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一次做愛 - 曾志豪

更新時間 (HKT): 2021.01.14 02:00

《暴政》一書說過,珍惜每一次的投票自由,你永遠不會知道那是否你最後一次的做愛。

看來2019的區議會選舉和2020年的泛民初選,已經是香港最後一次做愛。

政權已經打了開口牌,9月立法會選舉可能延期;即使舉行,也會面目全非,因為建制派要定下新規矩,維持議會秩序,包括炒冷飯「紅黃牌」趕人懲罰機制。

而林鄭也表態,區議員和選委會都當是公職人員,理應宣誓。

而今日香港,宣誓等於幫政府清除不合心意的反對派,和「確認書」可謂「雙鬼拍門」,威嚇十足。

所以我們要有心理準備,即使9月再有立法會選舉,已經不是我們熟悉的做愛場面了。

那為甚麼還要搞選舉?乾脆全部委任不是省心方便?

政治學者研究過這條問題,發現獨裁政權其實很熱衷選舉,因為他們喜歡這種可以保證獲得權力的通道!

如果沒有「選舉」這個門面機制,其他反對黨便可能會發動政變奪權,因為沒有機制讓「江山輪流坐」。有了選舉模式,反對者便唯有循此途徑。

第二個原因,便是可以幫助獨裁政權找出「反對勢力」。因為有選舉,便會吸引異見者參選,那麼政權便可以知道,在高壓統治下,仍有誰人不滿,加以整頓。

至於如何保證選舉一定勝利?其實一點不難,建制派想出的屎橋,甚麼紅黃牌機制、扣人工,全部都是上不得枱面的低手,你幾時見過人大開會要引入「紅黃牌」?哪個人大代表敢領紅牌?

真正高招,是改革得只有自己人才能入圍。柬埔寨的洪森長期當選執政,本來也有一個「國家救援黨」可以威脅洪森執政,但很快便被當局告上最高法院,控以「叛國罪」,把反對黨領袖拘捕入獄。未幾,又以「與美國合謀推翻政權」為罪名,把「國家救援黨」整個瓦解!當選舉再無反對黨,執政黨自然笑納賽果。

香港建制派,學嘢啦,眼光放遠D啦!

果然好玩 籽在四方,即like「果籽」FB專頁!
BannerBanner