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分百感覺 - 陶傑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4 02:00
「天能」劇照

不知何人發明了看電影的新方法:「如果不明白,就感受它。」(If you don’t understand it , feel it )。如高智商導演的「天能」。

但是這部戲一早就由女科學家在實驗室為觀眾上了一堂課:何謂逆時間,何謂將物質的變化釋放的熱能倒轉過來,像電影倒放一樣,讓跌碎在地上的一杯奶還原為沒有打碎的形象。

明明是物理學理論,請問怎樣「感受」呢?

寇比力克的「二○○一:太空漫遊」,以影像和音樂為主,一百萬年前猿人自相殘殺向半空掉上一塊獸骨,回落下來時已經是一艘太空船。最後的鏡頭慢慢自轉的一個星體,原來是胎盤裏一個即將降生的嬰兒。

如此影像就是讓你感受的。但「天能」明明有許多用對白解說的理論。這部電影不能感受,只可以Make Sense。

Make Sense和Feel是兩回事情。理性與感性,二百年前英國才女作家已經點名。讀物理化學和幾何代數要演繹不是靠感覺。雖然世上有許多經典作品如梵高的向日葵和麥田的星空,最初確實要憑觀者的感覺。感覺搭通了,方有對這位畫家作畫時的精神狀態的心理分析,此時可以加入一點容格和弗諾伊德。看梵高的畫可以先有Feel,然後再Make Sense。

但往往Feel和Make Sense之間搭不通。尤其是情感的世界:一個十六歲的中學女生,忽然愛上HKU二十一歲讀哲學的男生。女方家住山頂道,男方住公屋,讀大學要向政府借貸。女方的父母看見心急:他沒有錢,而媽咪明年送你去英國的Brighton College讀A-Level,不要跟他再來往,不會有幸福,你們走在一起,Doesn’t make sense。

然而女兒說:他長得像彭于晏,他對我像大哥哥一樣的溫柔保護。他說起愛因斯坦的數理邏輯頭頭是道,他令我傾倒,我對他有Feel。

這就沒甚麼好講。

一九九七年後出生的香港年輕人,沒有在殖民地時代的香港住過,他們看懷舊的紀錄片:尖沙咀火車站鐘樓的一排人力車伕、立法局對面舊香港會所的舊維多利亞建築,看上去就有Feel,認為所謂「港英」領導的香港歲月,比今日高許多。

道不同不相為謀,彼此沒有Feel,也慎勿勉強。人與人之間相處,為什麼以前如膠似漆,今日形同陌路?因為再月找不到感覺。然而電影不是用來感覺,音樂和繪畫才是,戀愛中的人也是。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