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懂「天能」的男友 - 陶傑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3 02:00
《Tenet》劇照

電影「天能」繼愛恩斯坦的相對論與霍金之「時間簡史」之後,看得懂的,成為全球高智商精英又一俱樂部。

如果你是香港恒生大學讀第二年的港女,男朋友讀香港科技大學電子工程系,他陪你看Tenet,看完之後,在Starbucks,他將一齣戲的情節、timeline、四大角色的時空關係,清清楚楚向你break-down釋疑,那麼恭喜你,下星期可以帶他回到你住的將軍澳日出康城見家長了。

一年前他曾經為你go through過陳彥霖命案錄影帶和警方說法之間的每一個疑點,認定是謀殺,邏輯縝密,很convincing,你已經覺得他是香港版福爾摩斯,想不到看Tenet,他不但一次就懂,而且解說時還refer to導演老蘭以前的Interstellar和 Inception的片段一齊加強他的Interpretation,令你對這位小男友加深認識之餘,還增加了三分崇拜。

在戲院裏你一度輕碰他的手肘,想問他電影裏的女主角為何生過一個兒子,身材還像少女一樣苗條——這是你看「天能」時唯一感到興趣的一樣,而且像電影情節一樣不明白——但戴着口罩的他,低聲叫你暫忍講話。

你才知道他正全心投入這部戲,運用他的大腦,一直在跟着導演work out戲中雜亂的情節,正在build up他對這部電影的認知。而讀理科的男孩子在全神貫注對着電腦拆解一條方程式的時候,眾所周知,也是最有魅力的一刻。

終於等到散場,他為你解謎,脫下口罩,還用一枝筆,一張紙,畫了一個圖表,告訴你這部戲到底說什麼。

「但是許多人說導演故弄玄虛,很聰明地在全球製造話題,博取他們進戲院多看兩遍?」你問。

「不,」他充滿自信說:「這只是看不懂的人自欺欺人的藉口。老蘭,I mean Christopher Nolan,絕對不是老千,而是真正的天才。」

他不但是霍金迷,還是老蘭專家,兩年前自從看完Dunkirk,他宣布離棄塔倫天奴,從此成為Nolan忠迷。他的電影辭典裏連王家衛也沒有,讀喇沙時已經就寇比力克在學生報寫過一篇論文而大得愛爾蘭神父讃賞,對於他的品味,當然無可置疑。

只恐懼他說過後年畢業後去美國Caltech讀博士,因為未來美國會收少許多中國留學生,有大把quota留給香港人。

過去一年曾經和他穿着黑衫,奔跑於街頭。看完了Tenet,你第一次感受到一股淡淡的哀愁。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