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雞終非鳳凰 - 陶傑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8 02:00
美聯社

哈里王子的老婆梅根,在美國呼籲選民投票給拜登,不要選川普。

川普不予答理,連梅根這個名字也不屑一提,只向公眾回應:我希望哈里好運,他需要很多很多的好運(He needs a lot of luck)。

高人應對,無懈可擊。面對不入流的所謂挑戰者,要嚴守Don’t Make the Fool Famous 的原則,當狗吠理睬。梅根是一名Fool,在全球化的低端人口歡呼聲中,她已經夠Famous。川普沒有義務協助她所謂的Fame在文明世界中升級。

梅根嫁入英國皇室,本來滿足灰姑娘童話的兒童想像,此一「社會向上流動力」的成功例子,旁觀者嬉笑一陣,本來即可結束。

但這個小女子不同。她鑽入英國皇室,目的是在內部企圖瓦解英國的君主立憲,與左膠內應外合。包括美國的「黑人命貴」的暴力集團,深度介入政治。

A Little Knowledge is a Dangerous Thing,但時尚雜誌和演藝界給予梅根太多與她的品格和智商不相稱的影像名氣,梅根的存在,變成反智世代的一個不大不小的Contribution。

觀其家世:父母離異,出身於洛杉磯之加州,這種地方不可與溫莎和白金漢宮的那一個Grade相提並論。看過紅樓夢,林黛玉初入賈府的場面,就知道梅根之造作。不,她不是林如海的女兒,她只是一珠光寶氣打咭版的劉姥姥。

梅根的父親及幕後人精心打造一場嫁入豪門的「社會工程」(social engineering)。讓媒體強調她的母親是所謂「黑奴之後」,強調自身的種族主義:My dad is Caucasian, and my mom is African American. I’m half black and half white。這種自述,手持茶杯的英女皇聽了,只會揚一下眉毛,不語,呷一口茶。

口口聲聲高喊平權、但又非常無恥地與她的老公繼續以查理斯王子的開支維生,然後聲稱自己站在無產階級的一邊。

為何准許如此品格的女子入門,我認為英女皇與擁有德國血裔的菲臘皇夫負有把關的一點責任。畢竟由達爾文主義的自然科學角度看來:孔雀不可與山雉交配,何況這隻禽鳥帶有病毒。

但馬克思認為可以,而馬克思的目標是帶着撒旦的仇恨毀滅文明世界。

避免下場悽慘,哈利確實需要不同尋常的好運。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