惡俗維基黑幕●專訪|辯護律師遭約談被DQ 傳上訴閉門秘審 創辦人爆:官二代係幕後篤灰人獲釋放

更新時間 (HKT): 2021.02.21 10:35

(新增:內容)香港2019反送中運動掀起逃亡潮,在內地的平行時空下,同樣發生一宗牽扯到年輕人「冒習天下之大不韙」的政治案。約有2,000名會員的境外網站「惡俗維基」因公開了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習近平女兒習明澤、姐夫鄧家貴的個人資料,24名成員被集體判刑,曾受查的年輕人害怕「秋後算賬」紛紛逃亡國外。《蘋果》訪問家屬、惡俗維基創辦人,以及被捕者的同居伴侶,層層翻開這宗案件的黑幕。

受訪者不約而同地控訴廣東茂名公安為破案立功,不惜向年輕人施以酷刑炮製冤案;茂名市中級法官人民法院操控判決,準備最快在春節期間秘密二審,火速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原本獲「主犯」牛騰宇和「從犯」陳濼安家屬分別聘請的辯護律師黃漢中和黃沙,春節前已分別收到司法局「約談通知」要求退出代理案件;在判決書出現的神秘「K先生」更是官二代的幕後篤灰人,最終由已落馬的上海市公安局前局長龔道安介入,獲無罪釋放。

「習近平、習明澤和鄧家貴的資料是千真萬確的,但惡俗維基不涉政治。」——惡俗維基創辦人肖彥銳

現年26歲的肖彥銳向《蘋果》闡述惡俗維基的來龍去脈。他指,惡俗維基於2013年創立,高峯時期每日流量達14萬人次,「習近平的個人資料早於2018年底已經公開,當時是幾個人委託一個警察調查出來,給了他6,000元人民幣(約7,300港元),他就去辦了」。他指出,在公安人口系統搜尋高官個人資料會彈出警報,操作上會留下紀錄,房間也安裝了攝錄鏡頭,所以這名收錢辦事的警察沒有好下場。

肖彥銳又說,習近平女兒習明澤的資料,早於2019年第一季度已外洩,是一名叫「蜘蛛」的網民率先在Twitter發佈,資料通過國家教育局系統查出來,當時習明澤的照片打了水印,用海外域名登記的「紅岸基金會」和「支納維基」才出現沒打格的「潔淨版」。

事實上,2016年惡俗維基已受到社科院關注,當時一度關閉;2017年,「K先生」顧楊陽向肖彥銳拿取惡俗維基的備份,他就成為實際管理人,而正在留學的肖就退居幕後作支援。同年,肖彥銳協助留美中國生姚納多創辦「支納維基」,就是要把討論新疆、西藏人權的政治內容分流,保護惡俗維基免被當局關注,而惡俗維基與支納維基的賬號是互通的。至於有份創辦支納維基的姚納多,肖指他在案發後於美國成功申請政治庇護,並已獲發綠卡(美國永久居留證)。

「K先生」顧楊陽成為案中的關鍵人物,肖直指他就是篤灰人。肖彥銳指,顧楊陽父親在上海教育局當高層,母親是浦東新區人大代表、螞蟻金服高層,顧家就是「不缺錢,也不缺勢力」。肖稱,2019年10月,顧楊陽已被警方抓捕,還向他謊稱自己只是配合調查,實際上,顧供出和誣衊一班惡俗維基成員,才得以獲釋。牛騰宇曾向他形容顧的為人:「顧某心理變態,很愛看殺人視頻,以他人痛苦為樂。」肖指,已與顧楊陽斷絕聯絡,《蘋果》網尋找到浦東新區人民代表大會顯示多名受訪者供出一名與顧母同名同姓的女領導,但無法求證是否同一人。

談到與案中「主犯」牛騰宇的情誼時,肖形容牛是「一個非常好的人」,他曾在香港開設一間科技公司,而牛騰宇就負責管理技術網站與伺服器,當時惡俗維基重啟時,由牛恢復伺服器的備份。肖強調,牛與惡俗維基和支納維基沒有關係,也沒有在惡俗維基發過一則帖文,只是擔任技術支援工作。

