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離種族滅絕|《玫瑰玫瑰我愛你》藏大屠殺悲歌 猶太倖存者投奔自由港 藉香港「重生」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2 10:02

【上海直擊】「玫瑰玫瑰最嬌美,玫瑰玫瑰最艷麗,長夏開在枝頭上,玫瑰玫瑰我愛你……」

僅僅看到歌詞,浪漫熱情的旋律就在耳邊響起,「銀嗓子」姚莉婉轉動人的歌聲繚繞不去。

《玫瑰玫瑰我愛你》是首經典老歌,在上世紀40、50年代紅遍海內外,對現今一代來說,卻是陌生。談起《玫瑰》,鮮少有人知道,其誕生與二戰時為逃避納粹德國「滅絕種族」大屠殺,而被迫捨棄家園、逃到上海的猶太裔難民淵源甚深。《蘋果》記者到訪剛於去年12月完成擴建後重開的上海猶太難民紀念館,追尋這群大屠殺倖存者遺留下來的足迹。有學者向《蘋果》說,戰後有數以千計的猶太難民從上海經香港投奔他國,展開新生活,當中少數因病弱無法離開,在港度過餘生。

逃離大屠殺 投奔自由港

說到這群猶太裔難民的故事,要從納粹德國領袖希特拉(Adolf Hitler,1889年4月20日—1945年4月30日)說起。香港猶太大屠殺及寬容中心行政總監、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歷史對話與問責學人李家豪(Simon)說,希特拉於1933年上台後,推行多項反猶措施,「一開始係經濟抵制、開除猶太裔公務員浪潮等等,嗰陣有猶太人見形勢不妙,陸續逃到去上海,佢哋多數係被剝奪做醫生、教師權利嘅專業人士」。此後幾年反猶手段升級,1939至45年更展開種族滅絕大屠殺。這期間有更多猶太人逃到上海,1938年是高峯期,他們大多是身無分文的赤貧難民,只帶着衣服、鍋盤等逃離。

但當時猶太人要出境很難,必須有目的地國家的簽證,但「戰時亦唔係好多國家開放港口,接納猶太人」,1938到40年間,擔任中國駐維也納總領事的何鳳山就因不顧上司駐德大使陳介的反對,發放簽證給數以千計的猶太人,2000年獲以色列政府追授「國際義人」稱號。而上海這個毋需護照、簽證即能入境的「自由港」,也成為了他們的希望。1933至41年間,超過2萬名猶太難民湧入上海。他們在自己的社區中仍維持蓬勃的文化生活,開設猶太食品店、咖啡店,還組成小樂隊表演,虹口區舟山路一帶因而被譽為「小維也納」。

直擊上海猶太難民紀念館

在微微細雨中,記者來到位於上海市虹口區長陽路62號的上海猶太難民紀念館,追尋他們的足迹,尋找這一段歷史。紀念館於2007年以虹口區摩西會堂舊址為核心建設而成,如今經過3年擴建後,展廳、廣場等都已擴充和升級,刻有逾1.8萬個猶太難民名字的紀念牆從門口移至廣場上,展廳內則有近千件展品及十多個還原場景,細訴着161個鮮活的人物故事:

手機用戶請按此:猶太難民故事

猶太人在上海開裁縫店、當醫生、辦學、結婚,館內的陳述及說明文字雖幾乎未見「中華民國」字樣,但當時簽發的證書落款日期均為中華民國年份。

隔離區中的驚與懼

然而,隨着二戰爆發,情況急轉直下。1937年日本侵華,上海淪陷;1939年二戰爆發;1941年日本偷襲珍珠港,美國向日本宣戰,中國亦正式向日本和德國宣戰。德國向日本施壓,要將在上海的猶太難民送出東海自生自滅。日本雖然拒絕了,但也設立了虹口隔離區,將1937年之後到埗的無國籍猶太人全部送進去,並剝奪他們的公民身份。

在虹口隔離區的生活非常艱苦,自由亦受到限制,必須要有通行證才能出入。Simon說,隔離區範圍不足1平方英里,「無自來水,空間又咁逼,一間房隨時住成三十幾人,生活環境、衞生環境真係好惡劣」。到1943年,傳染病肆虐,加上缺乏食物,更有數百人死於隔離區。同時,因為沒有防空洞,盟軍戰機轟炸日軍設施時,平民亦隨時會被炸死。在波蘭出生的猶太裔舞台劇女演員、劇作家Rose Shoshana,當時也與丈夫在隔離區生活,她留下的以日耳曼意第緒語(Yiddish)寫成的日記,道出了他們與死亡的距離有多近:

手機用戶請按此:Rose Shoshana日記節錄

戰後,Rose與丈夫染上風疹(德國麻疹)、傷寒,其夫不幸病逝,Rose則在痊癒後到美國居住。

猶太難民與香港

好不容易熬到1945年二戰結束,猶太難民希望能尋回家人或展開新生活,加上國民黨與共產黨衝突再起,他們想要離開上海,卻苦於無國際身份、無簽證,難以成行。Simon說,當時是分居香港和上海的猶太裔嘉道理兄弟伸出援手,幫助數以千計的難民經香港前往美國、澳洲及今日的以色列等地。身在上海的弟弟賀理士先收集要前往香港的難民名單,再傳給身處香港的哥哥羅蘭士,羅蘭士的助手每天拿着名單到碼頭接人和確認身份,並安置他們到半島酒店落腳,為幫他們申辦簽證、兌換貨幣而奔波,香港猶太社區亦為這群赤貧的難民提供日用品等支援。

嘉道理兄弟擁有的半島酒店化身成猶太裔難民的臨時避難所,宴會廳被騰出來,供他們入住。「(這些難民)好多都係最多留幾日,但係特別有一群人比較特別,佢哋想去澳洲,講緊有近300人,因為啲船好多都係送軍隊走先,所以佢哋前前後後滯留咗喺香港差唔多成半年咁多。」他們還在酒店內度過了在香港的唯一一個猶太新年(Rosh HaShanah,一般在9、10月)。

1946年,隨着這300人搭上前往澳洲的輪船,這群猶太難民在香港的足迹亦告終結,只有少數因病弱無法離開,最終在香港走到生命盡頭。但離開的人沒有忘記在香港的短暫日子,一對夫婦在抵達泰國曼谷後,還寄信回來感謝嘉道理兄弟的幫助。

其實早在1840年代便有猶太人在港居住,Simon說,目前香港有5,000多名猶太人,他們來自五湖四海,包括北美、歐洲、中東、亞洲,甚至非洲,主要是戰後才到來。他們擁有獨特的多元融合性,與港人亦有不少互動,例如聯合國舉辦的猶太大屠殺紀念日,以及猶太電影節,都有很多港人參與。

《蘋果》記者/特約記者簡寧

-----------------------------

《蘋果》英文版免費試睇:了解更多

英文版已登錄《蘋果》App,立即下載/ 更新iOS / Android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