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篤灰而是弒親 - 曾志豪

更新時間 (HKT): 2020.11.17 02:00

香港多了一條篤灰熱線。或許用了「篤灰」這種江湖用語,反而令人無法認清那種傷害性,以為只是二五仔篤背脊。

實際的殘酷不是普通人能想像。

篤灰即是政治檢舉,文革的中國,大行其道,血淋淋故事數之不盡。

中共元老薄一波便曾被自己兒子,也就是和習近平爭天下的薄熙來批鬥,而且「不是文鬥是武鬥」,一腳踹斷了自己父親肋骨。

習近平年幼時也被批鬥,母親名叫齊心,就坐在台下,觀看兒子被鬥場面。有一次,習近平逃出看守所,又飢又渴跑去找媽媽求救,其母不單不敢接濟,反而向領導舉報!因為如果被人發現,便是包庇現行反革命,禍連其他家人。

這些是大人物的互相檢舉。以下要講一個小人物篤了自己母親的背脊,然後母親給槍斃了。

一個叫張紅兵的普通中國年輕革命小將,1970年的某一天,張家開了會議,討論文化大革命。其母反對個人崇拜,支持劉少奇翻案,反對毛澤東,這當然是大逆不道。張紅兵的父親首先表示要和妻子劃清界線,還要把妻子剛才放的毒全部抄寫為材料,拿去檢舉。兒子張紅兵也跟着檢舉,原因是,擔心父親會因為和母親的感情,或者顧及整個家庭照顧問題而不去檢舉。最後,在父子合作檢舉下,母親被抓,判了槍斃!

張紅兵在文革結束後,才領悟自己犯了多麼巨大的弒母罪行,但無法補救。他回憶自己檢舉母親時的心態,「她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完全改變了,不是一個母親了,而是階級敵人」。他目睹母親被抓那一刻的心情,「當時心裏很亂,不是後悔,而是覺得家裏出現了一場階級鬥爭,我和父親站穩了立場,我們的政治表現經得起考驗。」他這樣形容自己的情況,「人性中的善良、美好被徹底地、無可挽回地格式化了。」

這就是最殘酷的地方,人性完全被黨性凌駕,沒有親人,只有階級敵人。人性,慢慢被國安法格式化,我們會是下一個張紅兵嗎?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