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大盜和虛火 - 邁克

更新時間 (HKT): 2020.12.26 02:00
路透社

法文的H有點像我們的虛詞,雖然存在其實接近不存在,所以他們一望到外國翻譯名字以H打頭陣個心就禁不住離一離,嚴陣以待越緊張越吞吞吐吐,壓力大到一個點疑心生暗鬼,以致夾硬將H冠在人家頭殼頂,很久以前我親眼見過雜誌的活地阿倫新片介紹寫成Woody Hallen,教人啼笑皆非。連中三元的「侯孝賢」是喉嚨最大挑戰,窮全身氣力也畫虎不成,自慚形穢只好另闢蹊徑,影評人一般慳水慳力把他稱為HHH,發音「啊殊啊殊啊殊」,有種一味靠嚇況味,唔改行拍恐怖片暴殄天物。這兩年頻頻登上新聞的華為,電視主播倒不敢拍膊頭簡化成HW,不過唸得準的萬中無一,我聽來聽去都覺得是「喂喂」,六十年代蓓蕾唱的阿哥哥旋律國語時代曲《歡樂今宵》借屍還魂:「喂喂喂,你說什麼我不知道,嘿嘿嘿,不要提起明朝⋯⋯」

昨晚新聞報導中國政府找一個叫「撒克馬」的人麻煩,聽到尾隨的「阿里巴巴」才省起惹得一身蟻的是馬雲 ──這家寶號四個音放諸四海皆準,可見取名字多麼重要,就算在商言商,四十大盜的聯想非常倒米,鏗鏘順耳畢竟有利宣傳──何況今時今日青少年發育期間大概不曾受《天方夜譚》荼毒,幫襯淘寶沒有自動投身賊竇的窩囊感。兜了一大個圈,我想講的是得悉跳舞群組重災區之一叫「金儷星鳳凰于飛懷舊歌舞」,地址還要是旺角金雞廣場,真對文字神的頑皮佩服得五體投地。百貨中百客,做生意最緊要摸清目標顧客喜好,向天涯歌女周璇致敬的舞廳招牌,你和我開唔開胃無關宏旨,阿姨聽見虛火上昇就得。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