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粉紅樓夢 - 陶傑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5 02:00
互聯網

同樣是「難懂」,當你寧願花十天八日研究「天能」的敍事時間線,也不會用兩三小時試試開卷看紅樓夢,就知道所謂「中華文化復興」是屬夢囈。

若真將所謂的「愛國」當回事,大陸「小粉紅」的意思應該指中國人的手提電話網絡裏許多微信群組,一眾粉紅迷激論寶黛釵、王熙鳳史湘雲妙玉尤二姐,或就為何一開頭場秦可卿淫喪天香樓的喪禮,這場戲的密碼在何處,或比較紅樓夢和金瓶梅,rather than比較基斯杜化諾蘭的時空夢境三部曲。

旁觀網絡,當你看見「我是中國人,所以我一定看劉亦菲的花木蘭」之類留言,冷笑之後,更了解所謂「中國人」有其獨特的思考方式。

西方電影霸權改編中國人的故事,對紅樓夢當然沒有興趣。老青一幫女人,幾個面目模糊的老男人,日日吃飯喝酒、行酒令猜謎語,毫無情節,又無用得着袁和平武術指導和千軍萬馬電腦特技的地方。除非突出賈寶玉是同性戀,史湘雲是Lesbian。

但是在同志版如此之紅樓夢的西片中,又產生了新的問題:原著中的賈寶玉是娘娘腔的0號,要配對一個陽剛型的一號,不如這樣:將英使馬戞爾尼勛爵晉見乾隆皇帝這段史實,向前推移幾十年,變成在北京的大觀園看花燈時遇着了賈寶玉。

馬戞爾尼勛爵由祖迪羅飾演(或澳洲人留鬍子的羅素高爾也可以),在花叢中見到了胡歌般的賈寶玉,東西方精英相遇,天雷勾着了地火,就在瀟湘館旁邊的假山後纏綿了起來。

然後Tom Boy的史湘雲也配對上了英使團的一個黑人女翻譯(西片政治正確要規定若干角色比例留給少數族裔)。周迅飾演史湘雲,帶着該黑妹雞同鴨講的一齊撲蝴蝶,然後一把摟住,四目情深交投,這又搭成了另一支情慾一帶一路。

這樣的迪士尼的粉紅樓夢,在花木蘭之後,向十三億市場隆重推出,開化中國人重新認識自己的文學經典,教他們如何文化愛國。

請盧燕演賈母,周潤發客串賈政,章子怡飾王熙鳳。片中加插中國精品烹飪場面,還有焦大和趙姨娘傭人房裏吃蝙蝠湯。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