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再見2020 - 曾志豪

更新時間 (HKT): 2020.12.29 02:00

2020,也終於來到尾聲了。這應該是唯一一個年份,全世界沒有任何人,有絲毫留戀的年份。曾經,我們也期待過2020年。因為2019年過得太苦,對香港人來說,2019就像一場惡夢,一場瞬間摧毀了香港一切的惡夢。

無助的人只有一個願望,就是睜開眼,惡夢便結束,陽光仍然溫暖,世界一切正常。於是2019年的香港人咬緊牙關,希望惡夢來到2020年便有轉機,那時香港人處於一種溺水的感覺,只要是一條水草也想拚命抓住。那時香港人是這樣想的:即使惡夢不能終結,但也不會更壞吧?2019年的日子已經像一齣沒有打格仔的恐怖電影,2020年不可能更糟糕吧?

我們忘記了一個定律:續集通常都是爛片。2020年的香港、或者整個世界,都爛得如此徹底。單單死亡名單,已經叫各個領域的人民心碎,這不單是肉體的死亡,有些熟悉的名字肉身仍在、但靈魂已經壞死了。

2019年,香港人試過自己香港自己救,結果失救。又試過自己香港叫國際救,結果國際自救不暇,對邪惡政權來說,這個疫症來得非常及時。

那麼自己香港上天救可以嗎?但好人不長命、壞人禍千年,中國人最迷信的報應遲遲未有。但當一個城市把希望寄托在「三萬Thx」的報應,其實也知道人民有多絕望。於是2020年,7月之後,香港人想離開了。這又是永恒的爭辯題目,你不是說「好X鍾意香港」,為甚麼離開?

因為,香港已經不是我們好X鍾意的城市,而只是一個好多X人的地方。鐵達尼要沉了,你會不坐救生艇嗎?

會,你忘記那個船長嗎?你忘記全套禮服演奏樂器到最後一刻的樂師嗎?於是離開的人比留低的人,不見得更歡欣自在。就像Rose不見得開心,她永遠記得自己是靠Jack的犧牲才能生存。香港人知道自己永遠欠了甚麼人一生的債。

2020要過去了,但香港人已經沒有那種「2021年一切都會好起來的」的希望,我們比起2019年更面對現實。我們只會說:2021至少我仍存活。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