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侵和擁侵的分歧 - 曾志豪

更新時間 (HKT): 2020.10.27 02:00
美聯社

香港人為了美國總統選舉,可以說把自己當成了美國星條旗的其中一粒星。時事YouTube Channel,你講777已經無人關心,你講特朗普和獵人拜登的硬碟才有反應。

因為大家都把美國選情,順理成章,理解為,中共的命運,也等於間接決定了,香港的命運。

香港陣營對侵的態度也是分黨分派,山頭林立。

分為「擁侵黃絲」和「反侵黃絲」。

先講「擁侵黃絲」,全盤否定美國民主黨的對華態度,深信拜登上場便會放生中共,而中共不倒,香港玩完。

這類朋友對任何反侵的聲音都會視為「敵對勢力」,所以他們會討厭民主黨的佩洛茜,縱使曾經她在通過香港民主及人權法案上出力甚多。反侵便是敵人。大概如此。

「反侵黃絲」會認為自己最冷靜理智,他們的大局觀是﹕不論誰當總統對華都不會手軟,所以他們不會有「只有侵才是救世主」的迷信。他們更傾向嘲笑侵的不濟,於是在anyone but Trump的情況下,他們會支持拜登。

這兩類黃絲有一些明顯價值分歧,例如「擁侵黃絲」會懷疑民調的準確性,「反侵黃絲」則比較捍衛堅持這些傳統的方法。

對於政敵的醜聞,反侵黃絲採取最高標準去懷疑去否定,甚至有些會雙重標準。譬如拜登兒子的醜聞消息,FB和Twitter做了言論封鎖,「反侵黃絲」覺得理所當然,因為不應散播假消息。我甚至聽過某些「反侵黃絲」認為,即使拜登兒子的醜聞屬實,也不應該影響父親的選舉,因為兩者應該分開。

或者黃絲之間最大分歧,就是「對華政策」。一個只信侵,一個覺得侵根本一點不反華,只是為勢所逼。

反侵黃絲認為,侵才是最不尊重民主人權的人,怎可能把民主的希望寄託他身上?而擁侵的人則認為,侵就算做了十萬樣壞事,但只要堅定反共,便「瑕不掩瑜」。

希望擁侵和反侵的人,最後都能和睦共處,大敵當前,何苦再樹敵人?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