臭老九時代重臨 - 曾志豪

更新時間 (HKT): 2020.10.07 02:00

中國人一個永恒夢魘,文革會重臨嗎?

以前我很樂觀天真,覺得這種泯滅人性的瘋狂悲劇不會有任何人想再來,誰願意自己再被人踏上一隻腳批鬥呢?而且中國人都熱愛人民幣,向錢看的好處便是不理政治意識形態,只講實際,應該不會再為了虛幻的「資本主義修正主義」而爭吵打架了吧?

我錯了,沒有紅衛兵,卻有小粉紅;沒有大串連,卻有大洗版。沒有大字報,卻有起底組。沒有牛鬼蛇神,卻有「黑暴黑醫黑記黑一切」。不爭論反革命,卻指控你「港獨」。而且那種不講道理的羅織罪名的方法,如出一轍,都是揭發舉報投訴,而最重要是,被告人完全沒有公平審訊申辯的機會。上午還是黨員,中午已經被革命小將打倒在地,掛上高帽。

而且文革時還有一點,便是賤視「知識份子」,也即所謂「臭老九」,社會上劃分各類人士,地富反壞右叛徒特務走資派,而排九的最末一個便是「知識份子」。

對知識份子的仇視,或許和毛澤東顧忌知識份子的獨立思考有關。這批人往往和當權者作最後對抗,而且思想傳播威力,正好和當權者的愚民洗腦相生相剋。所以打倒傳播知識、敢於批判思考的知識份子,對極權政府,乃當務之急。

香港的教育成為「三座大山」之一,也是因為這座山,阻擋了政權刺骨寒風、提供了萬物生長的庇護之地,所以要鏟除大山,取消教師資格。一張工作紙,變成有計劃散播港獨的教材,但完全無經公開審訊,已經判了大刑。如果這張工作紙散播港獨思想,應該便觸犯了「國安法」,那麼為何不執法,擺上法庭嚴懲?教育局可以代替法庭,未審先判嗎?或者像文革一樣,革命群眾說你有罪你便有罪,做知識份子本身便是罪名。

臭老九,我們都變成臭老九。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