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明明用盡了努力」 - 曾志豪

更新時間 (HKT): 2020.09.29 02:00
《視點31》截圖

如果這是一場戰爭,今天的形勢便是,大軍潰敗、敵軍入城逐個緝捕的大清洗階段。

站在敵軍的角度,高硬手段打壓城市異見者,是奏效的。

先不論民心服還是不服,單從都城秩序,是達到了他們宣傳的效果。和你Lunch已經發展為「一人和你Lunch」,最安全的文宣陣地「連儂牆」都被暴力清洗,守衛森嚴的香港大學居然可以讓大叔大媽自出自入「清潔香港」,便知道形勢有多不講理以及惡劣。

武裝份子窮凶極惡的襲擊孕婦乃至12歲女童,真正目的就是「阻嚇」。市民一方面對武裝份子的野蠻破口大罵,但同一時間,大家都收到這個「恐嚇信息」﹕只要你出現在示威現場,即使只是路過,也會有後果。「驚就唔好出街」成為當權者管理集會遊行的最高指示。

當街頭活動鎮壓肅清,其他崗位的「進步份子」也被陸續清算。

醫管局花錢請外聘律師去追究罷工醫護,和那些花錢登廣告買花牌果籃多謝內地支援香港的核酸檢測隊成為最鮮明又醜惡的對比。同醫護不同命,明明大家做的事都是想救命。誰叫你的救命方法政治不正確?

記者被武裝份子集體DQ限制資格,由「上返行人路」直接「上返屋企條行人路」,無法去到現場,也就少了機會拍攝濫暴畫面。

利君雅被延長「試用期」再要檢視工作報告,和新入職公務員要宣誓效忠特區和《基本法》,都是同一目的:記者和公務員都要效忠歸順不能站錯隊。即是說,政權要防止去年抗爭運動重演:市民被打到不敢上街,即使你上街了也不會再有許多傳媒全方位監察警暴行為。

所有對抗政權的人都要付出代價,確保不會有後來者。如果說2014年的雨傘後,香港社運經歷低潮,是因為民心主觀無力潰散,這次的低潮,是單純政權的強力鎮壓導致。最糟糕是沒有出路,立法會選舉也被DQ,連走體制抗爭路線的希望也破滅。有點像《麥路人》的歌曲﹕「明明用盡了努力」。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