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和兩千 - 陶傑

更新時間 (HKT): 2020.09.12 02:00
《蘋果日報》截圖

香港旺角西洋菜街十二歲女童與兄長去買文具,街頭遇到防暴警強行制裁、街道箍壓,大受傷害,引起社會爭議。

親中陣營不忿特區社會反智,質問:「去暴亂區買文具?兩兄妹十幾歲,聾㗎?」

一聲棒喝「聾㗎」,令人嚇一跳。

然而,「當日政府不停呼籲市民不要去旺角高危地方,呼籲市民唔好停留」,即明知那裏有暴亂,這兩兄妹偏偏還要去找死,不要怪警察的棍子無眼。

適逢「紀念抗戰勝利七十五周年」 ,中日戰爭開頭,發生了也不知天高地厚不顧警告送頭找死的慘案。

一九三七年八月十四日,即上海淞滬會戰第二日,數百萬上海民眾與難民大批湧入早已宣佈中立的法租界,街巷橋樑擠滿了人。

當日下午四時,兩架軍機飛過,忽投下兩顆大炸彈,擊中鬧市的大世界遊樂場門外。由於行人擠擁、汽車黃包車黑壓壓的一大片,炸彈在空中爆炸造成兩千多人死亡。

有歷史書說是日本空軍向市中心的市民投擲炸彈,真相不是這樣。事實是日本戰艦開進黃埔江中心,中國空軍奉命飛去戰艦上空炸掉。黃浦江在外灘,江面狹窄,投彈本高風險。果然黃浦江的日本戰艦發高射砲,轟炸機中彈想折回虹橋機場,無奈機上負載炸彈的支架擊中了,不斷冒煙。

空軍手忙腳亂,眼看捱不回虹橋機場了,只有跑馬廳比較空曠,狼狽想將炸彈投到跑馬廳。

哪知機師視力有問題,將兩枚炸彈誤投向大世界遊樂場十字路口。熊隆一聲,就炸死了兩千人,包括一個在中國傳教多年、為中國教徒出版刊物的英國傳教士,他剛開車在交通燈口等紅燈轉顏色。

以旺角十二歲小妹妹自己找上暴虐的邏輯:這炸死的兩千人明知道前一天是歷史性的「八一三砲戰」,知道日本戰艦已經開進來,明知道會有嚴重的交火,卻不留在家裏,往大街亂跑,也算是自己找死了。

電影「八佰」講中國軍隊如何抗日,沒有包括這種可笑的烏龍。若「八佰」之外,由香港特區政府贊助派導演去上海搜集資料,並實地取景,加拍一齣「二千」,在香港廣為宣傳,呼籲香港市民和兒童,在早一天知道街道有暴亂時,千萬不要出去買文具,林鄭政府和護苗基金不管聾不聾,都會免除很多誤會。

雖然所謂殺敵兩千,自損八百,網絡世代,許多不必要的爭吵,皆源於訊息不夠流通而已。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