,法院最終把外孫女的監護權判給他,但他年紀大,一個月靠3,000多元(約3,553港元)退休金過活,照顧小晴也份外吃力。就在王愛國一籌莫展之際,陳若蘭出來協助,後來更成為小晴的養母,當時,3歲的小晴在正常的家庭成長。

王愛國多年來因為這場家變導致官司纏身。2013年6月17日,陳東因殺人罪被判死刑,並要賠償3萬元(約3.5萬港元)喪葬費;2015年民事案開審,陳東因身無分文只剩下「凶宅」,買家王鵬於2017年3月決定循民事起訴小晴,要求解除法院預查封房產令,判令購房合同合法有效,但鄭州市中院駁回王鵬的訴求。

2018年,王鵬再次入稟,要求判令解除轉讓合同,歸還購房款55萬元。當時王愛國認為祖孫二人是受害人,法院不會要他們還錢,2019年4月,王鵬將陳東的父母並列被告,指他們是陳東遺產的法定繼承人,要求負擔債務。由於陳東的父母擔心官司纏身,在王愛國安排下,只好在法院見證下,陳東的父母與王愛國簽下協議,把陳東名下的房產全部贈予小晴,但有關陳東的一切債務糾紛,她都不承擔。

2019年6月28日,鄭州金水區法院就王鵬起訴小晴一案作出判決,認定房屋轉讓合同無效,王鵬應該歸還房屋,同時小晴則要歸還父親賣樓所得55萬元,理由是陳東的父母已放棄繼承,第一順位繼承人小晴應在陳東遺產範圍內返還。金水區法院判決小晴歸還王鵬55萬元所得後,王愛國一邊要提出上訴,一邊想讓陳東的哥哥歸還20萬元。但他又擔心因此得罪了與小晴血緣關係最近的大伯父,「她已經是一個孤兒了,在世的親人本就不多」。

2019年12月5日,鄭州中院以「事實不清」為由,將王鵬訴小晴的案件發還重審。今年8月31日金水區法院作出重審一審判決,認為原、被告雙方各自訴求依據不足,判決結果與上次一樣,小晴須歸還55萬元。今年10月29日,鄭州中院維持原判。代表小晴的律師趙波認為,《繼承法》有規定,繼承人要清還被繼承人的債務,但《合同法》並未把「返還財產」規定為「債務」,那小晴作為無效合同的受害人,「為何要她來承擔?」二審判決作出後,金水區法院向小晴下達執行通知書、財產報告令。但小晴根本無力還錢,上月25日法院向她發出限制消費令,一旦進入「黑名單」,她將不能坐高鐵,也不能在星級以上酒店消費。

中國政法大學博士生導師、中國法學會民法學研究會副秘書長王雷向內媒分析,這55萬元應該屬於廣義上的「債務」,但法院既然認為轉讓合同無效,歸還多少就應該根據雙方的過錯來確定,「這恐怕需要法院進一步查清事實,進一步認定買房人的過失有多大」。

內地維權律師任全牛向《蘋果》表示,未成年女童繼承父親的遺產,在內地民事法律沒有任何問題,但這案件荒唐的是將9歲女孩判為「老賴」,因為這失信被執行人判令是對有行為能力的人進行限制消費,對於法律代理人也無權對未成年人處理個人利益的財產,她本人也沒有資格處理這大額的資產,案件的判決跟立法本意存在衝突。

廣東瀛尊律師事務所高級合夥人肖海峰則認為,這宗案情由9歲孤女承擔民事責任是依據內地的《合同法》,繼承人要承擔被繼承人的債務,但這規定是私有財產應由法定代理人或合法監護人承擔;若然遺產沒有依法處理,即是房產還沒進行拍賣,女童不可能會成為老賴。

他重申,內地法例沒有「父債子還」的法律規定,司法案例很少見,但農村孩子願意為父親還債的情況是有存在的。肖依據法律判決書來看,推測在處理遺產過程中不知是否已解決房產問題,而9歲女童作為孤兒,案件的責任人應是孤女的法律代理人或合法監護人,但法庭卻不處分他,而出現這樣荒唐的結果。

案件曝光後,引發社會關注,紛紛狠斥法院亂判,疑似受到輿論壓力,昨日,鄭州市金水區法院下達了解除對小晴限制消費的執行決定書,原因是「執行過程中,查明被執行人係未成年」,故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限制被執行人高消費及有關消費的若干規定》第二條之規定,決定解除限制消費令。而第二條規定是指:人民法院決定採取限制消費措施時,應當考慮被執行人是否有消極履行、規避執行或者抗拒執行的行為以及被執行人的履行能力等因素。

小晴的外公說,昨日下午,金水區法院審管辦相關負責人專程把他叫到法院,雙方就案情進行了溝通。而金水區法院負責宣傳的工作人員向內媒透露:「因為這個案件比較重大且敏感,現在政法委和上級法院也都在關注着。」

今日凌晨1時49分,金水區法院悄悄在官方微博發佈了《致歉聲明》,指已立即對案件進行了複查,並要鄭重地對大家說一聲:「我們錯了!」金水法院指,對未成年人發出限制消費令不符合相關立法精神和善意文明執行理念,是錯誤的,該院就此錯誤向當事人和網民誠懇道歉。

不過,這則道歉聲明卻未能平息眾怒,不少網民在其下方留言指摘:「為甚麼道歉總是在深夜?悄悄地?」「因為到了早上熱搜就下去了!」「法院這麼隨意和混蛋?」有人則表示:「感謝媒體的介入感謝網友的關注,沒有你們高高在上的法官老爺是不會有錯的!這麼奇葩的事情你們都能搞出來,真不知道你們搞了多少冤假錯案害了多少無辜大眾。」

《蘋果》記者/《南方周末》/新浪微博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