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鐵出軌●劫後創傷|一家三口跨屍逃離 難忘斷頭殘肢 資深消防員:睡不着不敢吃肉

更新時間 (HKT): 2021.04.07 13:05

(新增影片)台鐵太魯閣號上周五(2日)發生嚴重出軌事故,倖存乘客及罹難者家屬都受到創傷,許多人難以入眠,對一丁點聲響都很敏感,容易聯想到當時情景。慈濟醫院心理治療及諮商中心主任林喬祥接受台《蘋果新聞網》專訪時表示,若一個月後才有症狀,或症狀持續超過一個月,就是所謂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需要醫療評估跟協助,提醒應盡可能自己去察覺,有任何不適一定要尋求協助。

一家三口跨屍逃離又哭又嘔

坐在第7節車廂的羅凱文一家三口逃過死劫,不過,羅妻及11歲羅小妹因腰椎骨裂,目前仍在衞生福利部花蓮醫院留醫。雖然幸運生還,但事故現場斷頭殘肢、血肉模糊的畫面在腦中揮之不去,一家人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羅凱文與曾紫慧是台東人,每年清明節都會攜女兒羅可芸回台東掃墓,本月2日他們搭上408次太魯閣號列車,與親戚坐在第7節車廂。列車撞擊後,羅凱文小腿遭削掉一塊肉,意識清楚也可行走。在漆黑的車廂中,他第一時間打開隨身手電筒並查看四周,找到腰傷的妻女,還扶起一名頭部血流不止老伯。一家人在救難人員協助下,從車門的小洞爬出脫困並就醫。

事故後第4天下午,羅家人在病房內接受台《蘋果》採訪,卧床的羅可芸笑得燦爛,記者讓她談談事發經過,她爽快地答應,卻突然說:「晚上我不行。」原來,當黑暗襲來,她不敢獨睡,要父親陪伴才能入睡;曾紫慧被救難人員送到醫院時就情緒不穩,不時哭泣,要靠藥物入睡;羅凱文的心理也傷得不輕,但還是扛起照顧妻女的責任,他說,有到廟裏拜神,尋求心靈上的支持。

羅可芸憶述,事發時正在睡覺,被嚴重撞擊驚醒後,發現自己被東西壓住,車內有人大聲尖叫,接着聽到爸爸呼喚她,當時她無法言語,但動了動手指,跟着就被爸爸一把抱起放在座椅上。她說,當時看到車廂內有人奔跑,地上滿是鮮血,玻璃碎片掉滿地,還有人一直在找姐姐,她以為是在夢境,還用手捏了臉,結果卻是真實情境。她說,要逃出車廂時,救難人員還叮嚀她「看前面,不要看下面(地面),下面有好多可怕的東西」。

曾紫慧則被現場的斷頭、殘肢嚇壞了。她說,事發後她身上沾滿其他傷者的血迹,心裏很害怕,耳邊有乘客哭喊聲,有人喊着請大家幫忙找姐姐、找丈夫,結果發現他們分別在車廂前後的廁所內被夾死,其中一人被擠壓在斷裂的鏈條中,血肉模糊。

曾紫慧說,救難人員在車門鑿開洞後,指引乘客鑽洞逃生,還提醒地面有大體(屍體),不要往下看。「但怎麼可能?」她說,跨過大體逃生時,連聲說對不起,忍痛鑽出車廂後,走在鐵軌上,沿路看到的很多殘破的身軀,第6車廂就吊着一個小小的身軀,身上還披着背帶,手腳還在,但是頭不見了。她哽咽地說,自己也是媽媽,但她無能為力,只能經過,內心很想哭,在救護站還有救難人員對一名斷腿、臟器外露的乘客進行心肺復蘇(CPR),「沿路就像是人間煉獄一般,不想看卻無法不看到」。這段經歷,即使是聆聽的旁人,也都覺得毛骨悚然。

羅凱文則透露,當時僅受到輕傷,安頓妻女後,本想找逃生路線,查看通道有沒有障礙物,或協助其他乘客,但打開手電筒,到處都是恐怖的景像,有大體、屍塊、肉團,怵目驚心。

驚魂未定的一家人到了醫院,羅可芸還能向醫護及社工人員描述與媽媽在逃生途中看到的慘狀。她說,她在現場沒有哭,社工姐姐還說,聽了她的描述都覺得可怕,但她卻回說不害怕。然而,說不怕是假的,醫生診斷母女倆都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27年資歷消防員:睡不着不敢吃肉