肖彥銳憶述,反送中運動期間,2019年6月23日,他與牛騰宇一起到訪香港,牛想買最新款的MacBook Pro。而他希望支持香港年輕人,也想用手機拍下當晚發生的示威情況。肖說:「因為中共有出入境紀錄,牛騰宇的影響力也比較大,當局就懷疑他有份參與(反送中運動)技術支援,被抓的初期也有說顛覆國家政權的罪行,這跟香港是有關係的。」

至於,茂名警方為何只控訴惡俗維基24人?肖推斷,警方是透過顧楊陽提供的管理人賬號和密碼,再查核註冊人的訊息,以及編寫字條的數量來確定抓捕人數。他說:「國內QQ號都是實名的,抓捕都是惡俗維基的會員,同時也是管理員。」他認為,中國當局出於政治考慮,才把牛騰宇「弄得那麼慘」;同案已獲釋的人都說,「警察私下講明要把牛騰宇關到10年以上,關到廢才不怕他報復。」肖又指,牛騰宇在「雙規」(在規定的時間、規定的地點交代問題)時,公安給其電腦打字,牛偷偷恢復了內部文件,證實2019年10月已確定自己被列為「要犯」,但內部報告還有兩個版本:顧楊陽是「要犯」,另一報告就沒有顧的名字,明顯是茂名當局炮製「陰陽文件」構陷冤案。

目前身處海外的肖彥銳指,警方曾向其母親放話,只是要他回國配合調查,「因為我有殘疾是不會關押的」;警察還向他家人出示一份《不起訴的建議書》。肖堅定地說:「我個人認為是騙人的,很多人都是這樣騙回國,所以我沒有信他們的鬼話。」

「執法人員問:你話佢哋呢班人妖平時係點樣做愛嘅呢?」——涉案跨性別人士陳濼安同居伴侶Kevin

26歲的劉家榮(Kevin),是惡俗維基案24名被告之一陳濼安的同居伴侶。2019年10月,20名廣東茂名公安跨省追捕惡俗維基涉案者,直搗陳濼安與Kevin的上海居所,犯案時還未成年的濼安被控「盜竊罪」和「尋釁滋事罪」,判處2年半徒刑。

「顧楊陽偽造咗證據,入面係濼安同牛騰宇嘅聊天紀錄。事實係當時濼安將一個域名轉讓畀牛騰宇,當時濼安都唔知道呢個域名用嚟做惡俗維基,之後好似係顧楊陽再喺牛騰宇手上攞到個域名用嚟開惡俗維基。」Kevin直言,「顧楊陽」這名字是公安衝入來上手銬制服他們時,質問他們認不認識「K先生」才首次聽見。

茂名公安執法時先關掉「執法紀錄儀」,然後翻查屋內電腦,把所有貴重財物「洗劫一空」,本身不可能儲存電腦檔案的Switch遊戲機、藍芽耳機、手錶,以及銀行卡等全部拿走,有公安還在場討論「Switch點樣玩㗎?」

「佢哋問咗我哋好多次會唔會『翻牆』?『翻牆』會做啲乜嘅問題,佢哋(公安)好驚我哋會發佈一啲CCP(反共)言論。」Kevin指,過程中,公安在衣櫃發現一些異性衣物,就好似「發現寶物咁,用廣東話當面說我哋係人妖,表情仲好猥瑣」,還伸手出來向他們施以胸襲。Kevin估計:「佢哋攞唔到咩證據就好嬲,將啲怒氣發洩喺我哋身上。」

經此一役,Kevin指公安缺乏證據沒帶走他,但已令他感到非常恐懼要逃離中國。他說,濼安被帶走後長達半年無法與外界聯絡,直至2020年6月才容許與律師會面。後來,他才得知濼安被關押在佛山一間酒店房被秘密盤問,每天只餵食發霉的黃豆米飯。直至送到茂名看守所後,Kevin從可靠消息來源得知濼安被「性侵」,公安故意顯露她的下體再進行侮辱,還不讓她服食雌激素藥物,藉此擊潰其身心,逼她認罪。

「濼安出返嚟,我會同佢一齊申請政治庇護去其他國家,發生啲咁嘅事我唔考慮再返中國喇,我驚萬一有一日佢哋(中共)再搵我哋麻煩。」Kevin說到這裏時停頓了一會,可見他對中共的殘酷打壓猶有餘悸。

《蘋果》記者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