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一年 - 邁克

更新時間 (HKT): 2021.01.01 02:00

謝天謝地,萬惡的2020終於過去了。所謂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這一年我雖然也活得灰頭土臉,因武漢肺炎肆虐失去了局部自由,較諸除了應付疫情還要被暴政迫害的港胞,實在算不得一回事。隔山隔水天天讀新聞,沒有最壞只有更壞,流亡的流亡,還押的還押,無可疑的繼續無可疑,而且完全看不到曙光,咆哮毫無實際功能,慰問顯得柔弱,無論說什麼都不對——連寫信給黎老闆也不敢。佛系的處理方式,不外做好自己那一瓣,盡量處變不驚,在新常態下調整作息,有得食就食,有得瞓就瞓,保持寧靜和謙卑。對一個邁入了「收成期」的人來講,這當然不難,本來就疊埋心水等候收花紅,福利忽然人間蒸發,說好的玫瑰園不知所終,也只得作罷,「毀卻如花貌,保得白玉身」,戲曲裏的風流人物都可以那麼坦然,何況一介凡夫俗子。

過年我喜歡看戲,戲沒得看,唱詞在心底過一過亦是好的。這齣叫《鎖麟囊》,嬌生慣養的富家女出嫁後在異鄉遇上水災,舉目無親三餐無着落,唯有做幫傭替人帶孩子,此一時彼一時,不禁感觸萬千:「一霎時把前情俱已昧盡,參透了酸辛處淚濕衣襟。我只道鐵富貴一生註定,又誰知人生數頃刻分明。想當年我也曾撒嬌使性,到今朝哪怕我不信前塵。這也是老天爺一番教訓,他教我收餘恨,免嬌嗔,且自新,改性情,休戀逝水,苦海回身,早悟蘭因。」生得晚,沒有趕上開山的程硯秋,可幸張火丁看過三四次,足夠回味一輩子。這段戲肉非常澄明,有點像車公廟的靈籤,言簡意賅字字珠璣,批得準極了。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