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加速疫苗 - 曾志豪

更新時間 (HKT): 2020.12.15 02:00

以前總是在想,北京的市民怎麼可能在天安門廣場,像平常一般的嬉笑玩耍?太陽照常升起,圍觀的人依舊,難道都忘記89年的那場波瀾壯闊的運動,以及血腥鎮壓的下場嗎?

以前啊,我總是怪責北京市民,太善忘了,怎麼可能在經歷這麼多事情後,仍然能若無其事用平常心情面對北京這座城市?

今天,我們作為回歸2.0的香港人,在經歷了雨傘、反送中、國安法後的香港人,終於明白北京人的心情:不然你要我怎麼樣?

每次去到金鐘地鐵站,海富中心的出口,我都有異樣的感覺。一年前,那兒應該是擠滿了黑壓壓的人頭,以及白茫茫的「催煙」,但今天這些戰略位置,只有三三兩兩的人派傳單、打工仔漫無目的hea時間。我自己也是拿着咖啡杯很悠閒的穿過天橋,是啊,生活如果不正常地過,你還想我們怎麼樣?

一年時間,香港人習慣了催淚煙和各式火藥武器,然後又用了幾個月時間,我們習慣了「流亡」。黃台仰羅冠聰許智峯然後還有梁頌恆……應該還有更多無名無姓的香港人選擇了流亡。這本來是一件很壓抑很嚴重的事情,一個城市有人覺得要逃亡才可生存下去,但我們居住在這個城市的人,面對這些新聞,已經沒有時間驚訝沒有時間悲哀,我們反而會慶幸「走到咪好囉」。流亡就像流感般隨意,仿佛只是一種生活上的選擇。香港人被迫接受了這種選擇。

洗黑錢也成為很普通的罪名了,不再是甚麼金融大鱷的專利,就像美國可能去快餐店買早餐的阿伯原來褲袋陀住支槍,好casual。

我們也接受了熟悉的名字被陌生的罪名檢控入獄,有時一個早上醒來,警方居然沒有拘捕行動,反覺得有點不自然。黎智英第一次被捕,全城哄動搶報紙;現在被控以國安法不准保釋,社會卻已經適應了。只是撥打移民公司的電話勤快了。

黎智英以言入罪,九七後最恐怖的想像預言今天終於實現。這只是開始,往後也只會繼續。香港人打了政治加速疫苗,很難再有甚麼事,會令我們驚訝了。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