有嚴重心理創傷的,不止生還者,還有搜救人員。馳援救災的基隆市搜救隊在事發當天下午2時許抵達,參加救援的小隊長張峻騰說,從事消防工作27年,第一次知道何謂屍橫遍野,太多的遺體躺在鐵軌旁。他憶述,他們6人小隊先進入隧道,原本只是沿車廂搜索,這時無線電傳來命令,要搜救隊直奔第7、8節車廂,那裏有為數不少的民眾需要救援。他們便徒步沿路軌前進,沿途有看見蓋上白布或屍袋的遺體,空氣中充斥血腥味與機油味道。

在黑暗的第8節車廂中,他們藉頭燈發現1具女性遺體卡在凌亂的座椅中,身軀已扭曲變形,隊員小心將遺體放置到屍袋,然後循着車廂用手將其他不明屍塊撿起,陸續裝進屍袋內。當時他想,一定要好好送這些罹難者最後一程,盡量能讓遺體完整,一塊都不能少。

張峻騰強調,以往參與搜救任務,難免接觸罹難者遺體,遺體幾乎保持完整,但這次救援,讓他感到不可思議與害怕。他第一次看到這麼多遺體,他很想哭,卻只能強忍眼淚繼續搜救與搬運。事發至今已第4天,晚上一闔眼想到當時的情景,就無法好好睡,還不敢吃絞肉。所幸基隆市消防局有辦理心理諮商,他也建議年輕的搜救的隊員不要讓自己陷入過往漩渦,畢竟消防員是在幫助人,是在做好事。

同樣參與救援的新北消防局特搜大隊組長周祐陞說,進入車廂內第一眼看去就像是被轟炸過。從第6節車廂進入內部,看到許多乘客被擠壓變形,更多人體組織四散着,還有失去生命迹象的傷者被椅子壓在下面。之後走到第8節車廂,那裏只剩下右側火車殼,左側全部被削掉,完全看不出是車頭。

他說,印象最深的是在第6節車廂內,一名小妹妹已無生命迹象,消防員用屍袋將她包裹後運出車廂,之後又在通往第7節車廂的鐵路的破片殘骸裏,發現兩名沒有生命迹象的傷者,而最嚴重的在第7節車廂,一名沒有生命迹象的傷者因嚴重擠壓致臉變形,又困在茶水間內,要出動更多隊員才順利將他從車廂內拉出。

事發當天原本休假的花蓮縣特種搜救大隊長簡弘丞說:「到達第6車廂時,裏面非常慘,到處是屍塊、血水,許多民眾被拋飛,倒卧在地,更有1具小孩的大體吊掛在車廂內。」而在最慘的第8節車廂裏,傷者和罹難者交錯堆叠,只能移動大體,才能救出傷者。由於救援初期人手不足,只能忍痛放棄救「黑卡(已明顯死亡者)」,優先搶救還有生命迹象的重傷患者。簡弘丞說,隧道內夾雜的柴油味、血腥味及屍臭,加上空氣污濁,幾度讓他撐不去,「可是想到救傷是我的職責,仍是咬牙苦撐」。

簡弘丞說,不少同袍當晚回家後,只要闔上眼睛,當天的慘況浮上心頭,根本睡不着,連續幾天還出現恍神、放空的情形,長官也已安排心理諮商師輔導,希望同袍能盡快走出陰霾。

醫生提醒自我察覺 尋求醫療協助

林喬祥及慈濟精神醫學部的醫生,5日開始在花蓮殯儀館設置專區,提供家屬、第一線救助的警消、協助辨識者、媒體攝影等心理諮詢的協助。

林喬祥指,可能出現的3大類創傷症狀:第一類,一個月內有急性壓力反應,非常敏感,對聽起來像是碰撞聲音或火車聲音就會驚惶,或出現情緒低落,對於倖存感到罪惡感;第二類,會不斷回想事件經過,睡着也會做噩夢;第三類,則是會迴避事件的訊息或狀況,無法接觸與討論。

林喬祥提醒,這些徵狀有些人在事件過後就發生,但也有前期看起來還好,經過一段時間才出現,若超過一個月才發生,或一個月內出現症狀,卻持續超過一個月,這就是「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真的需要醫療評估跟協助。而除病患外,事故家屬雖然不在現場,但家人離開也是一種傷痛,參與救災的相關人員也目睹現場,這些人一樣需要被關照。

台灣《蘋果新聞網》

-----------------------------

蘋果初心不變!26周年「撐蘋果Tee」預售:

你的優惠訂購海外訂購按此

-----------------------------

支持蘋果深度報道,深入社區,踢爆權貴,即Like蘋果專題及調查組FB專頁

一格照片,一個故事,Follow蘋果Instagram!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